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暨 2020-2021 雪季财年报告)

作者简介:伍斌,北京雪帮雪业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作者,《冰雪蓝皮书》主编,北京市滑雪协会副主席,北京体育大学特聘专家讲师。曾任卡宾滑雪集团总裁,万科集团冰雪事业部首席战略官,北京万达文化产业集团营运中心高球冰雪部副总经理,吉林北大壶滑雪度假区总经理、河北崇礼多乐美地滑雪度假村总经理、意大利泰尼卡集团中国(北京)公司营销总监、北京雪上飞体育用品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等。长期致力于推动国内滑雪产业发展,对国际国内滑雪产业有深入的研究。

image36.jpg

前言:变与不变

2020年9月,由中国经济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中英文合集《中国滑雪产业核心数据报告(2015-2019)》,对前五年陆续发布的《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作了一个全面的整理,同时也是白皮书系列的一个阶段性总结。正如2019年白皮书报告中所述,由于疫情导致2019-2020雪季的提前终止,2020年全年的数据其实已经不难预测,因此本期报告在完成2020年年度报告的基础上,同时整理了从2020年5月1日至2021年4月30日期间的核心数据,以期为大家提供更有价值更有时效性的参考。实际上,按滑雪运动的季节性特征,业界部分企业已经将每年5月1日到次年4月30日称之为“雪季财年”。

毋庸置疑,新冠疫情的发展态势已经成为影响世界经济的最主要变量,与人口流动密切相关的滑雪行业首当其冲受到最直接的冲击。海外市场的风云变幻直接导致全球众多知名滑雪胜地闭门谢客,而国内有序的疫情管控则为内循环提供了可靠的保障。从劳伦特先生4月13日最新发布的《2021全球滑雪市场发展报告》中,我们也能看到,全球滑雪市场从本世纪最好的雪季(2018-2019)变成了本世纪最糟糕的雪季(2019-2020),同时2020-2021雪季将是更为灰暗的一个雪季。相对而言,中国滑雪市场2020-2021雪季的表现可谓一枝独秀,基本恢复到了2018-2019雪季的水平。本报告引用了劳伦特全球报告中的部分数据,以期让大家更清晰地了解中国滑雪市场在国际上所处的位置。

室内滑雪全面开花、雪季初期强劲反弹、单板滑雪加速引爆、新疆阿勒泰异军突起等等,这些都成为国内市场令人振奋的热点。一方面,国际间人员流动受限,使得之前长期出境滑雪的人群被迫选择了内循环,意外收获了国内滑雪度假区的良好体验;另一方面,局部区域省际间人员流动受限,也在很大程度上对旅游滑雪市场造成了打击。尽管很难拿到充足的数据来解析这一现象,但从调研收集到的信息以及最终的大数据统计来看,一次性体验滑雪的客群明显减少,而滑雪爱好者的数量以及人均滑雪次数则明显增加。可以说,体验类客群的脆弱性初现端倪,而滑雪爱好者超强的粘性再次得到证明。

本期白皮书最初希望记录一个完整的雪季,但我们知道崇礼万龙、阿勒泰可可托海、加格达奇映山红三家雪场都持续经营到了5月5日,因此谨按4月30日作为本报告的数据统计截止日。此外,受疫情不确定影响,国内部分小雪场采取了策略性停业措施,对本报告中滑雪场总数造成了较大影响。而报告期间各地室内雪馆根据地方疫情管控政策,基本都未能做到全年营业,因此所录数据并不能反映出市场的真实状况。

衷心感谢长期支持白皮书研究的业界同仁!感谢参与到本期白皮书研究的以下团队:雪帮雪业、天猫滑雪、融创冰雪、魔法学院、中雪众源、雪族科技(iSNOW/滑雪族)、迪卡侬Wed’ze、Burton、冷山(GOSKI)、滑呗、灵动山水、乐冰雪、《中国滑雪场大全》、金雪花、龙之讯、元合律师事务所等。

感谢ISPO团队以及瑞士LaurentVanat先生,为白皮书提供了官方的发布平台。感谢元合律师事务所陈宇萱教授律师为白皮书提供了专业的英文翻译。

http://www.ispo.com/
http://vanat.ch/publications.shtml

最后,期待即将到来的北京2022冬奥会!让我们共同见证并迎接中国滑雪产业一个崭新的起点!

