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字专访刘小山:为了做好“北大湖”这一件事,我可以“委曲求全” |冰雪100人Vol.028

北大湖度假区 图源官网

在沉寂了一个雪季之后,新一年的雪季即将到来,你想好去儿滑雪去了吗?崇礼?新疆?东北?
东北是雪友们冬季绕不开的滑雪目的地,而吉林北大湖滑雪度假村,更是凭借其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与滑雪体验博得雪友喜爱。
其实,1993年兴建的的北大湖滑雪场一直是一家竞技型雪场,随着后来大众滑雪运动的发展,2007年开始逐渐转型,2009年,桥山集团董事长刘小山进入掌管北大湖,现如今,北大湖已然成为国内一流的滑雪度假村。
而我们今天的主角,便是刘总。 
与刘总第一次联系是在一个周三,刘总告知我他周四回京,本想把采访安排在下周,但刘总表示,自己周日将去美国,最好安排在本周。于是我们便将时间暂时约定在周五。
其实作为滑雪度假村与投资集团的双料董事长,时间就像是海绵里的水,能安排出两个小时接受采访本就不易,但刘小山是真心热爱冰雪的,就像他在最初微信上同意接受采访时说:只要是推广冰雪运动,都没问题。
通过与刘总约定采访时间与地点十分顺利的过程便可以佐证这点。
见面前,我曾在一些访谈中看过刘总接受采访的资料,也曾了解过一些他对冰雪的热爱以及其一些金融背景。但当时的我不明白,作为一名十几年前就年薪百万,在高级写字楼里工作的基金经理,为何会选择21世纪之初投资一家滑雪场呢?
而在交流过后,我慢慢能明白,和所有人一样,刘小山对于滑雪,有着自己的热爱与情怀。
他是一名狂热的滑雪爱好者,称其为“雪痴”也毫不过分。
迄今为止,他已经滑过全球近100家大型雪场,也正是因为对于滑雪的热爱,他曾在2000年投资雪上飞,“兼职”雪具销售行业,到后来成为北大湖度假村董事长。
不过他告诉我们,刚刚进入这行的时候,感觉和金融领域的差异太大了,自己甚至感觉到很震惊!这里的人不像他一样有着很强的自驱力,打错别字是家常便饭,听不懂需求还不问,去建设滑雪场的路上还天天会碰到拦路的村民……他感受到了巨大的落差,同时,为了处理这些问题,作为董事长的他只能亲自去沟通化解,又受了太多委屈。
但他都一一解决,就像他曾说过,年轻的时候可以为理想死去,年长之后可以为理想卑微的活着! 
为了做好自己心中热爱的这件事,受一些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呢?
在这篇万字访谈中,刘小山和极限时间聊了聊北大湖与中国冰雪,也聊了聊这么多年来自己的心态转变。 
本期嘉宾:刘小山

北大湖滑雪度假村董事长
桥山集团董事长
采访 | 雪儿
编辑 | 搜啵啵
推荐人 | 伍斌

01 当基金专家成为雪场建设者

极限时间:首先还是先聊聊北大湖。您曾说过,要做成“世界一流的滑雪度假村”,只有北大湖可以,该如何理解这句话?

刘小山:这句话可能大家会有一个不同的意见,但是我觉得,世界一流,那么肯定是在金字塔的顶尖上。首先制约中国成为世界一流滑雪度假村的,不是人口、不是交通,这些都是中国的优势,最主要的是自然资源。

中国是一个缺山又缺雪的国家。
首先是山,我们的山基本都在西边,在东部的山很少,像泰山,1000多米落差,衡山1300多米的落差,就非常有名了。
第二个是雪,像阿尔卑斯山的大部分雪场,都能下6米左右的雪,日本北海道一些雪场能下到20米,北美一些好的雪场,能达到8-10米的降雪量。那么中国的降雪量,除了新疆略大一点外,目前降雪量最大的是长白山地区,我们是长白山余脉,又有小气候,和万达长白山差不多,每年降雪量在2-3米左右。
如果把山再细化一些,如果举办一些世界级的高山滑雪比赛,那么场地需要800米以上的落差,中国目前落差超过800米的只有三个地方,一个是北大湖,一个是亚布力,一个是延庆,延庆是冬奥场地,亚布力它并不是真正的800米落差,其中一部分是通过一条初级道实现的,所以北大湖是唯一一个能够举办全部高山滑雪赛事的场地。

