争议 | 美国探险者的南极穿越真的成功了吗?

作者 | 虎姣佼

来源 | 户外探险outdoor

 

轰动世界的大事件。这个美国人,到底是做了一件惊天动地大事,还是在哗众取宠,沽名钓誉?本文告诉你答案。(原文刊载于《户外探险》杂志3月刊)

 

“2018年12月26日,33岁的美国探险家科林・奥布雷迪(Colin O’Brady)成为单人无援助穿越南极洲的第一人。他历时54天,全程跋涉930多英里(约1493公里)。”

科林・奥布雷迪。

《纽约时报》形容科林穿越南极是“极地史上最值得一提的壮举”。科林并非首位怀有征服南极壮志的探险家,挪威极地探险家博格・奥斯兰(Borge Ousland)于1997年成为首位独自横穿南极者,但是当时他曾借用风筝之力拉雪橇。

博格・奥斯兰在穿越途中。图片来源:theguardian.com

在国内看到这则新闻已经是科林・ 奥布雷迪成功穿越的两天后了,终于在北京最寒冷的一天传来南极探险者振奋人心的消息,我为之高兴,想不到南极穿越得到如此多的关注。

初次接触到南极穿越是在认识了挪威极地探险家博格・奥斯兰之后。后来机缘巧合,又加入到两位首穿南极大陆的女性安・班克罗芙特(Ann Bancroft)和丽芙・阿内森(Liv Arnesen)的团队。因此,我对极地探险日渐沉迷。

科林・奥布雷迪在穿越途中。

在三位探险家的鼓励和支持下,我开始帮助中国的探险者温旭筹备单人无助力(unassisted)、无补给(unsupported)穿越南极大陆的探险,从极地探险忠实粉丝转变为组织者之一。

看到南极传来的消息,兴奋之余我的心中也充满了遗憾。因为2018年是中国人最接近这一伟大探险的一次。我们的<2℃计划预计在2018年10月至2019年2月期间,由温旭单人无助力穿越南极大陆,完成南极探险历史上一次难忘的挑战,但最后因为种种原因,我们在去年10月的最后一刻遗憾地退出了这场英雄的角逐。

2018年8月,温旭在穿越格陵兰岛期间。图/虎姣佼

在《纽约时报》对于科林・奥布雷迪“极地史上最值得一提的壮举”的报道中,一个数字抓住了我的眼球。历时仅仅只有54天!简直不可思议,因为在天气条件和体能绝佳的情况下,我们给温旭制定的计划是90天,而1996~1997年期间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单人无外援完成南极大陆穿越的博格・奥斯兰,在部分借助风筝滑雪的基础上还用时63天,科林只凭越野滑雪竟然能超越这个纪录吗?

当然,作为一个没有去过南极的“南极穿越技术控”,这激起了我对科林・奥布雷迪南极穿越的极大兴趣。在惊异于他每天接近30公里的行进速度之时,我发现,他并没有完成他在Ins主页所标榜的“世界第一人”南极探险。

什么叫做单人无助力无后援穿越南极

单人在不借助风筝滑雪和任何外力穿越南极大陆的热潮,是2016年英国探险家亨利・沃斯利(Henry Worsley)掀起的,他距离成功还有48公里却最终倒下,梦断南极的故事给南极穿越增加了几分神秘和悲壮色彩。2017年,亨利的好友本・桑德斯(Ben Saunders)走完一半路程而遗憾止步南极点,更是让这项挑战进入到雄心勃勃的探险者们的视野。

科林・奥布雷迪和他的南极穿越的装备。

想要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不依靠外力穿越南极的探险家,你必须具备以下几个条件:

  • 不需要队友同行

  • 不需要狗拉雪橇(曾经是极地探险工具,现已禁用)

  • 不需要风筝滑雪

  • 不需要其他外在动力或人为支持

  • 不需要飞机空投补给物资(或沿途设置补给点)

