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就像极限运动,大概率会失败,但你还会去试|Light Talk X 快点

来源 | 晨兴资本,作者 | Light Talk,图片 | 张锐

「快点」是一个年轻人互动文娱平台。近期,「快点」宣布完成了近亿美金C轮融资,晨兴自2014年的天使轮开始,持续参与了「快点」的每一轮融资。

快点CEO张锐是个“追求极致且能折腾的宅男”,他说自己爱好不多,喜欢看电影——豆瓣13年的用户,在豆瓣上标注的电影超过3000部;喜欢滑雪——单板老司机,滑了13个雪季,横扫瑞士、新西兰、加拿大、日本、中国的各大雪场,多次在全国业余组的滑雪竞速赛中取得名次,在最近一次飞跳台的过程中,终于把腿摔断了。

作为一个有产品信仰的创业者,张锐创业的初心是要“做一款一个大众型的、有很多人用的产品”,尽管创业前两年他和团队花了很多时间和资金,经历了很多的挫折,一度找不到任何方向,但这并没有动摇他的初心。他说,创业就像极限运动,你知道你大概率会失败,但你还是会去试。

作为「快点」天使轮至今的投资人,晨兴很高兴陪伴和参与了「快点」团队的成长。也希望通过本期的Light Talk ,让你对张锐和快点有更多的了解:)


童吉: 「快点」现在做的是影视工业线上化、UGC化,为什么会选择这个方向?

张锐:我创业的初心是希望做一个大众型的、有很多人用的产品。
像影视、出版、唱片,这些行业已经存在上百年了,都是由国外的几个巨头垄断,一切规则都是死的,你很难去创新。但我觉得目前在中国,我们还有机会,可以通过互联网把传统的影视出版行业彻底颠覆或者彻底改变,从剧本的创作、到改编、制片、拍摄再到分销,整个产业链完全在线上完成,未来甚至用UGC的方式去完成。
最近几年国内的影视产业随着屏幕数的逐渐增加,市场逐渐扩大,但我们在内容质量上其实跟国外还是有些差距的。
我希望未来,在我们这个平台能出现一些好的剧本,可以有中国自己的《权力的游戏》,我们通过竖屏剧、甚至大电影的方式让更多人看到这些好的剧本,可以让海外的用户也感受到中国的影视制作水平越来越好。
我们希望可以丰富大众的内容体验,做出对社会有一定积极影响的内容。

童吉:听说你很喜欢看电影,这个爱好和你现在做的事情有没有联系?

张锐:我觉得有非常大的联系。我其实比较宅,爱好除了滑雪,就是打游戏、看剧、看电影,我是豆瓣13年的用户,我在豆瓣上标注的电影应该有3000多部。
这个爱好对我目前做的事情挺重要的,我希望做一个能够生产出好内容的平台,从原来的对话小说延伸到影视剧制作。因为我长期关注电影、美剧等影视剧市场,所以我对他们的制作流程各方面都会相对熟悉,这对我们自己去做影视剧也会有优势。

童吉: 我记得快点的团建活动也有看电影。

张锐:对,我们每两三个月会包下一个电影院,放一部大家喜欢的电影,而且我们选的电影基本上都是国内不会公映的。之前《小丑》在国外上映后,我们忍了两三个月没有在其他渠道看,就是为了等正版蓝光出来在电影院里一起看,通过电影院的大屏看电影的体验跟你在家看还是很不一样,看完我们都很兴奋。

童吉: 你前面提到你还有一个爱好是滑雪,其实从你朋友圈也能看到,横扫瑞士、新西兰、加拿大、日本、中国各大雪场的老司机,能不能分享一下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滑雪的,你觉得滑雪最大的乐趣是什么?

张锐:我是2007年开始滑雪的,到今年一共经历了13个雪季,一直都是滑单板。我年轻的时候还经常参加国内的比赛,那时候偶尔在全国业余组的竞速比赛也能拿个十几名二十名的名次。
滑雪这个运动,需要你投入大量的时间,去掌握技巧,然后你才能体会到它给你带来的快乐。单板的时速可以滑到100公里,当你在山顶以这样的速度往下滑的时候,你的身体会分泌很多肾上腺素,带来生理上的快感。所以有些人说它是白色鸦片。

童吉: 滑雪也是危险系数比较高的运动,你摔得最惨的一次经历是什么样的?

张锐:我这个雪季飞跳台把腿摔断了,不过也不能说多惨,毕竟常在河边走,滑十几年雪不可能不断个骨头什么的。
我最惨的一次应该是我去滑野雪,摔得脑震荡了,但并没有摔晕过去,我还能滑,最终还从山上滑下来了。别人发现我的时候,我正站在山下在遥望缆车,他们过来问我,结果发现我失忆了,我丧失了短暂记忆的能力,就“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可能过了一天,我才开始恢复了那几天的记忆。

童吉:这次经历之后,你会有后怕吗?对你后面滑雪,心理上会有什么影响吗?

张锐:没有影响,所谓的极限运动就是这样的,你知道你一定会受伤的,尤其我们滑单板还要去玩公园,飞跳台,我飞了十来年跳台了,这期间摔过有上万次吧,只是这次摔的不巧,把腿给摔断了。其实就跟创业一样,你知道你大概率会失败,但你还是会去试。

童吉:除了滑雪和电影,你还有什么爱好?