山和雪是最主要的因素,此外北大湖还是一个没有风的地方,这几个硬件条件,就注定能成为中国世界一流滑雪场的地方非常少,而北大湖肯定是其中之一。

极限时间:这也是我们相对于吉林另外两家雪场的优势吗?
刘小山:首先,如果吉林地区和其它地区相比,我们最重要的优势就是海拔,我们的落差接近900米,万科松花湖接近600米,万达长白山刚刚300米。
除此之外,北大湖的优势在于历史和定位管理的优势。
北大湖举办过三届全国冬运会,一届亚冬会等等,还是国家体育总局颁发的体育综合训练基地,它沉淀的内容很多。

至于定位及管理的优势,因为我们的体制不一样,另外两家雪场可能只是大型集团的小业务,那么我们可能都是由世界级专业管理团队进行规划、设计和管理的,唯一不同的是我们作为业主,会从头至尾深度参与。我会把这十几二十年对于中国滑雪度假村的理解融入进对于雪场的规划设计中,对于他们来说这可能只是流程,可能还会有人员的变动,但对于我来说是整个滑雪人生的倾注。

极限时间:您刚才也提到北大湖的历史,北大湖滑雪场是什么时候开始向滑雪度假村转变的?

刘小山:它是1993年始建的,当时是为了备战1994年的冬运会,所以那时候完全是一个竞技雪场,偶尔接待大众。那个时代,中国大众滑雪人数很少,承办一场比赛收入的经费远远比接待大众滑雪的收入要多。2007年左右北大湖开始慢慢转型,我是2009年进入到北大湖,一直致力于把它打造成一个目的地型、度假型滑雪场。

极限时间:您一开始进入北大湖的时候就已经确定要将其打造为度假型雪场?

刘小山:目的非常清晰。那时候我们已经对世界上大部分滑雪度假村都进行了这种研究和考核。 

极限时间:但那个时候“滑雪度假村”这个概念还很少在中国听说或是出现。

刘小山:对,当时可能还没有兴起,但我们的研究其实一直在做。其实每一个行业发展的历程都是这样的,在国外,在中国,都要经历初期、爆发、成熟这些阶段。当时我们特别研究了像日本、美国的大型雪场、小型雪场、度假型雪场、城郊雪场等等,最后根据北大湖的优势,选择将其打造为度假型雪场。

极限时间:所以我们也是借鉴了国外的一些经验?比如我们看到的Club Med地中海俱乐部和GO模式?

刘小山:地中海俱乐部是起源于法国的一家度假管理公司,我们是2014年签约,2016年投入使用。
至于建设的初衷,源自我自己的一次滑雪经历。我当时去瑞士一家雪场,它是需要坐缆车,通过一个垂直的悬崖,上山后再通过铁路才能到最后的度假村。但我下去之后感触特别深,一帮年轻人来迎接我。
他们就是“GO”——友善的东道主。
去到一个地方滑雪,有时候是追求自我,但你有时候也会希望和朋友在一起,GO就是你的朋友。
我认为他们有两点做的很好。首先,他们不是服务人员,而是朋友,我会给你展示我们度假村最好的一面,我会带着你一起玩。
第二就是他们的多元文化,都是来自世界各国的高素质年轻人,会讲多国语言,那么他们自己很快就会融为一体,也可以很快和客户融为一体。
那么我们引进之后,效果也非常好,几乎每天都是满房,销售价格相对很高,但客户很开心,我们还被评为地中海俱乐部亚太区最佳亲子酒店。

限时间:那么现在北大湖的酒店,我们的接待量如何?未来又是怎样计划的?

