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融:从懵懂女孩到国家攀岩队队长

作者 | 燃夏

来源 |  户外探险outdoor

当我拿到这周选题,知道要做多次摘下冠军的22岁”攀岩小花”蒋融的人物专访的时候,我的内心是忐忑的。

 

有着专业运动员,国家攀岩队长,攀岩冠军,这些看起来生僻又孤傲的身份,一种强烈的距离悬殊感,使我自觉在脑海中给她加上了”炫酷狂拽”,孤高,傲慢,难以接近,类似这种的帽子。

攀岩小花的初印象

穿越了半个城,顶着38度的高温,我们终于在约定时间见到了对方。纵然来之前已经把屈指可数的有关蒋融的资料搜集了个遍,但当在不到一米的近距离亲眼见到她的时候,着实跟我头脑中凭空的幻想完全不一样。

对面这个穿着普通运动装的女生,温柔地跟我打招呼,对着我浅浅地微笑,明媚的像一阵清新的芬芳,打碎了我之前给她设下的重重标签。

她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着,长发垂肩衬托出鹅蛋形精致的脸庞,更意外的是,她丝毫没有一点我本以为的冠军自带的气场和架子,就像是一个普通的漂亮女生。只看到这些,我压根无法和那个在岩壁上自由飞舞,在战场上倔强驰骋的她,联系到一块。

不过,也许是两臂上健硕的肌肉和明朗的线条,才有点稍稍“出卖”了她攀岩高手的身份。第一次知道,原来刚与柔可以这么自然地结合

与”小花”第一次的见面,我脑海中直接闪现四个字“金刚芭比”

“攀岩小花”和岩壁的初见面

蒋融的童年几乎生长在日坛公园,春天的风筝,夏天在树下纳凉捉蛐蛐,秋天看着枫叶慢慢变化落下一地的枯黄。在扎着羊角小辫蹦蹦跳跳的那段岁月里,所有能回翻起来的记忆,一大半都发生这里。

 2003年的一个普通傍晚,蒋融和姥姥像往常一样在饭后散步,走着走着突然一面五颜六色的岩壁赫然印入眼帘。那时候,攀岩这个概念并没有像现在这样普及,当时小小的她也并不知道这个运动项目具体有什么玩法,只是觉得可以踩在这些艳丽的岩点上面,一步一步往上爬,也很想去尝试一下。

几次之后,从小就活泼好动的蒋融彻底地爱上了这项“向上”的攀爬运动,她可以在上面肆意地释放天性,耗费掉永远也用不完的精力,她调侃自己就像只猴子一样。

因为家附近就有个攀岩场地这种得天独厚的优势,平时放学了蒋融就吵着让家人带她去,周末更是一头扎进去不出来。

不过当时只是把攀岩作为一项课外兴趣,并不曾想过以后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也是在日坛,蒋融认识了罗翀,张晓柳,杨子,赵涛等众多岩友,是她攀岩生涯的启蒙老师。

以跌落点为新起点,骨子里有倔强

谈起上学时的经历,蒋融说:“感觉自己经常在转学,刚适应一个学校就要转到另一个地方,然后为了赶上学习进度就一直补课。”

 小学五年级从朝阳区转到海淀,蒋融从班上受老师宠爱的尖子生一下子沦落成中等生。这种落差直接导致了很快就被培训班和课余辅导占据了大多数空闲时光,自然而然,留给攀岩的时间就少之极少

当偶尔从书本中脱身,蒋融就一头扎进攀岩馆里。不管隔了多久重新拥抱岩壁,那种攀爬时的亲切感,从来都没有变过。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岩感”,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回到岩壁就像壁虎贴在玻璃上一样自然。

认识了很多热心的岩友,都是比她年龄大的叔叔阿姨,她是整个攀岩场年龄最小的。就像她说的,她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孩子”在师父赵雷和其他岩友手把手示范和理论指导下,蒋融从漫无章法的瞎玩逐步掌握了些专业的攀爬知识和技巧

世上没有一帆风顺的事情,不论在哪个领域,想要成为高尖端的少数人,都会经历局外人想不到的伤痛。无可避免,蒋融和其他岩友一样,也很多次从岩壁冲坠而下,悬挂在空中,磕磕碰碰,擦伤,骨折,都在所难免。

她语气清淡地描述着所有人前光彩背后的这些艰苦,平静地像是在描述别人的痛楚。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看见了她腿上的疤痕,大大小小,新伤老伤好几处,在原本白皙的皮肤上,显得格外扎眼惹人怜。

无论在哪个岩点跌落,唯一不变的是,她都会以它为新的起点,再以新的姿态重新站上去爬到两臂酸痛手指麻木,爬到手指上都长满层层老茧,她就在手上缠上厚厚的胶带,咬咬牙继续。

从不诉艰辛,努力克服下坠的地球重力,一直向上!我想,这就是一个女孩子骨子里的倔强。

好一个任性坚强,倔强又豪爽的北京妞儿。

首次大赛就夺冠,却有点记不太清?