张锐:我最近在研究越野摩托车,想找一个适合夏天的运动。

童吉: 为什么会选这个运动?

张锐:因为它很刺激,需要挑战自己。我喜欢那些技巧性相对较高的、需要非常投入的运动,从你开始接触到你精通它是需要按年计算的,你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去熟悉、去锻炼,然后形成肌肉记忆,才能算是“会”,都不算精通,而是说“会”。

这类极限运动背后,都是一个有门槛的学习过程,而且这类运动都是有风险的,当你在面临风险的时候,你需要冷静地通过你所学的知识去控制风险,当你成功克服这些风险和挑战的时候,会得到无比的快乐。

童吉: 你是很棒的产品经理,你面试产品经理会看重什么?

张锐:我可能对人的要求会高于对业务的要求。我在找产品经理的时候,首先要看的是这个人是否聪明;另外就是我需要这个人擅长一件事情,这件事情不是工作,可能是一个爱好。而且我需要他不止是擅长,可能是精通,甚至是异于常人,非常优秀。
一个人对自己热爱的事情愿意投入多少精力,对自己的生活是否积极,间接也能反应他在工作上的主观能动性。

童吉: 就像你自己会为滑雪付出那么多时间精力一样。

张锐:对,我们公司很多人都有除了工作以外精通的事情,像我们的设计总监,他骑了十几年摩托车,是真的可以上场比赛的那种。当然我不是说你没有这种精通的技能或者爱好就进不了我们公司,但这绝对是一个加分项。

童吉:你的管理风格是什么样的?

张锐:之前跟一个HR公司的老板聊天,他说好的CEO应该放权管理,然后他说我是弃权管理。所以我们的中层非常强,我主要是负责公司的方向和融资,方向对了,钱到位了,大家就往前冲吧。

童吉: 你的中层也不是第一天就能力超强的,你是怎么锻炼他们的?

张锐:其实很简单,把该交给他们的事情交给他们,然后让他们做错就好了,他们会做错一次、两次、三次,但是他们在错误中肯定是能成长的。其实公司在快速发展过程中,如果方向是对的,哪怕中间有些小错误也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最怕的是领路的人把方向搞错了,那所有人都跟着做无用功。
可能以后公司规模更大更成熟了,我们会有更完善的组织建设,不会是现在这种模式。但现阶段,我是支持他们去闯去试错的,这对他们的提升非常快。

童吉: 你觉得对你影响最大的一段人生经历是什么?

张锐:可能还是我当初在人人网的时候,那是我的第一份工作。那个时候国内还没有产品经理这个职业,我们从知道这个职业,到去找国外的各种书去看,学习应该怎么去做,经历了一个从0到1 的阶段。而且那段时间正好是人人网成长最快的时候,所以能学到非常多的东西,当然那时候压力也非常大。
当时的web互联网不像现在的移动互联网,所有的更新必须在线上完成,所以你必须在流量最低的时候去做更新,我们那时候几乎每隔几天就要更新一次,然后我们就得熬夜陪着技术们更新,等更新完了可能就天亮了,然后回家洗洗澡,休息一会,接着又回来上班。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是很有意思的,虽然压力很大,但学到很多东西,我对熟人社交的信仰,对产品的理解,包括做产品的价值观都是在那时候形成的。

童吉: 能分享一下你的产品价值观和对产品的理解吗?

张锐:我觉得一个产品,对社会、对大众产生价值,又有很多人用的时候才是一个成功的产品。如果你做一个东西,纯粹只是为了赚钱,那没什么意思。我们需要做的是对社会、对人民产生真正价值的产品。比如微信,它大大降低了人与人的沟通成本,而你原来发短信是要花钱的。

童吉: 你觉得自己是一个爱社交的人吗?你是怎么揣摩用户的品位和需求的?

张锐:我肯定不是爱社交的人。做互联网社交产品的人肯定都是一些奇怪的人,都是性格有一定缺陷的。我其实是一个比较自负,不太好接触的人。但可能因为这样,我反而有更多时间去揣摩用户的需求,而且很多用户其实在真实生活中的社交比较少,所以才更多地把这些需求释放在网上。

童吉: 给当时刚刚创业的自己或者今天的新创业者一个建议?

张锐:我前老板许朝军形容创业,说胆战心惊,如履薄冰,成功是偶然,失败是必然。创业真的很难,包括我们自己也是经历了非常多的挫折,有两三年的时间是找不到方向的,当然这也是对后期的一种积累。但创业确实是一件高风险的事情,所以如果一般的小哥哥小姐姐要创业,我的建议可能是,别创业了。但如果你真的充满热情,准备全身心投入,那就做好失败的准备再去创业。

5 1 vote
Article Rating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点击版权声明
关注下方极限时间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极限时间 - 发现更好的你!

订阅
提醒
guest
4 评论
人气
最新 最旧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我劝你善良嗷
热心读者
我劝你善良嗷
4 天 之前

可以

我劝你善良嗷
热心读者
我劝你善良嗷
4 天 之前

不错

我劝你善良嗷
热心读者
我劝你善良嗷
4 天 之前

可以

我劝你善良嗷
热心读者
我劝你善良嗷
4 天 之前

不错

4
0
点击,快速留下您的精彩观点!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