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远:东北冰雪“开荒人”|冰雪100人Vol.021

据2019中国滑雪白皮书显示,全国有770家滑雪场,其中东北三省207家,占全国雪场数量的近三分之一。

从早期的亚布力滑雪场,到如今备受雪友欢迎的北大湖,中国现代滑雪,是从东北开始的。而今天,「冰雪100人」也迎来了一位“驻扎”在东北雪圈的“老炮”——申远。 

如果说雪场的建造者为东北滑雪开疆扩土,那么像申远一样的早期单板爱好者,可以说是在这片空旷的土地上的“开荒人”。

爱上单板,组建东北地区第一个单板滑雪俱乐部——长春极限;

推广单板,首次将BurtonLTR体系引进东北,关注青少年滑雪培训;

从业单板,创建东北地区首个旱雪项目,成为长春地区冰雪进校园唯一培训公司……

滑雪17年,申远“驻扎”东北,从在一辆面包车上决定组建单板俱乐部开始,他见证了东北滑雪与中国滑雪运动的发展。

本文字数:4064字 阅读时长:09分钟
本期嘉宾:申远

长春极限俱乐部创始人
极限冰雪公司CEO

他说:“这项运动塑造了我,我也想实实在在的去回馈给它一些东西。”

采访 | 雪儿
编辑 | 搜啵啵
01
面包车上的决定

2003年,北京有了红牛南山公开赛,包括Steve、王磊在内的单板高手,以北京为聚集地,单板运动虽不算火热,但也有了几家单板俱乐部,最起码,单板爱好者们能找到组织。 

彼时的东北呢?

“那时候我们去滑单板,感觉自己就像‘怪物’一样。”

2003年,经营网球俱乐部的申远,收到了一位俱乐部球友送来的单板雪鞋。当时的他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只是被朋友招呼着:“这是单板雪鞋,一起滑吧。”

只滑了一次,申远便痴迷于此,痴迷到关闭了组建多年的网球俱乐部,专门跑去滑雪。

当时的东北地区,会滑单板的雪友,也就十几个人,申远是第4个。03/04雪季末的一天,这十几位单板雪友坐着面包车,在从亚布力滑雪场回来的路上,出了个提议:要不我们也组个俱乐部?

就这样来自一个面包车上的讨论,东北地区第一个单板俱乐部诞生了,给当时还显得有些“荒芜”的东北冰雪,种下了一颗小树苗。 

而随着申远的“浇灌”,这棵在当时略显孤独的树,在这片“荒芜”的土地上开始茁壮成长。

组建单板俱乐部后,随后的事情开始变得顺理成章起来。2005年,申远开了第一家主营单板的雪具店,40平方米,主要是为了方便雪友购买雪具;他还会拿出一部分利润,支持俱乐部组织日常活动。

当初40平方米的小店

同样是为了方便雪友,申远还在北大湖雪场附近租了一栋二层小楼,成为了早期的“俱乐部之家”。

申远告诉「极限时间」,“因为那个时候雪场周边基本没有酒店这种配套设施,就算有,条件也一般,还挺贵的,所以我们干脆就想着租一个地方,二层小楼,7、8个房间。”

那个时候的他们,或许是早期滑雪爱好者的一个缩影:周末组织滑雪,谁带来的朋友谁负责教。晚上回到俱乐部之家,大家相互讨论技术,切磋技艺,偶尔还会玩玩“杀人游戏”,是一种对单板滑雪纯粹的热爱。

早期的俱乐部之家

对于申远来说,这种纯粹的热爱便体现在他早期的“滑手梦”。他告诉「极限时间」,最早接触单板的时候,就是想滑得很好,自己的身体条件,也完全可以支撑自己做这件事。 

只是那个时候,成为“滑手”或“赞助滑手”,听起来像一个不切实际的目标,顺从周围声音的申远,最终选择了开店,走上了商人这条路。

“如果让我再重选一次,我一定先去成为一名滑手,再去做一名商人。”申远说。 

也许是出于对“滑手梦”的遗憾,申远很早就开始关注青少年冰雪培训,在2008年首次将Burton LTR培训体系引进东北,成为长春市唯一冰雪进校园培训公司。
 
 
02
四季皆雪季
提到东北,冷字当先。 

虽然东北是滑雪胜地,与欧洲阿尔卑斯山脉和北美落基山脉等世界顶级滑雪区域,同处于北纬42度黄金冰雪带。雪期长、降雪量大,但降雪与寒冷是同时存在的,有雪的地区必定寒冷,只有寒冷的地方才能够存住雪。

