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视力也能完成各种高能挑战,甚至登顶珠峰

 

作者 | HHL

来源 | HarborHouseLife

 

浑浊的河水中,一叶皮划艇正在艰难的前行

这是纪录片《水的重量》的一帧画面

 

汹涌河水中的皮划艇

片子讲述的是主人公Erik Weihenmayer

驾驭皮划艇穿越科罗拉多河的故事

 

Erik Weihenmayer(左)

这个片子获得了2018年班夫山地电影节的综合大奖

当年的风头甚至盖过了今年拿奥斯卡的《Free Solo》

评审团成员说这是部让所有人都感动的电影

不仅震撼于挑战多么惊心动魄

更是最基本的情感的触动

 

《水的重量》海报

究竟是什么内容如此让人触动?

在最前面的就是片子的主人公Erik 

眼尖的你应该已经发现了问题

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

 

Eric的眼神没有聚焦点

是的,Erik13岁时就双目失明

他根本看不到眼前的东西

包括这滚滚巨浪

 

汹涌的河水对于他来说只是漆黑一片

在Eric3岁的时候

他就被诊断为患有“视网膜分层剥离”

这种罕见的眼疾会造成视网膜从瞳孔中央逐渐脱落

最终完全失明

医生给Eric的预计年限是21年

 

小时候实力尚存的Eric

还有一些视力的Eric

在普通学校中辛苦的坚持着

坐在第一排,用特别复印的大字课本

用放大镜逐字阅读

用打字机记笔记

 

上课时Eric用打字机记笔记

他还特别喜欢玩单车

在家门口用木板撘成斜坡一飞而过

从小就有好动基因

 

完全不像视力有问题的孩子

不过在13岁时,Eric完全失去了视力

提前失明的打击让他变得叛逆而暴躁

拒绝使用手杖,拒绝学习盲文

每天只与自己的导盲犬待在一起

 

在失明前,Eric被禁止参与剧烈运动

以防视网膜提前脱落

而现在他已经完全失明了

失去了限制的Eric开始体验之前早就想玩的事物

他最先选择了摔跤

在剧烈的对抗中发泄自己的情绪

寻找自己存在的价值

 

就当Eric在摔跤中逐渐恢复心态的时候

有一个巨大的打击降临了

他的母亲因车祸去世

“即使失明一千次,和这般悲痛相比也是微不足道的。”

 

这次Eric不在是小孩子会不顾一切的宣泄情绪

虽然悲痛,他却冷静异常

“上帝会夺去我们生命中最为珍视的东西,

于是我们只得依赖第二重要的勉强过活,

然后,上帝连第二件也会拿走。

我们要学会在不断失去中存活。”

第二年春天,Eric参加了一个盲人培训

这里有很多Eric同龄的盲人伙伴

他们互相鼓励学习

正是在这个期间,Eric学会了用声音判断距离

更是第一次接触了攀岩

 

攀岩中的Eric

虽然视力受限

但在攀岩的时候,从手指间传回的感觉

让他可以收获岩壁上的各种信息

 

需要用手摸索挂点

沿着线路可以找到凹槽

摸着断裂的痕迹可以寻找裂缝

他惊奇的发现,自己可以摸着攀岩

他的极限人生,由此开启

 

一路摸索的攀岩

家里人也很乐于看到Eric走出阴影

他的哥哥和父亲经常和他一起出于徒步、登山

走过秘鲁的印加古道、塔吉克斯坦的帕米尔山脉

喀喇昆仑山脉的Batura冰川

虽然看不见眼前的风景

但他的皮肤他的呼吸都能感受到周边环境的不同

 

沿着绳索徒步在冰川之上

Eric也结识到了更多专业的登山玩家

一起训练出了只属于他们的登山方式

在和队友一起攀登的时候

他跟随着“叮铃叮铃”的声音

这是队友登山杖上的铃铛在响

用来帮助Eric找对方向

 

带头的队友手杖上会绑上铃铛

手持两支特制的登山手杖,这样即使在冰雪中

他也能准确找到队友留下的脚印

 

用两个手杖寻着脚印

在接触学习攀登的过程中

Eric一直都努力做到独立,完成力所能及的事

他想要的登山不是别人背着他,安排好一切帮他上去

而是自己一步一步走上去

即使眼前漆黑一片

 

队员也会平等看待Eric

在训练过程中

即使朋友帮他搭帐篷

他回家后还是会自己摸索着搭起帐篷

 

登山练习中全副武装的Eric

他还学会了绳索打结、雪谷救护和雪崩急救

每天背着60多斤的背包训练体能

随着技能和状态越来越好

Eric和队友们想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不如我们去攀登珠峰吧

 