刘小山:今年是有3200个床位,明年大概能有5000个床位,现在接待量是40万不到50万左右的人流量(到访量)。
我们的目标是在2025年做成一个冬季滑雪200万人次,住宿床位13000张,每年住宿人次在120万人次的这样一个滑雪度假村。

极限时间:今年的情况怎么样?疫情原因给我们带来的影响有多大?

刘小山:受影响非常大,都是在1月26号左右关门的,2月底虽然开门,但是疫情还在,所以影响还是很大。我们去年应该同比下降了30%,本来是想增长30%左右,结果变成了下降。
极限时间:沉寂了一个雪季,随着疫情好转,这个雪季应该也做了很多准备,那么新雪季我们有没有什么新惊喜带给雪友?

刘小山:最大的变化是我们新建了两条快速缆车,其中一条可以到达南楼山顶,我们吉林市最高峰1404.8米,使得我们落差870米真正成为现实。另外,我们还对旧缆车的一些关键部位进行了更新,快速缆车的接待能力翻了一番。

第二,我们对整个雪道都进行了修正,雪道更宽了,更有意思了,我相信今年会给滑雪者一个不一样的北大湖。

另外我们还会增加1000张左右的床位,还会增加一些儿童的设施,同时我们有三个酒店已经封顶了,但会在明年投入使用,明年我们的变化也会很大。

极限时间:要成为度假村,除了冬季运动,夏季运动也很重要,包括现在很多雪场都在考虑四季运营,咱们在这方面有哪些计划吗?

刘小山:夏季运动应该说是北大湖以前比较忽视的方面,目前中国的夏季度假也在开始兴起,现在做的比较好的像太舞啊,万科松花湖啊,包括长白山都做得不错,一个是他们度假区很早就开始规划,另一个是政府对这方面也有支持。
北大湖刚刚起步,我们今年把整个环境进行了一些改造,现在北大湖现有的夏季观光旅游项目已经算是非常多了,比如我们有最长的登山步道,还有一个5公里长的越野道,冬天用来滑雪,夏天作为国家队训练的场地,比如跑步、自行车等,这是其它雪场无法比拟的。
我们马上还要投入几个项目,一个千米的滑道项目,还有一个飞索项目,一个滑翔伞的项目,这些在明年夏天就可以感受到这些变化。
而我们最终的目标就是要建成世界一流的度假村。因为中国对于滑雪场的理解也是慢慢转变的,一开始是嬉雪场,后来是滑雪场,现在是滑雪度假村,但实际上我觉得它应该叫山地度假村。

从国际上来讲,如果说到大型度假,那只有海滨度假和山地度假,这两个是一个行业。

首先山地度假肯定包含滑雪,这是冬季运动最大的一部分,那么另一部分,包括冬季、夏季,是利用我们山体的落差、我们的水资源、利用我们的提升设备……利用一些其它度假区没有的资源,打造我们的山地度假村。

比如我们的飞索项目,你在城市怎么搞飞索?那其它地区,你即使是在山上,你怎么实现从500米到1000米?你是通过盘山公路?还是破坏森林?我们是可以通过缆车实现的,所以在国外,很多最终成为一流山地度假区的,都是在雪场。

所以我们的想法是,以打造亚洲最大、世界一流的滑雪场为基础,同时打造全季山地度假区活动。

冬季你可能只需要有最大的山、最多的雪道就够了,但夏季重要的是多样化,多样化就是你夏季活动,或是山地度假村的生命。

极限时间:那么打造山地度假村,对于经营管理者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您有什么建议吗?