综上,也就是说探险者本身就是所有动力和能量的来源。

科林・奥布雷迪的路线和技术分析

如何穿越南极大陆其实是一个技术活儿,尤其是在选择路线上。不同的探险者选择的难度、长度都不一样,如果笼统地评判谁突破了谁,是非常不准确和不负责任的。

穿越南极并非只有一条路线,经典路线也不计其数,在此不赘述。路线设计当然也有很多取巧的地方。

橙色为博格・奥斯兰路线,绿色为亨利・沃斯利路线,黄色为科林・奥布雷迪路线。

制图:虎姣佼

博格・奥斯兰路线

博格从伯克纳岛(Berkner Island)出发,经过地理南极点,最终到达位于罗斯冰架的美国麦克默多科考站,包含罗斯冰架,全长2845公里。

亨利・沃斯利路线

亨利从伯克纳岛出发,经过地理南极点,计划通过沙克尔顿冰川,最终抵达终点罗斯冰架,全长1770公里。

科林・奥布雷迪路线

科林前半段是从龙尼冰架和内陆交接处出发,抵达地理南极点之后,通过莱弗里特冰川(Leverett Glacier)最终抵达罗斯冰架接壤内陆处结束,全长1455公里。

三条路线的对比和评估

路线长度:不难发现,科林的路线比博格少了近1400公里,比亨利少了300多公里。所以从路线长度上来看,三人并不是同一水平层次上的角逐。而科林的这一路线呈现“L”形,好像掐住了南极大陆的喉咙,是所谓南极穿越最取巧之处,在路线的选取上非但没有此前的探险家勇于突破,相反选择了最短的路线,打了一个穿越南极大陆的擦边球。

博格路线:★★★★★

亨利路线:★★★☆☆

科林路线:★★☆☆☆

 

路线难度:判断穿越路线的另一关键要素就是难度,主要是根据地形来判定。南极内陆大部分是略有起伏的高原,但在边缘地带的冰川才是难点所在。博格和亨利的前半段路线选择了从伯克纳岛的海岸到南极点。但是后半段博格的路线经过的是阿塞尔海伯格冰川(Axel Heiberg Glacier),环境最为原始自然,明暗冰裂缝交错,地形复杂起伏,直至今日仍是只有高段位探险家才敢踏足的路线。

阿塞尔海伯格冰川。图片来源:wikipedia

而科林这条路线,第一段就选择了所谓的梅斯纳尔路线,是目前到达南极点最商业化、最简单以及最短的路线。而后半段则沿SPOT公路(South Pole Overland Traverse Road)通过莱弗里特冰川,这是在2005年至2006年由美国政府铺设的一条连接南极点及罗斯冰架美国麦克默多科考站的重型车辆道路。道路平坦且有现代化的路标,而且经常有车队经过,其难度更是不能与前两位相提并论。

博格路线:★★★★★

亨利路线:★★★☆☆

科林路线:★★☆☆☆

SPOT公路(红线)。图片来源:wikipedia

技术难度:虽然一些媒体在报道科林・奥布雷迪时提及了博格,甚至强调说,当时博格利用了风筝滑雪走完全程。但是依然不能忽略一个事实——一些探险者不使用风筝滑雪的很大原因是:不会或不敢。风筝滑雪不是所有南极探险者能熟练掌握的技术,尤其在南极大风和极寒的天气里,操控难度巨大,不是一般人能够尝试的,特别是在单人探险中。可以说,博格仍然是这一领域望尘莫及的佼佼者。

风筝滑雪。图片来源:watchuseek.com

除此之外,不借助外力的技术难点在于雪橇重量,因为衣食住行必须要从起点准备妥当。亨利的路线要求起始雪橇重量为220~230公斤,科林的路线较短,不用背负太多的燃料和食品,所以雪橇起始重量为170公斤。在极地探险中,通常5公斤的重量就能划分难度等级,所以两者相差50公斤,其难度也并不在同一层级上。

博格路线:★★★★★

亨利路线:★★★☆☆

科林路线:★☆☆☆☆

 

科林・奥布雷迪的雪橇。

路线完整性:最后一点,最为核心,也颇具争议,因为这是判定探险者是否完成南极大陆穿越的标准之一。众所周知,南极洲是一片大陆,但是沿海依附有冰架,虽是由冰构成,但不随季节变化,通常被看作南极大陆的一部分。

