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地老师:青少年滑雪,“玩”才是正经事儿丨冰雪100人Vol.005

 

本文字数:3857字

阅读时长:10min

朱楠在雪圈的外号是”新地老师“,他和我们解释道,就是因为夏天,大家一起吃冰淇凌比较多,就这么叫起来了。

 

但后来一琢磨,这竟然还和滑雪有点儿联系:“因为滑雪嘛,夏天过了就没有雪了,新地就化了,然后整个人就瘫在那儿了。”

 

为了不让自己夏天的时候“瘫在那儿”,朱楠开始了自己从老师到老板的人生转变。今天,就让我们通过本期极限时间「冰雪100人」栏目,看看朱楠神奇的人生转变。

本期嘉宾:朱楠

北京市东城区滑雪队 主教练

世界单板联盟IJC C级裁判员

高山滑雪国家级裁判员

2018年国家单板滑雪平行大回转跨界跨项跨季选材雪上培训主教练

2018-2019赛季单板滑雪平行大回转国家集训队跨项组主教练

 

(朱楠采访精彩片段 时长1分34秒)

口述:朱楠

采访:辣夫、搜啵啵

编辑:搜啵啵

剪辑:雪儿

真是被逼的,和我玩的那波人都生孩子去了!

首都体育学院教育学毕业的朱楠,毕业后进入了一所中学担任轮滑教师。2007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接触到了单板滑雪。

改变一下,调整一下,人总要给自己个挑战吧”,他说。

 

而这个挑战,在后来的日子中变成了他的信仰。

 

“三亿人上冰雪”之前,单板滑雪这个被称为“白色鸦片”的运动还没有像今天这样普及,那个时候,有个俱乐部能成为“据点儿“,有几个志同道合的哥们儿一起滑雪,就像是发现了宝藏。

但滑着滑着他发现,“我们那波玩的人都生孩子去了,没人跟我玩了!”

 

的确,一个俱乐部随着会员年龄的增长,都会出现类似的问题。不止是朱楠当时所在的俱乐部,别的冰雪俱乐部、兴趣爱好俱乐部什么的,都会面临同样的问题:老会员结婚生子慢慢淡出,没人和自己玩了,怎么办?而现在的年轻人有自己的玩儿法,不爱和我们这些“老人家”一起滑雪了,怎么办?

 

那不如干脆就和孩子一起玩,试着往青少年滑雪的方向发展一下。

身为一线体育教师的朱楠,曾深切体会过孩子和学生的课业负担。平时学校学,周末课外班,谁年轻的时候没熬夜刷过几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呢?朱楠称他们为“职业学生”。

他想还孩子们一个童年。

 

就这样,他确定了“玩才是正经事”的理念,还拉了一个团队的人,跟他一起“玩”了起来。

酷玩极限滑雪学院应运而生。

“市场很大,只想做我们自己认为的正经事儿”

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春风的吹拂之下,如今的滑雪市场和几年前已经不能同日而语。

据2018年《全国冰雪运动参与调查》显示,48.7%的民众在20岁以下就第一次参与了冰雪运动。

也就是说,三亿人上冰雪,或许青少年才是主力军。

 

第一次参加冰雪运动的年龄分布 来源:新浪

 

现实情况也表明,在北京冬奥会政策红利的衍生下,青少年滑雪培训这块蛋糕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参与。

但就目前的市场来看,很大,也很乱。

 

朱楠对极限时间坦言,从业绩上可以直观的感受到,愿意参与进来的人越来越多,愿意参与进来的家庭也越来越多。

但当大量的资本注入到冰雪培训当中,不管是与日俱增的民间滑雪俱乐部,还是百花齐放的青少年培训机构,他们的水平又到底如何呢?

 

懒熊体育曾针对全国100个滑雪场的4810名教练进行过一次抽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

教练里高中和中专学历的教练占到一半!

教学经验低于5年的有44%!

随着培训起色,市场增大了对长期处于稀缺状态的滑雪教练的需求,而人才却成了滑雪培训行业的一大掣肘。

 

冰雪培训是热点,人才培训是难点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这就是人民日益增长的滑雪需求和不平衡发展的滑雪体系之间的矛盾啊!