刘小山:主要是定位和规划。
你从开始,要对你的山、对你的客户、对你整个流线有一个非常清晰的定位,这个东西一旦破坏了就很难再去实现。
极限时间:在一些运营细节方面,比如现在很多雪场都将开始使用互联网线上系统,这些其实也大程度上为消费者节约了时间,提升了体验。

刘小山:我们现在在和中国银行打造一个“智慧冰雪”的平台,客户和度假区之间实现无票、无线的互动。现在中国的雪场都在往这个方向发展,这是全世界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方向。

极限时间:那我们刚刚也聊到,现在我们的滑雪爱好者去到雪场已经不单单是为了嬉雪,我们更加注重体验与感受,这也是中国滑雪发展中的一个变化与进步?
刘小山:很多运动都是这样发展起来的。一开始小众人群进行一些竞技方面的比赛,然后会成为一个旅游项目,越来越多的人去体验,最后就是由于它无穷的魅力,让很多人流连忘返,成为度假的一种方式。

这是一个发展规律,只不过是滑雪体现的更加明显,因为它有一个特点:它是可以终身从事的运动,你可以一个人滑,可以和朋友家人一起;无论水平高低,你都可以感受到乐趣,所以它一定会成为一个度假方式。

极限时间:那么这些发展,实际上都离不开冬奥会给中国冰雪带来的利好,它加速了中国冰雪的发展,您觉得冬奥会对于中国冰雪来说意味着什么?

刘小山:首先第一,冬奥会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但第二,我认为也不能过高估计冬奥会的作用。
首先,它对于某个点,或是某个区域的作用是不容置疑的,比如说:崇礼,没有冬奥会,不可能有京张高铁,不可能有张家口机场的扩建,冬奥会对于这个“点”来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那么对于整个“面”来讲,我觉得不能过高的估计,因为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都是多方面的作用。最重要的作用,我认为是人均GDP到达一定阶段后的爆发式增长。

比如北京,它的人均GDP先到达8000美金了,那么它的增长可能在申办冬奥会之前就已经体现出来了,经济的增长会带动消费模式的改变。

极限时间:人均GDP8000美金是一个什么样的标准?

刘小山:1000美金就是农业社会,3000美金我们可能开始有旅游了,有人会出去玩了。8000美金他会去度假。经济才是真正的推动力,如果我们在1980年举办冬奥会的话对我们来说可能就没意义。

另外一个,中国经济原来的高速发展,是牺牲了很多东西的,牺牲了环境,牺牲了很多人享受生活的机会,甚至是牺牲了人的健康。那么经过这一轮高速发展,我们见到了更多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之后,特别是现在的年轻人,也在有更多的选择,这是很重要的。

像我们这一代人,在我们眼里可能没有享受的概念,我的工作就是享受,那现在不同了,这就是一个思维的变化。

极限时间:冬奥还会给中国带来哪些变化?

刘小山:我们国家一定是希望以点带面,它一定不仅仅是崇礼地区设施的改变,而是改变冰雪运动在人们心中的看法,带给他们意识上的提升和改变。
而且最主要的我觉得,通过冬奥会的举办,中国会冒出一批偶像出来,一批真正健康的偶像出来。如果我们只把一些影视当红小生、流量明星当成偶像,这肯定不是一个健康完整的社会。

但将来,像谷爱凌这样的一批人冒出来,他们对于中国冰雪的意义,就像乔丹对于篮球,李娜对于网球一样,他们也会推动中国更多人从事冰雪运动,这种力量才是持续的、向上的,可以影响5~10年,甚至20年,影响中国一代人。

极限时间:中国冰雪高速发展的另一个表现就是,室内滑雪场越来越多,很多大资本都进来了,比如融创?想问问您是怎么看待室内雪场的投建与发展的?

刘小山:首先我必须强调,我不太懂。像融创,这么大规模的投建室内滑雪场,做了第一个,做了第二个,做了第三个,他肯定有他综合的一个考虑。
融创本身我认为它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企业,而且每年都在做,所以我想这应该是一个方向。

像中国,我说了是一个缺山、缺雪的国家,我们又有这么多人口,其实雪场最后是满足不了需求的,必须要有一些室内雪场吧,这是一个必然的。另外,我想他们这边大量的投资,对于我们这些大型目的地滑雪度假村是有好处的,他们会带来更快的冰雪文化的普及,而人的追求是无限的,当他们爱上滑雪之后,肯定不会满足于在一个模拟机上滑雪,不会满足于在一个室内滑雪场滑雪,可能从频次上,他会在室内滑5次,他一定会去大型滑雪场滑1次 ,1次呆三天。

极限时间:尤其是对于南方的滑雪爱好者来讲?