在很多南极穿越中,最有争议性的便是:南极大陆的穿越是否应该包含冰架部分?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最完整的南极大陆穿越应该是从海岸到海岸,即包含了冰架和内陆部分。博格的穿越从伯格纳岛的海岸出发,最终达到了罗斯冰架海岸的美国科考站。亨利的路线是从海岸出发,但是结束点未能涵盖整个罗斯冰架。而科林的路线是彻底不考虑冰架部分,离海岸还有几百公里的路程。

博格路线:★★★★★

亨利路线:★★★☆☆

科林路线:★☆☆☆☆

综上,无论从路线、难度和完整性,科林的成就离所谓的单人无助力无补给南极穿越尚有差距,他的探险也引发了极地探险圈的争议和讨论。

争议一:“全球第一人”,有没有含金量

在挪威首都奥斯陆的滑雪博物馆,展示着三位伟大极地探险家所使用过的雪橇、装备和个人物品等。其中就有第一位到达地理南极点的人罗尔德・阿蒙森(Roald Amundsen)和第一位独自无后援穿越南极大陆的博格・奥斯兰(Borge Ousland)。前者是对人类探险精神的最高致敬,而后者是人类极限和挑战的最佳诠释,他们在南极探险的成就是具有开创性的。

科林在完成探险时兴奋地写道:“我实现了自己的目标:成为历史上从海岸至海岸,独立、无外界支援和无协助横跨南极洲大陆的第一人。”科林因自己营造出的“不可能的第一”而被媒体和公众推崇,继而迅速成名。不知情的媒体和支持者还将他的探险与此前的博格・ 奥斯兰和亨利・沃斯利等探险家进行比较,把他的成功建立在前人的传奇故事和成就之上。

事实上,他非但没有完成与此前探险家相同的路线,而且采用了最投机取巧的方式。澳大利亚探险家达米安・吉尔德亚(Damien Gildea)在他的评论中写道:“他不仅拒绝对南极大陆探险的真正挑战,而且也是对所有那些设立这些挑战、付出努力、期待最终结果人们的不敬。奥布雷迪和路易斯・鲁德(Louise Rudd)的挑战毫无推进,本身是一种倒退!”

争议二:公路探险能称为无助力吗

科林的穿越能够称为无助力吗?这一争议的主要来源是此前提到的SPOT公路。

单人无助力穿越南极的关键就是对探险者能力的考验,不仅自身提供动力,还要具备导航、危险应急、荒野生存等综合能力。虽然,科林和路易斯的确经受了南极大陆对他们的考验,恶劣的气候和无尽的孤独感。但两位探险者的整条路线有大约三分之一都是在现代化的平坦公路上进行。

平坦的SPOT公路。图片来源:wikipedia

这条路上每100~400米都有路标,探险者追随路标或汽车行驶的轨迹,根本用不到GPS,而大部分的裂缝均被填平,路面浮雪被压实,大大减小了雪橇负重和越野滑雪的阻力,和想象中的荒野探险有着根本差别。

据ExplorersWeb网站上的一篇评论透露,南极向导埃里克・菲利普斯(Eric Philips)在探险前和科林建议,走更为原始自然的堪萨斯冰川(Kansas Glacier),但是科林认为沿着公路轨迹行走更容易认路。菲利普斯还说道:“这是一条高速公路,不仅会让速度增加一倍,而且还无需导航。如果有人在路上滑雪,那么探险就不能被视为无助。”

在对温旭的路线设计中,探险公司也提出了走莱弗里特冰川的路线,并明确指出了该路线的现代设施和安全性,但被我们拒绝了。在科林的探险中,他对于这部分事实毫无提及。最遗憾的是,他丧失了作为探险者最具有乐趣的部分和最核心的精神。

争议三:穿越南极大陆并不成立

龙尼冰架和罗斯冰架都是大陆冰架,在过去的几万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内都与南极大陆紧密相连,美国、中国等国家都在冰架上建设了科考站,因此冰架应被视为南极大陆的一部分。

甚至有探险家提出,南极冰架和雪山顶峰的冰帽一样,是永恒存在的,登山者不可能在冰帽和山体岩层顶端的交界处停下,而宣称登顶。南极穿越也如此,不走完冰架的穿越也是不能够成立的。

图/Christopher Michel

尽管我们从路线图上可以看到博格的穿越路线虽然包括了冰架区域,但也只涵盖了南极大陆的一部分地区,并没有选择南极大陆最长的两点之间。凭借人力和有限的南极探险窗口期,这基本上已经是最具有实际操作性的穿越路线了。