而东北的寒冷也为滑雪小白,或是滑雪初级爱好者的学习和进步带来了阻碍。

雪季之初,东北地区的雪较硬,容易受伤。

可能你没有在室外滑雪场滑雪的经验,但你一定有在冬日冷风中行走,北风刺脸的记忆。想象一下,在冷风习习之下,还要学习滑雪动作,偶尔还会摔一个“狗啃泥”,那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而这些不太好的感受,最终都会累积成一种问题——前几次体验不好,以后不滑了。也就是,滑雪转化率、留存率低的问题。 

有没有一种办法,让大家可以在夏天、或是秋天也能滑雪?同时还能为初级滑雪爱好者带来一些教学,让大家可以在冬季“不慌不忙”的上雪呢?

申远在旱雪上下了功夫,不过这些都是后来的事情了。

2018/2019雪季,申远先是亲自和旱雪厂家联系,研制了一套长30米,宽10米,可短时间内搭建好的旱雪装置,这成为他们非雪季冰雪进校园的“利器”。

冰雪进校园
2019年,他又创建了东北地区第一个旱雪项目——极限滑雪公园,为东北旱雪场地的发展“开了荒”。

东北第一家旱雪公园

申远告诉极限时间,初衷其实很简单,夏季是无雪日,对于单板爱好者来说很难熬,旱雪场地可以帮他们过过瘾。

同时最重要的,如果我们能在雪季到来之前,先在旱雪上培训一些滑雪爱好者,那么在雪季初,面对真雪时,那些滑雪初级爱好者们便不会显得那么手足无措。 

旱雪场地最早出现于2012年左右,根据尖锋旱雪提供的资料,截止2019年底,国内已建成的旱雪场地总数已达到45家。(其中8家停业,1家被拆除)

图/《2019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伍斌

与之对应,旱雪滑雪人次也在逐年提高。

图/《2019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伍斌

在2018年后,增长势头可以用迅猛二字形容。或许与日渐增加的旱雪场地有关,但越来越多的滑雪爱好者愿意选择旱雪,也证明其在滑雪爱好者中的受欢迎程度。

“我们从雪友口中得到的反馈也很好。”毕竟,穿着短袖滑单板,还能减少受伤,对于滑雪小白来说,无疑是友善的。

只不过就分布省份来看,相比于数量较多的四川和北京等地区,东北的旱雪场地实在太少了。或许是因为东北室外雪场多,就不需要旱雪了?

但从申远的讲述中,无论是在滑雪教学方面,或是实现“四季皆雪季”,东北地区似乎一样需要旱雪的存在。
 
 
03
它塑造了我,我想回馈它

可以说,东北冰雪的每一个发展节点,你都能找到申远的影子。而申远在东北“开荒”的过程,也是他自己成长的过程。他告诉「极限时间」,“这项运动塑造了我。”滑雪不止成就了他的事业,还塑造了他的人格。

至今为止,申远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滑雪记忆还停留在05/06雪季。当时对野雪没有任何概念的他,带着三十多个人去到长白山北坡山顶,想去感受一下东北的野雪。

“开荒野雪”之旅

但这次的“开荒野雪”之旅并不顺利。

由于作为俱乐部负责人的他事前准备不足,没有仔细了解并考察环境情况,大家的滑雪水平又参差不齐,使让这次活动变得格外“惊心动魄”。 

申远告诉我们,这件事深刻的改变了我,从思想到行为处事,也让我在日后,永远把安全放在了第一位。

而申远回馈冰雪的方式,除了踏踏实实推广滑雪运动,为滑雪爱好者服务,他还成为了一名“公益人”。 

故事的开头,就发生在申远每天都要去到的车库。 

当时有几个孩子在车库门口玩,想倒车的申远先轻按了几下喇叭,但发现那几个小孩子根本没有反应。

无奈,只能下车。下车后的申远朝他们走去,边走边喊着:“小朋友,我要倒车了……”,而那几个孩子依旧自顾自的玩耍。当时的申远就觉得,这应该不是简单的爱玩,有点儿不对劲。