刘小山:是的,包括南方的客人,南方市场潜力非常大。

其实滑雪度假和所在地区有无雪场,有一定关系,但没有那么强相关。像美国的韦尔滑雪场,它在科罗拉多,离洛杉矶很远,离纽约也很远,但是它有60%的客人是来自东海岸和西海岸。那么说回中国,香港每年有30万人次度假滑雪,所以南方市场潜力很大,而且南方的客人也很重要。

极限时间:那相比于融创的“文旅地产”模式,我们和它们的区别咱哪里?
刘小山:我还是不太懂,但我想融创和我们肯定不一样。他是地产人,实际上他才是地产,然后才是文旅。我们是先有文旅度假,才有地产。如果没有文旅、没有度假,那我们在一个山沟里,何谈地产?
我们首先要打造一个度假村,然后再去满足一些人的需要。
 

02 吉林VS崇礼?NO!

极限时间:崇礼和吉林其实是目前国内两大滑雪目的地了,我们和崇礼有竞争关系吗?

刘小山:从滑雪度假区的角度来看,崇礼和吉林来讲,首先肯定不是竞争关系,且毫无竞争关系。
首先从发展阶段来看,在一个高速发展的行业,越多的人参与也有利与它的发展。如果说我们目前中国冰雪已经处于一个发展中期,比如我们就1亿滑雪人次,那可能会有一些竞争,现在还完全没有到这个程度,远远不到。

第二,从定位来讲,崇礼和吉林的定位不一样。吉林所有的雪场,将来都可以往滑雪目的地这方面来发展,但是崇礼的雪场应该还是城郊型的,或者是郊区度假型的周末滑雪场。因为它的山不够大,另外它离城市很近,这是崇礼的优势,也是崇礼的劣势。

极限时间:但目前我们看到的更多还是崇礼地区?
刘小山:因为一个是它确实发展的比较早,第二个是冬奥会的作用,第三个是冰雪意识的萌芽和爆发,实际上是以北京为中心的,东北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可能由于冬奥会,短期内,比如5年内,崇礼地区的发展是没有一个区域能望其项背的。
但度假滑雪的未来,一定在吉林。
 

极限时间:我们雪友关注到,去年年底实际上北大湖还有一个动作,就是作为五大雪场之一,成为了2022通滑卡的参与者,想问问这张卡推出的初衷是什么?关于2022的这个价格又是如何确定的?

刘小山:这个是理性和感性两个不同方面的结合。

从理性来看,我们一直做了一些滑雪场联合、整合的研究,尤其是对国外雪场的研究。我们认为长期来讲,滑雪爱好者是希望到不同的地方去的,那么我们把更多的雪场资源整合到一起,给客户提供更优惠、更方便的产品,实际上会吸引更多客户过来。

但抛开理性,这个卡的推出肯定是有感性成分在的。这个价格是万龙的罗总提出来的,我们当时想,五家雪场,万龙一家的季卡就要一万多,我们是六千多,按道理来讲,定价是要往上涨,比如定在两万多?但我们当时一致是想降,但是具体降多少,我们没有确切的概念,但是我觉得罗总魄力非常大,他就提出应该降到2022元。
我们也确实希望更多滑雪者的到来,有更多滑雪爱好者的出现,我们不能,一方面说要三亿人上冰雪,另一方面搞一个特别高的价格在那里,我们是希望真正的去降低这个门槛。
至于五家雪场分布在不同的地方,一方面是让大家有更多的选择,另一方面也是一种激励,比如你一个雪季滑完五家,我们送你下一个季卡,实际上是在引导客户,去感受更多的滑雪度假村,更多的去感受祖国的大好河山。
极限时间:那么之前我们和伍斌老师聊过,他提出无论是崇礼地区的通滑卡,或是穿梭巴士,都应该提上日程。那么对于吉林来讲,关于提高我们滑雪爱好者体验方面,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刘小山:首先伍总的建议非常好,崇礼地区现在有很多雪场,它们不仅需要崇礼县的穿梭巴士,那从北京到崇礼地区的巴士也是需要的,如果这个东西做好,那是非常好的。
但是,穿梭巴士对于吉林不一定有效,因为崇礼是个县,吉林是个市。如果我提建议的话,那么就是应该更注重冰雪机场的建设。
 