 

当然,除了市场上的冰雪培训,中小学校也成为了培养、鼓励青少年滑雪的重要”部队“。

 

2018年开始,“冰雪特长生”开始成为北京市中招最亮眼的变化,今年,北京教委发布2019年高级中等学校招收体育艺术科技特长生工作通知,通知再次明确将冰球、花样滑冰、速度滑冰、滑雪、冰壶等项目列入特长生测试项目。

“我们从一年级就开始招生做培训,从小培养。北京市运动会除了夏季传统项目,去年开始有了冬季项目,通过这些比赛拿到二级运动员,对以后择校都是有帮助的。这也是在2022年冬奥会政策红利下的衍生,对这个项目的促进、技术的成长和普及是有很大的帮助”,朱楠说。

 

但他也直言,虽然三亿人上冰雪的主力军是青少年,但目前来讲,想要在学校开始冰雪课程仍有不少难题。

从业人员少,师资少,场地不符合要求,安全备案不健全,等等这些问题仍在限制着它的发展。

 

除了软件,这些年来,滑雪受季节影响的特点,基础设施也陆续得到了改善。我们来看看下面由极限时间(xgame.org.cn)做的一个中国室内滑雪场的统计表:

 

2000年,深圳阿尔卑斯冰雪世界正式运营;

2005年,北京乔波滑雪场成立;同年,内蒙古达永山滑雪馆成立;

2009年,浙江绍兴乔波冰雪世界成立;

2010年,河南伏牛山四季冰雪乐园开业;

2011年,湖南瑞祥冰雪世界成立;

2014年,广西冰河世界滑雪场正式对外营业;

2015年7月,湖南长沙成立三只熊冰雪王国;9月,河北石家庄西部长青室内冰雪馆投入运营;10月,浙江温州成立文成天鹅堡滑雪场;

2016年,4月,陕西秦岭四季滑雪馆开业;5月,河北邯郸四季滑雪馆成立;7月,重庆武隆仙女山冰雪世界、邯郸市四季滑雪场开始营业;

2017年,湖南桃花源四季滑雪场、河北邯郸的青青四季滑雪滑草乐园、贵州荔波冰雪水世界主题乐园室内滑雪场、马鞍山启迪乔波冰雪世界,以及全球最大室内滑雪场——哈尔滨万达宝马娱雪乐园都纷纷开业;

2018年,洛阳伏牛山滑雪度假乐园正式营业;

2019年6月15日,华南最大室内滑雪场,广州融创雪世界也即将正式投入运营;

2020年,成都娱雪乐园计划开业;

另外随着旱雪技术的发展,国内陆续建成了十几座旱雪滑雪场,如北京奥森旱雪场;

……

(如有疏漏,欢迎补充)

成都娱乐雪园效果图 图片:网易

 

滑雪运动正在所有人的生活蔓延开来,场地不再是问题,季节也不再是问题,三亿人上冰雪的愿望看起来不再那么遥不可及,但在高速发展的背后,我们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和孩子在一起,最重要的是责任心

2008年,BurtonLTR(Learn-To-Ride)作为全球领先的单板滑雪推广和教学体系第一次进入中国,LTR体系设有专门针对成人、儿童、女子和自由式的各种体系课程,通过先进的滑雪教学装备以及专业化的管理和服务获得普遍好评。

 

图片:马蜂窝

 

同样,作为最早一批开始做青少年滑雪培训的朱楠,对于儿童滑雪,也有着自己的一套独门秘籍

 

“要带着主题和概念去和孩子们玩,玩什么能玩出成绩,能够有所收获。我希望通过‘’可以帮他们培养一种终身的体育技能、运动技能,让孩子从小就爱上运动。”

除了冬令营活动,夏天还可以带着孩子们滑旱雪,在室内做一些体能训练,隔一段时间扔给孩子们一个新鲜的东西,这样黏性会很好。

 

