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毒谷思明:买不起滑雪服,我就自己开了家雪具店|冰雪100人Vol.006

本文字数:4185字

阅读时长:9min

谷思明爱上单板滑雪的方式有些不同。

别人是冬天接触上滑雪,他是夏天;

别人一开始对滑雪充满好奇与期待,而他在接触之前觉得有些“无聊”。

或许就是这样的反差,让他在接触单板滑雪后“中毒”较深:谁会因为自己买不起滑雪服,就想着自己创办一家滑雪商店呢?

而当初创建自己第一家雪具店的时候,谷思明可能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会和时代相撞。

本期极限时间「冰雪100人」栏目采访了国内第一家单板线上商店“易毒[EXDO]”创始人谷思明。

他说:“单板滑雪,成就了我现在的生活。” 

本期嘉宾:谷思明

易毒[EXDO]创始人、董事长

EnergyMagnifier Distribution联合创始人、董事长

小鸡[cockerel]联合创始人、CEO兼董事

玩具公园[TOYPARKS]联合创始人、董事

蓝盟集团[BlueAlliance Group]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口述:谷思明

采访:辣夫、搜啵啵

编辑:搜啵啵

滑雪装备太贵了,买不起怎么办?

虽然从小就打篮球,玩滑板,骑单车,但谷思明第一次接触滑雪已经是大学即将毕业的时候了。2005年夏天,朋友带着他来到了北京乔波滑雪场,谷思明一开始对单板滑雪并不是十分感冒,在那时的他看来,把固定器绑在板子上做Ollie是很“无聊”的事情。

比起我们一开始面对单板的期待和紧张,谷思明好像多了几丝不屑。

结果呢?

“结果一天我就中毒了!”

他两手一拍,“单板滑雪带给我从未有过地刺激感,还有那种带给我的能量场和空间开阔感和滑板的确不同。”他边兴奋地比划边和我们说道。

然后问题就来了,在“中毒”后,谷思明碰到了大部分雪友都曾遇到过的问题:装备不仅难买,而且还太贵。

十多年前,当时北京只有两家专门的雪具店,“一个叫极限之家,美国人开的;另外一家叫DIY。一套Burton的雪服要卖到五六千块,刚刚大学毕业的人买不起啊!”谷思明说。

谷思明 2008年滑板

但是,与大部分望而却步的人不同的是,网络工程专业出身的谷思明并没有浪费自己的特长。他在淘宝上找到一个雪服工厂,一身韩国色彩鲜艳的雪服只要五六百块。这太便宜了!

于是他想给自己来一套,而在网络的另一端,老板不单卖,只批发。

谷思明的第一个雪季

谷思明二话不说,拉着和自己一起滑雪的朋友,借了一辆富康车,一路杀到天津东丽区一下拿了十几套。谷思明至今仍然记得那家工厂的名字:天津菲丽斯服装有限公司。

但拿回来大家就傻眼了,这么多套也穿不了啊!

“老谷,不然你帮我们卖了吧!”

借着自己对单板的热情和曾经在潘家园转卖过几件旧货的底气,2006年,谷思明开了一家自己的淘宝店铺——易毒[EXDO]。

结果衣服一挂出去就卖光了。

“因为市场上没有啊,我三百多进的卖七百多,也不贵。没过几天,我发现开雪具店的老板全来找我拿货了!”

当时还在实习做网页制作老师的谷思明觉得这是一个契机,不但可以赚钱还能摆脱朝九晚五的枯燥。就这样,谷思明成为了国内第一家线上雪具店的“店小二”。

谷思明和母亲

现在站在易毒北京幸福南里店里看大家选购雪具的谷思明,也许会想起当年一帮人到他家里“选货”的场景。当时,谷思明拿着问家里借的6000块钱从天津进了一大批雪服,家里变成了“仓库”。每天都有一群人来他家里挑选,买完后还得说一声:“叔叔阿姨再见啊!”家里人尴尬了许久,这第一批支持他的客人也大多成了他的好朋友。

他感觉这样不行,一咬牙,在2008年,抵押了家里唯一的一套房,贷了二十五万,再加上几个合伙人,凑了五六十万,在北京广渠门幸福南里开了家线下实体店。“如果现在让我再来一次,我真的不敢了,胆子太大了。”