 
极限时间:现在是机场和我们这个吉林市内的一些滑雪度假村离得比较远?
刘小山:还行,但还可以更近。

03 这不是一个暴利的行业

极限时间:那么从整个中国冰雪行业发展的角度看吧,您觉得目前还有哪些问题吗?

刘小山:我想最主要的一个问题就是,大家都太急于求成了,恨不得一口吃成个胖子。想从一个极其小众的行业,马上就变成世界一流的水平。

那么急于求成一个就是体现在政策上,政策上需要出台一些利于这个行业长远发展的政策。比如我提到的冰雪机场,可能建机场就要5年,等它发挥作用,看到它发挥作用可能要8年,那么这个就属于比较长远的东西,我们现在考虑的是比较少的。
另外包括一些招商引资,这个行业不是一个暴利的行业,你与其着急招商引资,不如支持这些踏踏实实做事情的企业,比如万龙,把这些企业真正扶持起来,帮它们做强、做大。
第三,资本对于这个行业的要求有些高,滑雪产业的未来肯定是很好的,但你要求两年出业绩,三年回本,这个是做不到的。如果资本过于急功急利,那很难和我们这个产业很好的结合在一起,也很难分享到未来,那我们短期内也会面临资金缺乏的问题。

第四,行业内的问题,很多人做一个投资,就想了一个概念,我就去融资了,比如我计划开100家小型雪场,1000台模拟机。有些是借助资本,快速合理布局,有利于这个行业;也有一些是急于求成,反而会伤害到这个行业。

反正我是觉得,不急,任何东西在后期都会看到效果。

极限时间:那么您作为桥山集团的董事长,从投资或是创业的角度来看,您觉得这个行业还有哪机会?

刘小山:要从一个小行业变成大行业,机会肯定很多。创业来讲,冰和雪,肯定雪的机会更多,因为它的链条更长。第二,要找到最核心的地方,比如对于雪来讲,最核心的就是滑雪场,要围绕滑雪场来做文章,还是要围绕这个龙头来做。

极限时间:所以冰雪行业,未来的市场会很大?

刘小山:嗯,这么说吧,年轻人身边可能有打篮球的、踢足球的、搞拳击的。拳击两个人打,几亿人看,篮球、足球需要更多人,到我这个年纪,可能很少有人去打篮球、踢足球,拳击更不用说,竞技性的运动,从事的人非常少。

哪些运动是非对抗性的?能从事一辈子的?可以自己玩也可以和家人一起的?

最综合的就是滑雪。

比如我们说最大的两个经济体,欧洲和北美,我认为他们把运动与度假相结合,最大的一个行业就是滑雪,我们把现在把滑雪当成一个小行业是错误的方法。

04  还好,没成为自己讨厌的那种人

极限时间:聊了这么多中国滑雪,那么您最初是如何与滑雪结缘的呢?

刘小山:我是1996年开始,第一次在亚布力滑雪。当时我在深圳看到一个广告,讲黑龙江的冰灯和亚布力的雪,当时对滑雪没什么概念,就是觉得自己应该去一趟,然后当时自己也年轻,就去了亚布力。

再加上我本来就是很爱运动的一个人,各项运动都很好,足、篮、排我都能进校队当时。但是滑了雪之后,我发现它与众不同的一点——别的运动太久不玩你会忘掉,但滑雪你是忘不掉的。
极限时间:那当时又是怎么滑着滑着,投资了雪上飞呢?
刘小山:2000年,当时中国没有卖雪具的,我想买一套雪具送朋友,找不到。
后来我刚好去澳洲,然后那边是夏季吗,打折季,我一次背了5副双板回来。当时中国个别超市,比如进口超市,有两三副的雪板在卖可能,但是没有选择,那里可能只有给身高一米六的人用的雪板。