直到走近他们的的申远,拍了拍其中一个他曾见过一两次的小女孩,才恍然明白,原来这几个孩子,都是自己家附近一所特殊学校的学生。而他也后知后觉,自己似乎没怎么听到过她说话。

“小女孩很可爱,然后学习成绩也挺好的,我就想去问问他们家的情况,就是想帮帮他们。”

其实小女孩是戴了助听器的,可是为什么还是几乎听不见呢?走进小女孩的家,申远得到了答案。

车库右侧便是小女孩的家

女孩的妈妈告诉申远:“其实一直想给孩子换一个好一些的助听器,但是家里的经济条件确实不是很允许……“对于普通家庭来说,一万块钱并不是什么天文数字,但对于只能靠打零工维持生活的小女孩一家来说,重换一副万元助听器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时的申远,甚至想着自己直接掏钱给她买一副,但就像他和我们讲的:“我相信遇见都是缘分。”

那时正值深秋,长春极限俱乐部正好在准备新雪季的开板大会。申远决定换一种更为合适的方式:在开板大会上拍卖,筹集善款。

最终,申远拿出自己珍藏了多年的一块限量单板,在开板大会现场,被火速拍下。

开板大会拍卖现场

“其实当时还真是特别舍不得,但是最后结果是好的,我们也把小女孩请到了现场,希望她能感受到温暖与力量。”

就是这样一次倒车时偶遇到听障女孩的经历,让他决定继续通过自己的力量去帮助这些需要帮助的人。

成立爱心折扣店铺,在客人购买商品的商品中,他们会拿出售价的2%,作为“爱心基金”,每年去资助一些需要帮助的青少年;赞助多位滑手,水平或许不是最高的,但申远告诉极限时间,他们都是真心热爱单板运动。

直到今天,申远和极限冰雪仍在资助一位初二的贫困男孩上学,目标是资助到他完成大学学业。 

目前正在资助的孩子
“我的角度很简单,我在这个行业已经十六七年了,我觉得还是要有一些回馈,这是一种责任,那些都是我的方式。没有什么伟大的想法,遇到的都是缘分,碰到了去做就好了。也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那些孩子们感受到来自社会的温暖,能保持一种积极向上的精神!”
 
 
04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16年前,申远种下的那颗“树”已经长大了,他也不再是那个孤单的“开荒人”。

但他有时候他也会怀念自己最初爱上单板滑雪的那段时光:

俱乐部刚刚组建,虽然人不多,十几个,联系不是很方便,大家也都不是什么滑雪高手。但是集体意识特别强,QQ群里一约,活动当天基本都能来齐!虽然教学没有现在这么方便,但大家会在自己俱乐部的论坛中讨论各种技术,是一种纯粹的热情。

早期成立俱乐部的几位雪友

但是随着时光的流逝,传统的论坛成为“过去式”,不再更新;QQ群莫名其妙变为00后的交流工具,“gkd、nsdd、扩列……”这些在QQ聊天中的词语变得越来越陌生;以前那种“一呼百应”的集体活动,参加的雪友也逐渐走散。

早期俱乐部活动

相信有许许多多像申远一样的“老炮儿”,都是从雪场中“摸爬滚打”出来的,摔得狠,爱得深,或许时间让大家走散,但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他们有人像申远一样,为不同地区的滑雪运动“开荒扩土”,用不同的方式或身份推广中国冰雪,依旧和中国冰雪一起前进;有人或许离开了滑雪,滑雪的时间越来越少,但心中热爱未减。

申远告诉我们,滑雪已经存在于我血液里的一种东西了,会在接下来的日子一直陪伴着他。而他的目标一直没有改变过:“未来计划很简单,利用自己的公司,自己的经验等等,踏踏实实在东北做跟滑雪相关的事情,然后把这件事情做到我们的认为的极致。”

给「冰雪100人」推荐嘉宾

推荐嘉宾:板张

推荐理由:他也是一直在东北,而且这么多年,大家因为各种原因,都会增设雪具店铺,而他坚持只开一家店。是一个很纯粹,很有故事的人。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点击版权声明
关注下方极限时间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极限时间 - 发现更好的你!

订阅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点击,快速留下您的精彩观点!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