北京第一家店面,易毒[EXDO]幸福南里店

谷思明没有像别人一样把自己的第一家店开在北京磁器口,他放弃了这个“自带流量”的地方。他看国外的雪具店都是很有特点和文化的店铺,于是就选了广渠门这片“开阔地”,还给店里“安排”上了吧台,别人想着”卖“,他就想着玩。为了个性与热爱,在缺少线下流量的情况下,只能努力把线上淘宝店做好。

两三年之后,经过彻夜通宵地为雪友服务,谷思明还清了房贷,压力小了,喘口气,他开始脚踏实地继续前进。

十年店庆在赛洛城店参与内院乐队演出

创立国内自主泛单板品牌:小鸡[cockerel]

做了几年的国外品牌代理,他又开始把心思放到了自创产品上。

小鸡单板,破壳而出。

因为中国版图是只公鸡,与小鸡的可爱形成反差,他想,这个形象或许可以将中国文化的强大内里与外在形象的谦逊内敛恰巧吻合。

造梦中国的小鸡

自己的产品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他选择把孩子“送出去”。这几天刚刚从台湾回来的他,就是去考察生产小鸡单板的工厂。“我可以选择在内地的工厂生产,小鸡单板其实很受大家欢迎,但我最终选择在台湾的一家工厂做,成本比大陆很多工厂都要高很多。但他发现那里的工厂非常认真对待每一个客户,非常谦逊,我很喜欢跟他们在一起的工作方式,他想让客户花最少的钱,买到最好的产品。对!就是货真价实!”

评价一块板子好不好,踩上去第一感觉就出来了。这是一个真实的行业,自己的产品也要真实。 

在他看来,国内单板产品和国外单板产品还是有一定差距的。最主要的就是国内资源匹配的问题:市场匹配、材料匹配、技术匹配,甚至包括文化匹配。国内工厂已经很努力了,但你胶水配比弄不清楚,那就只能在东莞、福州、苏州生产,高阶雪板只能拿到台湾或奥地利去做,国内的技术弊端仍是难点。

何为“泛单板“品牌?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项技术直译叫“磁力牵引”?没听说过不要紧,换个词你一定知道:波浪边刃,谷思明告诉极限时间,这应该是他自己在2006年最早起的名字,就写在自己翻译的中文资料里了。

“我特喜欢自己起个词儿什么的,把国外的名词本土化。”因为谷思明觉得,普及冰雪运动、极限运动,除了“三亿人上冰雪”的政策推动,更是一种文化。只是这种文化在国内传播受到了阻碍:

1.国内缺少公正公平透明的垂直媒体,大多数品牌是为了卖产品换取营业额。

2.国内的单板文化与国外是有断层的。

国外的六岁孩子收到的第一份生日礼物或许就是一块滑板,从小就玩,有冒险的基因;国内的家长大多趋利避害,有的干脆直接杜绝让孩子接触这些看起来很“危险”和“极端”的运动。

谷思明大儿子三岁的时候拥有了第一块滑板,很小的时候就被带着去户外骑行。谷思明对极限时间说道,目前大众仍然会觉得孩子接触这类运动很危险,毕竟家长的生活习惯和对极限运动的认知都不一样。但他希望家长能客观地理解极限运动,不要一味地一边倒,直接就贴上“危险”“太极端”“难调教”等标签。

任何事物都是矛盾的统一体。只要做好安全措施,通过运动从小培养孩子的坚强意志,激发孩子的求知欲和好奇心以及创造力,又何乐而不为呢?

谷思明与儿子

混乱的市场,为什么大家不能一起好?

2022北京冬奥会的成功申办,无疑是冰雪产业发展的一剂猛药。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今年的天猫618,反季商品卖的格外好。在天猫618风尚日上,滑雪运动日访客同比增长170%,滑雪护具、滑雪板、滑雪头盔销售全线上涨。

《2018天猫冬季冰雪消费趋势报告》显示,95后年轻人群已经成为冬季运动消费的主力,冰雪运动成为运动休闲的新热门。报告显示,仅仅在十二月份,就大约有1200万人搜索“滑雪”关键词。

图片:中冰雪网

然而大部分人只看到了市场的光鲜亮丽。

你想过吗?你花好几千大洋在午夜零点抢到的雪板,或许是个假货?

