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泡妞的人都去滑雪了,我怎么总是赶不上趟

生活在北京的姑娘,没几个不喜欢蹦迪的。
从工体的club到二环内的livehouse,年轻的姑娘们每周都会在不同夜场聚集。
前辈们总说,“只要你肯努力,想在北京获得一份露水姻缘并非难事。
但当我也兴致勃勃开始打水,才发现自己手里的是个竹篮子。
但凡你对爱情多少些期许,你就能发现如今的姑娘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奔赴各大雪场。
“就喜欢搀扶的感觉是不?
“连搂脖子带抱腰的。
当你还寄希望于通过蹲守某个国外小众乐队的巡演来收获战果时,眼尖的姑娘们早就在各个微信群里约好了前往雪场的座驾。
“有个哥们前两天租了辆GL8,咱们一起去吧,座位大坐着舒服。
“谁跟租车的人玩啊,我要坐前两天认识大哥的Cayman。
去市区蹦迪还得扫码支付,但去滑雪,姑娘们只要愿意上车就行了。
前往雪色浪漫的路上,爱情的买卖从挑选座驾就开始了筛选,但这也仅仅是个开始。
众所周知,滑雪场都很远,想去北京人气最高的南山滑雪场,自驾也得一个多小时。
来此滑雪的人们通常周六一大早出发,在雪场附近的温泉酒店住一晚,周日下午再返程,至于夜晚发生了些什么,只有去过的人才知道答案。
年前我和新的室友开始合租,三个多月下来,我在周末见过他的次数不超过3回。
他总是在周五下班后醉醺醺回到家,然后周六一大早神采飞扬奔赴崇礼。
我问为什么总往崇礼跑,他只说:“滑雪啊,还能干嘛。
在又一个周五迷醉的夜晚,回家后的他信誓旦旦说:“有个事跟你说下,年后我得搬家了,我要和对象一起住了。
在此之前,除了趁着酒劲和姑娘们语音外,他从未展现出过在泡妞方面的任何优势。
显然,他是趁每个周末滑雪的时候泡上妞了。
爱情买卖的市场,曾经不是这样。
在曾经的北京,无需等到周末,散落于五环外各个角落的闺蜜群早就商议好了周末夜计划。一旦周五的太阳落山,女王们便齐刷刷涌入城中,开始一场场为期三天两夜的狩猎。
姑娘们几乎每周都会聚集在不同的演出场地,有的甚至一个晚上就能窜遍各大蹦迪现场。
除非你也擅长游弋于各种潮流之地,否则你很难将自己的姻缘精准投放。
每当自以为扼住爱情咽喉的我也冲上前线,我就发现自己往往扑了个空。
为了提升自己在蹦迪领域的话语权,我曾专门报名学习swing舞蹈课程,几个月下来从未主动邀请过任何一名姑娘跳舞。
而当我终于勇气决定在周末的舞会上大显身手,却发现舞蹈老师已经趁着周末去了崇礼。
在雪场泡妞,这没什么好鄙视的。无论身处何地,爱情的战场上都信奉“胜利即正义”。
而如果要想打好这场硬仗,你必须系统学习每一种技巧。
去滑雪场的人不一定是为了滑雪,甚至和你会不会滑雪都没关系。
要知道高级道只有纯粹的滑雪爱好者去,初级道才是每一个情种的快乐天堂。
“初学者滑雪场都是泡妞圣地”,这是滑雪泡妞圈子里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
在初级道,你往往能听到以下类似的感叹:
“哎呀,老公我摔得好疼啊~”
“哎呀,老公我好累啊,滑不动了~”
“哎呀,老公我该怎么办啊?站不起来啊~”
“哎呀,老公….我…”
虽然没有男朋友的日子里姑娘们既能徒手开瓶盖,也能空手掰筷子,但只要一有男人,尤其是自己喜欢的人,就会马上变得脆弱起来,这叫做“吊桥效应”。

图片来自知乎@恋爱君

即便不说初级者必定要去的初级雪道,各大雪场的夜场也是泡妞的不二之地。
日本斑尾高原滑雪场的日语发音为“MA DA RA O”,与日语“淫尾”(MI DA RA O)近似,那些雪地浪子干脆就叫这里“淫尾”。
趁着夜间的灯光,无数个平成男孩都在这里成为了平成男人。
其实在国内,滑雪曾经一直是一项筛选人群的运动,早年只有“有钱又有闲”的人才有资格参与。
别以为会滑雪再拿着个gopro就是真正的pro了。男人的本质是舔狗,狗是无法在皑皑白雪前保持理智的。
即使上了雪道,在姑娘眼里,你不过是另一只会滑雪的狗pro。
去雪场开的商务MPV还是买菜车,雪服是AK457还是日产北脸,雪板是Nitro还是Capita······
在雪场,真正的海王们是通过一整套的品牌筛选体系来判断,到底谁才能进入鱼塘。
而当全民奔上了小康,当滑雪再也不是高端人士们专属的小众趣味,越来越多的人也加入到了这场白色爱情的游戏之中。
初来乍到的我还在探索游戏规则时,勇于出击的玩家们早已披挂上阵。
甚至遇到符合标准的猎物时,姑娘们也会大胆出击。