“但你扔进去的元素要保证扎实,学员的安全是教练员的生命线。“

对于越来越多的家长带着孩子去滑雪的现象,朱楠认为,首先家长要对冰雪项目有了解。孩子摔跤少不了,但最好放到教练手中“摔”,比让孩子自己傻摔更有效果。

 

而想要“”的专业又安全,靠的是技术与器材。

 

2012年,朱楠着手开始自己制作青少年滑雪器材,那个时候的单板还不太普及,很多雪场甚至没有儿童单板。如果生产单板,又不能只做板,配套的雪鞋、固定器都需要一同考虑进去。

在他看来,现在青少年滑雪会面临一个窘境:大家都是自由式起步,但是如果你想让孩子搞一些竞技,那你需要一些专业化的设备,需要更小的鞋,尺寸更合适的板子。

但电视中奥运冠军所使用的动辄就要几万块钱的板子,对于一个最初只想让孩子学习、体验滑雪乐趣的家长来说,成本实在太高了。“国际大牌,少则几万块的板子离青少年比较远。”

 

于是他开始自己和工厂打交道,考虑是否要从国外引进一些技术,考虑是否需要专业定制……

 

“中国的品牌、中国的生产是可以做到国际高水平的,只不过现在还需要更多的研发和磨合,对于我们来说如果能有相对专业的研发团队,从性能上的研发团队,有个工作室会更好。”

目前,朱楠和他的参赛队员们在比赛中主要使用国产品牌力达克斯(Lidakis)的单板系列产品,我们也希望在未来,可以看到雪场上看到更多国产品牌的身影。

 

教练是育人,裁判靠热血

除了教练,朱楠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身份——裁判。

相比于把教练当作事业,裁判的身份对他来说更多是一腔热血的投入,一种奉献和追求。愿意看着这个项目在一点一点的蓬勃发展起来,这是一种出自内心的喜悦与享受,也是裁判的本源。

 

而裁判往往会决定一个运动员的“生死”,偶尔也会遭到质疑与误解。

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平行大回环半决赛,一名韩国选手与斯洛文尼亚选手科希尔在几乎同时撞线,而最终韩国选手以0.01秒的优势成功进入决赛。

许多观众,凭借自己肉眼可见而自认为是斯洛文尼亚选手优先到达终点,可是这0.01秒的差距,又怎能凭借简单的“肉眼可见”而判断呢?

 

 

“有些观众看到一些比赛出现争议,他们会质疑裁判的判罚,但从我们的角度看,裁判是没有判错的,只是观众还不了解规则。”的确,只有更加了解规则,才能更好的感受冰雪运动。

 

16年一线教师的经验和对单板滑雪的热爱是朱楠做一切事情的基点。“老师和教练是育人,你跟着他长大,除了技术,还要教会他如何做人。你的信仰在这个项目上,你就会用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这个上面。”

 

新地这个外号会一直这样叫下去,但我想,他已经找到了让自己不会“融化”的方法。

 

 

 

「推荐的嘉宾」

“冰雪100人,其实不止是搞运动,基础设施的建设也很重要。可以和雪场老板们聊一聊。”南山滑雪场的商业运作,石京龙滑雪场与政府的对接情况,以及目前发展迅速、注重赛事的怀北滑雪场,都十分具有采访价值。张家口崇礼的雪场呢,可以关注下冬奥赛场的两个雪场,云顶、太舞。

安排上了。

 

「寄语极限时间」

希望你们越来越好,越来越壮大!看过你们之前的一些相关报道,内容还是很丰富的。也可以多和市场接触,全面发展。现在是冰雪100人,以后或许还有冬奥100人,大家一起加油!

 

关于「冰雪100人」

冰雪100人是在2022北京冬奥会背景下,由极限时间推出的一档冰雪达人访谈栏目,透过冰雪运动的推动者、从业者、爱好者的视角,普及冰雪运动常识,多角度展现冰雪运动在中国的发展,欢迎大家推荐或自荐。

预约访谈:news#xgame.org.cn

Tel:17701248672

—  E n d —

 

×用微信扫描并分享

说点什么

avatar
500
  点此跟踪评论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