科林第一次明确地将冰架从穿越规则中剔除,并把从海岸到海岸变成了内陆到内陆,如果此前的亨利,还有本・桑德斯(Ben Saunders)也按照科林的规则挑战穿越,恐怕他们早已摘得了这项穿越的桂冠。

安和丽芙在《 No Horizon is So Far》一书中回忆2001年女性南极穿越时,同样面对了这样的穿越争议。两位女探险家从毛德皇后地出发,经过南极点,最终由于窗口期即将关闭,在体能和补给都绝佳的情况下止步于罗斯冰架和内陆交点处。

2017年美国,在安的家做南极穿越的咨询和准备。从左到右依次是丽芙、温旭和安。

图/虎姣佼

虽然部分媒体认为她们已经走出了内陆冰原,也完成了当时最长的穿越路线,取得了骄人的成就,开创了女性南极探险的新纪元。但时至今日,她们仍然诚实地面对自己的遗憾:我们并没有完成到达麦克默多站的探险预设目标。

或许科林也需要一些时间整理思路,重新审视自己的这次挑战,并向公众披露更多探险的事实,毕竟在信息高度发达的今天,聚光灯下的赞美终会得到事实和真相的沉淀。

 

快速成名或忠于探险

南极大陆成就了众多的探险者,因为对于最后一个被人类发现的大陆,它本身便具有绚丽的光环和史诗般的象征。

除了探险者个人的选择,看似急功近利的南极穿越背后有太多的推动因素。其中最显而易见的便是高昂的花费。无论是最简单的南极半岛观光旅游,还是“7+2”项目中的登顶文森锋和南极点最后1度或3度的轻探险,旅游者或探险者都要花费普通人无法接受的高昂价格。

高昂价格的来源除了南极本身的气候、地理、生态条件造成基础设施建设难以达到,物流运输的难度、风险和成本比较高之外,探险公司ALE(Antarctic Logistics & Expeditions)的强势地位也是因素之一。

ALE公司运营着海格立斯湾(Hercules Inlet)、梅斯纳尔点(Messner)抵达南极点的商业探险项目,为几乎所有的探险者提供飞机运输、物流、补给、燃料、向导、救援等服务。尽管他们在努力将价格变得更加结构化和合理化,但商业逻辑似乎不能完全赋予探险者们合理的讨价还价能力。

ALE公司提供的服务。图/Christopher Michel

探险者不能够完全按照自身的意愿去选择路线,而是在巨额花费下屈服,这些都对探险的起点和终点产生了最直接的影响。我们也不能排除科林此次探险的路线选择也许与报价相关。

随着每一项探险参与的人越来越多,可开拓的领域也越来越少,难度成倍增加。在取得真正的突破和迅速功成名就之间,人们往往选择后者。在珠峰商业登山发展的过程中也印证了这些限制。探险者不得不借助营销团队或者赞助商来完成梦想,不得不向商业利益妥协。

于是乎,极地成为了名利场,伴随着五花八门的标签,比如“最幼年”“最年长”“珠峰求婚”等以博取赞助商和媒体的青睐。殊不知“图大则缓”,探险的成就很可能在各种各样的急功近利和屈服中大打折扣。

也许南极迎来现代科学考察的时代,但是探索的精神才是这片神秘大陆呼唤人类永不止步的根本所在。无论如何,谁也不会否认科林和路易斯的勇气和成功,对于踏上南极的极地探险者,已经被这块英雄的大陆授予了最伟大的勋章。

“真正的探险之旅是心灵之旅。穿越复杂的地形依靠的不是身体的技巧和肌肉的发达,而是依靠内在的优秀品质。”《 No Horizon is So Far》中的这句话也许是对南极穿越的最高评价。内在的优秀品质,不仅是极限环境对极地探险家们的意志考验,还有在选择的十字路口上,他们是否坚定不移地忠于自己和忠于探险本身。

 

热爱运动?文笔不错?

「极限时间」职位空缺中,

欢迎微信直接扫码查看详情,

或访问官网地址:

https://www.xgame.org.cn

期待你的加入!

×用微信扫描并分享

我要吐槽

avatar
500
  订阅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