像我这么高的个头,一米八几的个子,我用不了。然后当时带回来的雪板也给了朋友,他们很高兴,所以当时我觉得中国需要这么一家店。

极限时间:当时中国的滑雪场用的基本都是国外淘汰下来的旧雪板。
刘小山:对,我当时拿着自己的雪板去雪场,教练和队员全围过来了,说自己滑了三十年的雪,没见过这样的雪板。
极限时间:当时您就是单纯的去投资这样一家雪具店,并没有说要进入到这个冰雪行业?

刘小山:对,当时还是一直在金融领域,2007年才算进入这个行业。

极限时间:金融领域很赚钱的,改变跑道,没有过犹豫吗?
刘小山:金融虽然很赚钱,但是当时我觉得跟自己年轻时候的梦想有些不一样,毕竟不想成为一个唯利是图的人,也一直想转型,后来正好有了这么一个机会。

投资北大湖的时候,对这个行业我有一些感性的认识,但是理性的数据分析,基本没有,但也没有任何犹豫。

极限时间:当时的中国,金融和滑雪是两个毫无关系的行业,尤其是那时中国滑雪更是停留在发展的起步阶段,转行之后感觉如何?
刘小山:这两个行业差距很大。金融行业都是高素质人才,我经常开玩笑,说放到现在,以我当时的水平没准都念不了那个硕士,这个行业的人,大家都是自我驱动型,打交道的方式也很简单,我做管理工作也很简单,我只需要把目标提出来,大家理解了就行。
但滑雪完全不一样,尤其在当时是一个非常小众的行业,还分淡季和旺季,很多人工作3、4个月,休息8个月,大家没有自我驱动的意识,很多工作的习惯也就没有了。
当时来讲,我还是很震惊的,我做金融的时候只接触一种人,所以我当时觉得世界上只有那一种人,后来发现不是这样的。
极限时间:很“震惊”?
刘小山:很多事情我现在是可以理智的分析了。但11年前,我刚刚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更多的觉得是不可理喻,我满腔热血的拿着钱投资,但对于大部分人的思维模式,我是不能接受的。
现在回过头来,可以理解:你接受有自驱力的人存在,你也要接受其他人存在。
比如在制定目标方面,我们做金融一年定一个目标就够了,或者三年定一个。那么在滑雪行业,很多人是没有这种自驱力的,你不能告诉他三年的目标,你要告诉他一年的目标,或是一个月的目标,甚至一周的目标。
另外,和员工打交道方面,以前你不用说他就懂了,后来有些员工,说了之后还需要去解释,很多员工不懂也还不问。

但是我并不觉得哪一种人就一定是好的,我们既需要勤奋的人,也需要安于现状的老百姓,要发展也要稳定。那么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开始慢慢理解这些问题。

极限时间:有什么难忘的经历吗?
刘小山:比如我最近,和我们的一位员工发生冲突了,差点儿打起来了。
我当时在想,我是董事长,你这样做是不是冒犯我了?但是在冲突的过程中,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如果我再年轻点,或者我不是在这个行业,我可能做不到这一点。
但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我也会问问自己:我块头比他大那么多,随时可以把他放倒,他还和我发生冲突,那是不是我更大的冒犯了他呢?那么我说你先冷静一下,先出去。那么最后,我也和他道歉了。

现在更重要的是,明白了要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

极限时间:把爱好和事业相结合,有什么得失?