登山前,队友会用Eric的手杖指示一下山顶在哪

盲人挑战世界最高峰,一开始就受到质疑

许多登山前辈写信过来

劝Eric放弃计划

不过他本人和队友都相信这是可以实现的挑战

攀登珠峰前要穿越昆布冰瀑

途中有许多冰裂缝,横梯在风中颤抖

艾瑞克第一次花了13个小时才完成冰瀑穿越

如果是正式登顶,在这里花费13小时

会严重浪费体力,肯定不行

 

冰瀑中一些地方需要架设梯子通过

第一次的尝试打击了大家的信心

珠峰的难度远远超过他的想象

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

先前合作无间的队友,现在也开始怀疑

带Eric前来是不是一个错误

 

Eric通过冰瀑地形

幸好,他有不轻易放弃他的团队

也有百折不挠的勇气

经过一次次练习,他渐渐适应环境

将时间缩短到了5小时

在这段适应性的训练过程中

Eric体重降了20多斤

克服了冰瀑之后,冲顶开始了

 

在南坡背面,要经过6米几乎垂直的雪坡

爬上刀刃一般的山脊

艾瑞克调稳呼吸,先用手杖找好脚印

然后小心地将脚慢慢放进去

他早已在黑暗中进行了无数次这样的练习

一步一步越过了这个难关

 

在最后的希拉里台阶冲刺的时候

面对光滑危险的坡面

他顽强地向上挪着

2001年5月25日上午10点

Eric终于顺利完成珠峰攀登,站上了世界之巅

 

没有视力也能登顶珠峰

虽然对于Eric来说

在珠峰上依旧是看惯了的漆黑一片

但有些感受是眼睛看不到的

在下山前,艾瑞克跪在雪地里

从怀中拿出母亲的吊坠,亲吻之后

将它挂在顶峰的经幡上

母亲相信他会过上与众不同的生活,他做到了

 

和队友登顶之后兴奋的Eric

这整段攀登的故事都被改编成了电影《触摸世界之巅》

感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

里面有很多细节,让人惊叹的生而为人的力量

 

电影《触摸世界之巅》

在攀登珠峰之后,Eric并未止步

成为了首位登顶七大洲最高峰的盲人登山家

当大家以为登顶珠峰会是他一辈子最棒的体验的时候

但他却一直提醒着自己

“不要让登顶珠峰成为你做过的最棒的事情。”

纪录片《水的重量》的想法应运而生

 

2014年9月,Eric和失明的海军退伍军人Lonnie Bedwell

来到科罗拉多大峡谷

这里是世界上最惊险的白浪漂流胜地之一

 

科罗拉多大峡谷

沿途会有4.5米的波浪、8米的瀑布

和校车大小的漩涡,更有200多个急流奔腾不息

在团队的语音指引下

两位盲人划行445千米

完成了科罗拉多河的全程漂流

 

两位盲人的激流皮划艇

和湍急的河水相比

登山简直可以说是“非常稳定”的户外活动了

每时每刻都在变化河水对于盲人来说太难掌控

“你不能走你想走的路线,

路线是河道随机给的未知路线。”

 

有一次激烈的漩涡将船牢牢困住

Eric栽进水里,从驾驶舱里被吸走

他完全不知道哪里才能上去

周围的水声似乎吞没了一切

Eric完全不知道哪里才能上去

混乱之中被安全船抓住

 

Eric被激流冲入水中

失明带来的不便显而易见

黑暗、恐惧、不安

即使成为了最杰出的盲人探险家

滑雪、攀岩、攀冰等户外运动也都能完成

却也无法否认这些缺点

他只是尽可能地克服困难,并用其他感官接触现实

 

平日里他还会滑雪

他还创立了“无障碍(No Barsriers)”公益组织

通过组织户外运动鼓励残障人士

“找到自己的内心目标,并为世界做出最大贡献。”

 

帮助更多残疾人体验世界

以前,当人们被问及“盲人”的时候

最常想起的人就是海伦·凯勒

而现在有人可以说出Erik Weihenmayer

 

Eric的故事点燃了许多残疾人心中的希望之火

比如加拿大籍尼泊尔人autam

他是第一位登上珠峰的无臂残疾人

 

无臂登上珠峰

比如因为意外失去手臂和双腿的Kyle Maynard

仍然依靠自己的力量完成登山

 

“失明并不会使我变得沉默”

生命并不会因为身体的限制而逊色

————  E n d ————

×用微信扫描并分享

说点什么

avatar
500
  点此跟踪评论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