图片来自知乎@滑呗

事实上从1924年第一届夏慕尼冬季奥运会开始,滑雪与泡妞就是不可分割的组合运动。
和乐队巡演结束后的after party类似,在欧美,人们会在滑雪结束后、回去休息前,在雪场的餐厅或者酒吧进行一场放飞自我的party,人们把这称作:Après-Ski party(即法语中的after ski party)。
像雪花一样,没有哪两场Après-Ski party是相同的,即便是同一个雪场的同一地点,每年的景色也不同。
更重要的是,每次你都能结识新的欢乐。
“滑雪场通常没有很多深夜活动,因为大多数滑雪者都希望在清晨出发前去滑雪。
“这就是为什么Après-Ski party很特别的原因——这是你在雪场参加party的唯一机会!
当你运动了一整天从雪道下来,用一杯热啤酒就着音乐开始扭动,没有哪个青春年少的男女不会想入非非。
“有的人甚至来雪场压根不滑雪,在party上拐走个姑娘,第二天睡到下午,起来接着嗨。
对于这种场面,不滑雪的人以为不过是个在雪地里开的音乐节。
只有真正把雪场当情场的人明白,去音乐节你只能听到音乐,但在Après-Ski party上,很难有人只收获雪花。
每一个体验过Après-Ski party的人都会对你滔滔不绝地讲述自己的疯狂经历。
 “你在任何地方都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人们常常穿着滑雪靴在桌子上跳舞,甚至从吊灯上摇摆,这并不少见。
即便你无法去到Après-Ski party的现场,看到老哥们配合着空手打碟的小哥一起摇摆,你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彼时彼刻的热闹与喧嚣。
世界级的顽主们甚至把音乐节、滑雪、比基尼三者结合到了一起。
每年4月,全世界会有100万人来到俄罗斯Grelka Fest音乐节,但其中比基尼滑雪和什瑞哥什小姐选举才是音乐节最受关注的两个活动。
在美国,人们更是在每一个滑雪场里都人工搭建了一棵胸罩树(Panty Tree)。
“滑雪度假村有一条很简单的规则:如果您带走一个女性,则有责任将其内裤或胸罩挂到那棵树上。
“去度假村滑雪,如果头一天got lucky,你就应该把女伴的胸衣扔到那棵树上,这是一种礼仪。
对于情窦初开的人来说,满树五颜六色的胸衣或许象征着某些邀请。但有足够多失败经验的我知道,那都是别人的战功。
这当然不是说在滑雪场不可能遇到真爱,通过滑雪收获了真正幸福的人,不是没有。
2019年12月31日跨年夜当晚,在照金国际雪场听到广播一位叫米莎的女孩想对她的男朋友说:“很高兴一年前在这里遇到你,你总说我们的距离太遥远,现在我来了,你在哪?
待到男方出现,米莎在滑雪场立刻就地求婚。
有的人已经在滑雪场求了婚,有的人才刚刚知道滑雪也能泡妞,而每次在爱情的角斗场上迟到的那个差生,总是我。
我至今记得室友恋爱成功后向我耀武扬威的那个晚上,听完他的发言我下定决心年后也要整理行头,去滑雪场重振雄风。
结果突如其来的疫情再一次完美打乱了所有计划。
每天夜不能寐的我周而复始的单曲循环The Drums的《Down by the water》。
直到某个深夜我终于鼓起勇气,向心仪已久的姑娘推荐了这首歌,第二天醒来却发现她分享了一段歌词到朋友圈:
诚然,今年的疫情阻挡了无数滑雪人的脚步,无论是为了泡妞还是滑雪,这个冬天都实在太过漫长。
但我竟一点也不担忧将来的日子,因为对我来说,爱情的迷人之处从不在于如何得到,而是它就在那,我却永远不知道何时能够抵达终点,而这也正是幸福的意义。
如果真的再次迟到了,那就让他迟到吧。
爱情与幸福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就像我们所有人期待已久的这个春天一样。
编者按
最近的社交网络真的快把人逼疯了,每天都有新的失望、沮丧与愤怒。
活在社交网络时代下的我们,很容易被当下的情绪左右以致频繁地情绪溢出。当生活处处都弥漫着绝望的时候,希望对爱情的向往能让我们意识到心理健康与生理健康其实是同样的重要。
我深信无论任何时候,人类都不能放弃对爱情的向往,尤其是现在。
至于那个和室友许诺要搬家同居的姑娘,我由衷地祝福他们能在疫情过后早日团聚。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点击版权声明
关注下方极限时间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极限时间 - 发现更好的你!

订阅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点击,快速留下您的精彩观点!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