刘小山:如果你把爱好和工作结合在一起,从短期内是容易产生一些问题的,因为你过于热爱,所以你会失去理智。

极限时间:您也有过这么一个阶段吗?
刘小山:当然。这就像谈恋爱,当你和一个女孩如胶似漆的时候,她的缺点你是看不见的。那么作为投资来讲,你也会失去理智和判断,比如这条缆车不该投、这家酒店该不该投,雪场是否扩建?我由于热爱,理性的分析、客观的数据,我们都不考虑,唯一的考虑就是为了让客户更加满意。
短期来看,这对自己的事业是不利的。但是长期来讲,人的能动性是很重要的,如果你不是非常的热爱它,一起只是投资回报,那么你做的事情也只会普普通通。
这种对冰雪的热爱,以及对滑雪者的热爱,甚至是对滑雪者的取悦,已经深入到我的血液里面了,这种热爱也是我最持久的驱动力。

很少有人在寒冷的冬天,每天早上六点钟起来,七点钟上雪道,我就在边缘滑,我也不上主雪道,我就会去检查雪道的一些情况,了解滑雪者的感受。如果没有热爱,做不到。

极限时间:这也就是您所说的:“年轻的时候可以为理想死去,年长之后可以为理想卑微的活着。”
刘小山:年轻的时候可以为理想死去很容易理解,那么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也慢慢成熟,说大了是为了理想,说小了是为了做好一件事,可以卑微一点。
自己年轻的时候,我把城市里的资产卖了,满腔热血来山沟里投资滑雪场,政府还各种不支持,村民不乐意直接把路给你堵死,当时真的很生气,但后来你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考虑,它的选择是很自然的,最后他关注什么?他可能需要你通过更长时间、更合理的流程来做这件事。

另外,我觉得我们这代人很幸运,我父辈也是名牌大学毕业,他当时没有机会做这些事情,而现在的年轻人,随着中国的发展成熟,可能也没有机会再去做一些事情。所以我生活在一个幸运的时代,一个伟大的国度,整体上政府是支持的,我还热爱滑雪,我还可以利用中国这么好的资源去做这样一件事,那受一点儿委屈,卑微一下根本不算什么,你只要能把这件事情做完就好。

极限时间:所以,“情怀”和“热爱”对于这个行业有多重要?

刘小山:我只能这么说,“情怀”和“热爱”比任何其它因素都重要。因为这个行业,发展太长期了。

极限时间:您也是很早就开始进行各种全球滑雪了,目前大概滑过多少家雪场了?
刘小山:2000年开始去韩国滑雪,然后陆续去欧洲吧,疫情之前我基本每年一个月在日本,一个月在欧洲,一个月在美国,一个月在北大湖。

统计没具体做过,但是全球100多个大型雪场肯定是有的。我每年会有个计划,列个清单,我每年要去几个老的雪场,去几个新的雪场。

极限时间:滑雪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刘小山:滑雪的魅力就在于你每一次的体验都是不同的。
我觉得滑雪带给我最重要的可能是,在成年之后,在了解了生活的本质之后,依然热爱生活,热爱我的朋友,热爱我的家人的这种能力。

第二,我们常说,很多人长大后会变成自己讨厌的样子。那么滑雪这份工作,让我避免了这一点。

极限时间:好的,感谢刘总。最后对我们广大的冰雪爱好者说几句吧!
刘小山:希望极限时间可以利用自己对冰雪的热爱,同时利用互联网这么一个百年不遇的技术革命,带动更多的人来爱上滑雪,让更多的人了解什么是真正的滑雪。
如果你没有滑过雪,那一定要去尝试,它会带给你完全不同的人生;如果你已经爱上滑雪,那希望你把你所爱的人也带来滑雪场,让她也感受和尝试到滑雪的魅力!
 
以上图片均来源北大湖滑雪度假区微信公众号 
他推荐的嘉宾:新疆阿尔泰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阿勒泰市阿尔泰山旅游有限公司董事长史志强
推荐理由:他是一名体制内的公职人员,一直致力于研究和打造将军山滑雪场,推动新疆阿勒泰冰雪运动发展。他对滑雪的热爱十分深厚,这种精神也值得我们学习。 

今日互动

你去过北大湖吗?

你今年又打算去哪儿滑雪?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点击版权声明
关注下方极限时间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极限时间 - 发现更好的你!

订阅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点击,快速留下您的精彩观点!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