“当前市场的成熟度如何?假货、价格体系、管控渠道等方面问题多不多?”极限时间对谷思明问道。

“太多了,体会太深了。我受这个折磨太多。”从大学毕业就开始卖雪具,算是在这个市场“厮杀”了十多年,拼出了一条血路,也尝遍了市场的五味杂陈。

原来北京只有四五家雪具店,大家和和气气,都是朋友,互相还可以介绍客户共享资源,产业都在慢慢壮大。但是现在行业为了争抢客流量变得比较混乱。

比如有些被资本推动的商家着急回笼资金,办一些没有商业底线的活动。去年六到七折,今年五到一折,到底几折才算够呢?一个雪具店正常运营,到底几折销售你才能不赔本?大家没有一个统一的商规。而很多代理公司更没有统一价格体系和完善的市场规范管理方法。资本进入冰雪产业本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但如果做成了压制同行的筹码,而非服务于行业,那绝对是一个悲剧。一家独大真的能让行业持久发展吗?我觉得百家争鸣才是让冰雪行业保持活力的催化剂。 

目前,假货和恶意竞价让很多优质商家没有了生存的空间,也许“好的”会变成“坏的”,也许优质商家无法存活,那么行业也就没法生存了。

谈到对于国内单板行业的建议,谷思明的回答很简单:拿出初心,拿出最单纯的热爱。“不要走在路上却忘了自己最初要干什么。”

谷思明雪板底部:爱比$更重要

2022“嘉年华”的机遇与挑战

在创建自己第一家线上淘宝店的时候,谷思明可能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会和时代相撞。

2022年北京冬奥会,他形容这是个嘉年华般的盛会。“生意人能赶上这契机,实在是太幸福了。”他毫不避讳自己的激动,但也向极限时间袒露自己的担忧。“冬奥会肯定会促进市场的发展,但是要相对理性。”作为从业者,还是要考虑怎么为增量市场做好服务。

对于国内的自主单板品牌,机遇和挑战并存。在他看来,中国现在最大的优势是有足够的客户群,可以遇到足够多的“临床问题”,反馈更多的信息,可以及时调整产品。

同时,我国雪场的硬伤是人造雪的雪质不好,很硬,因此也需要设计的更加耐磨,而国外的产品很少会考虑到这个问题;另外,国内雪场冬季风很大,国外的雪服防风性能满足不了爱好者的需求;加之中美贸易战的打响,关税的增加可能会导致国外产品价格更贵……

国内这些“特殊”条件都会变成国产品牌的机遇。

如何利用好这些机遇,变成我们自己的优势,这是我们所有人都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希望有一天,可以有更多的选手和爱好者用上小鸡,用上我们本土品牌。

“单板文化、极限精神不是一气呵成,需要一代甚至是几代人来传递。”

 

给『冰雪100人』推荐嘉宾

比起与自己一样的商人,谷思明坦言更喜欢专业选手。“我不喜欢我自己这样的商人,我觉得商人做的事情本不是我想要的方式。”

在他眼中,滑手和爱好者会更加真实地热爱与欣赏这项运动。采访结束的第二天,他最终向我们推荐了一名单板滑手:叶露阳。

对极限时间来说,这又是一个全新的角度。我们也会尽快与叶露阳联系,去听听滑手们的声音。

叶露阳 

寄语「极限时间」

“十分感谢「极限时间」给了我从创业到现在十多年来第一次展现自己的机会。国内也很需要你们这样公开透明的媒体去传递大环境下最真实的情况。而且除了滑雪,你们还把其它的极限运动更好地结合,希望极限时间可以更好地推广极限运动和极限精神!”

感谢谷思明,也祝愿谷思明和他的[cockerel]越做越好,就像易毒的slogan一样,用热爱和初心,“Service for adventurers,为冒险者服务。”

关于「冰雪100人」

冰雪100人是在2022北京冬奥会背景下,由极限时间推出的一档冰雪达人访谈栏目,透过冰雪运动的推动者、从业者、爱好者的视角,普及冰雪运动常识,多角度展现冰雪运动在中国的发展,欢迎大家推荐或自荐。

预约访谈:news@xgame.org.cn

Tel:17701248672

—  E n d —

×用微信扫描并分享

说点什么

avatar
500
  点此跟踪评论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