2011年是国家攀岩史突破发展的重要年份,首届全国攀岩分站赛最先在百色乐业打响,随后又辐射到重庆,上海等地。蒋融的攀岩生涯是和整个国家攀岩项目的深入紧密联系的。

这一年,在岩友的鼓励支持下,蒋融决定报名参赛,不为名次不为奖金,只是想知道自己目前到底是什么水平。这就意味着年仅16岁的蒋融,将要和隐匿在全国各地的专业攀岩高手竞赛。

初生牛犊不怕虎,没有任何压力也没有期待,蒋融只是把这场竞赛当做一个小小的挑战和游戏。另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蒋融一举夺冠,以总成绩第一,成为攀岩界的新传奇。

这个瘦瘦的女生,带着黑框眼镜,留着乖乖的学生头,经常喜欢嘟嘟嘴。然而她确是冠军!是中国首届大型攀岩赛事的总冠军!

“你都在哪些赛事中,分别拿过什么名次啊?”

“这我还真不记得呢,应该有几个冠军,几个亚军吧,我记性不太好。”

好吧,自己得过几次冠军都不记得,原来你是这样的超级攀岩小花。

向上!永远向上!

2011年10月15日上午,第二届中国•徐霞客国际攀岩大师赛在江阴徐霞客镇开幕,5名中国队选手参赛,最终只有蒋融杀入女子难度赛的决赛。

2012年度岩蜥攀岩年赛,蒋融进入女子专业组决赛总成绩第一,并在亚洲沙滩运动会上夺得总排名第六。

……

2016年,中国南京水墨大埝国际攀联世界杯攀岩赛,汇聚了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百余人次攀岩高手,年仅21岁的蒋融四条线路均顺利完成,赢得决赛冠军。赛后并没有停歇,继续奔赴怀柔国家登山训练基地,进行国家队里的教学训练赛。

一次日常的队内教学赛中,蒋融在最后一条线路攀爬之前已经提前锁定了教学赛第一名。这个时候,她完全可以选择明哲保身,然后将成绩定格在第一名,抛下最后那条没有必要再继续的线路,这样身体也能尽早休息,双手承担的负荷也能得到缓冲。

但是蒋融并没有,这是一条新的高难度线路,之前并没有尝试过,她还是要继续向上,不为别的,好奇,挑战,征服。

也就是在这次训练赛中,在这最后一条线路上,蒋融手指错位,抛下了女孩子本身的脆弱与柔软,这一次的疼痛,眼泪不再听话,在岩壁上绽开了花。

手指对于攀岩者,就像是翅膀对于翱翔蓝空的鸟儿手指错位,翅膀断裂,向高处腾飞的梦想击碎在地。

拒绝了医生让她打石膏固定的强烈建议,她还是想尽快回到她挚爱的岩壁。她尝试不用受伤的手指发力,并练习单手攀岩。

在这段最艰苦的这段日子里,蒋融在黑夜无人的时候怀疑过自己,也曾偷偷地抹过眼泪。因为受伤,耽误了平时的训练和赛事,体能也有些下降,蒋融经历了一段职业生涯中的低迷期。

师父赵雷针对她的身体条件和特点,制定了一整套全新的训练计划。在整个团队严肃的训练氛围和赵教练的鼓励下,蒋融认识到,即便生病,放松自我,就等于放弃前进

蒋融说:她的师父赵雷,是生命中极其重要的人,因为赵雷师父的悉心教导和严格要求,才有了她现在的攀岩成绩。师父伴着她的成长,也教会了她待人处事的哲学。

听了这些故事,我也不再想问她什么是攀岩精神 ,向上!无论如何,永远向上!

生活中的她,是怎样的?

她坦然说自己,其实是个大吃货。

那么我们的攀岩小花,除了吃,平时还爱干什么?

健身,无止境的健身!

喜欢看书,旅游,喜欢蓝天白云和草原。

画画。蒋小花,还画得一手好画。

自拍,秀肌肉。

最后

攀岩运动已经申奥成功,将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初展头脚。2020年,攀岩项目将正式作为奥运项目,在国际赛事上展现“岩壁芭蕾”的时尚与魅力。

蒋融说,还有很多比自己强的前辈,不过也一定会朝着这个目标努力。也相信,攀岩运动终究会以其独特魅力而家喻户晓,中国国家攀岩队以及中国整体攀岩实力,都会越来越强!

被称为“攀岩小花”,还有绰号“蒋小二”,是攀岩冠军,是国家攀岩队队长,驰骋赛场是勇士,赛场下是女神,也是“女神经”。生活中爱自拍,拍照喜欢剪刀手,会撒娇,卖得了萌,女汉子和女神自由切换。蒋融,你和我想象中的冠军有点不一样。

聊天结束,她提着装着零食和饮料的熊本熊手提袋,穿过马路,在灼热的烈日下,向着攀岩馆大步走去。背影,也像个普通人

供图:蒋融

摄影:刘泽贤,张睿

×用微信扫描并分享

我要吐槽

avatar
500
  订阅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