伍斌
2021年7月3日

目录

法律声明

第一章滑雪场馆与滑雪人次

第二章滑雪场硬件设施

第三章滑雪者特征

第四章滑雪者装备市场

第五章总结

法律声明

1、本报告由伍斌先生主笔编撰,依照中国知识产权法以及相关法律法规,其就报告中所有的文字、图片、表格等要素及其各种组合均享有包括但不限于版权在内的各项权利。本报告属于免费公开发布资料,欢迎业内人士及机构引用、传播,但必须声明出处为《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

2、本报告中采集于公开信息部分的文字和数据,著作权为原著者所有。本报告中,部分数据是基于行业访谈、市场调查等获得的数据分析得出,受研究方法和数据采集样本选择范围的限制,部分数据不能够完全反映市场的真实情况,请斟酌使用。报告作者及作者所服务的工作单位对报告数据的准确性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3、对违反上述声明者,报告作者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

伍斌
2021年7月3日

第一章 滑雪场馆与滑雪人次

滑雪场馆与滑雪者是整个滑雪产业的两极,滑雪产业的全部业务和活动都围绕着这两极展开。因此,滑雪场馆数量与滑雪人次构成了滑雪产业最核心的两项指标。本报告将集中研究户外雪场及室内雪场。

一、滑雪场数量、滑雪人次以及滑雪者人数

2020年,国内滑雪场新增8家,包括5家室内滑雪场,因疫情等因素影响暂未对外营业的雪场数为63家,实际处于对外营业状态的雪场总数为715家。

截至2020年年底,新增4家有架空索道的雪场,全国有架空索道的雪场达到159家,相比2019年的155家增长2.58%。2020年自然年度,即自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止,国内滑雪场的滑雪人次统计为1288万,相比2019年的2090万,同比下滑38.37%。按自然年度,滑雪场数量及滑雪人次的走势如图1-1所示。

注:本图中“滑雪场数量”及“滑雪人次”包括户外滑雪场、室内雪场,不含旱雪、模拟滑雪器等。

图1-1:中国滑雪场数量及滑雪人次统计(按自然年度1.1-12.31)

如果我们按“雪季财年”,即2020年5月1日至2021年4月30日来统计滑雪人次,同时将以往年度滑雪人次还原为“雪季财年”的统计口径,则如图1-2所示。2020/2021雪季财年的滑雪人次统计为2076万人次,相比2019/2020年度的1045万,同比增长98.66%;相比2018/2019年度的2060万,增长0.78%。

统计过程中,有两点必须指出:

1、近两年来,室内滑雪场投入运营带来的增量对滑雪人次的增长构成了较大的影响,尤其是南方城市大中型室内滑雪场。

2、一批小型户外雪场,特别是偏戏雪类的场馆,选择策略性暂停营业,导致滑雪场总数大幅度减少,同时也直接影响到未来的数据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注:本图中“滑雪场数量”及“滑雪人次”包括户外滑雪场、室内雪场,不含旱雪、模拟滑雪器等。

图1-2:中国滑雪场数量及滑雪人次统计(按雪季财年5.1-4.30)

由于国际间人员流动完全受限,之前常年出境滑雪的客群在本报告期间基本加入内循环行列,选择在国内优秀的滑雪度假区消费,但很遗憾,我们并未能获得这一部分的详细数据。另外,国内部分区域省际之间人员流动受限,直接影响到整个冬季旅游滑雪的客群。调查显示,旅行社组织的滑雪活动明显减少,导致一次性体验客群大幅度下滑。根据白皮书滑雪人数的模型测算,2020/2021雪季财年期间,参与滑雪的人数为1086万人,相比2019年的1310万人,减少17.10%。其中,一次性体验滑雪者占比由2019年的72.04%下降至57.64%,滑雪爱好者比例明显上升。2020-2021年度,滑雪者在国内滑雪场的人均滑雪次数由2019年的1.60次上升为1.91次。

对比全球市场,根据劳伦特先生于2021年4月13日最新发布的《2021年全球滑雪市场报告》,全球雪场累计为5716家,其中上行设施大于4部的雪场统计为2084家。2019/2020雪季,全球滑雪人次从2018/2019雪季的3.5亿多下降为3亿左右。鉴于疫情导致不少重要的滑雪目的地暂停营业,可以预见,2020/2021雪季全球滑雪人次将进一步大幅度下滑。

按五年平均数,全球滑雪人次排名前三位的国家是美国、奥地利及法国,分别为5425万、5170万以及5101万。中国以五年平均数1704万人次,排在第8位。排在4-7位的分别是日本、意大利、瑞士及加拿大。比较而言,近五年来,中国是全球滑雪市场中唯一一个快速增长的市场。

二、滑雪场及滑雪人次的分布

在综合统计因各种原因暂停营业的雪场之后,2020年正常营业的滑雪场总数统计为715家,按省份分布的详细信息见表1-1。黑龙江省的滑雪场总数调整为94家,仍然排在全国首位;新疆自治区、河北省以65家滑雪场并列第二,同时这两个区域也是近几年新建滑雪场的热点区域。

表1-1:中国滑雪场数量分布(按省份)

*根据河北省体育局发布的《河北省冰雪活动蓝皮书(2019-2020)》,河北省获得行政许可的滑雪场馆为45家。

2020/2021雪季财年,滑雪人次按省份排名前十(TOP10)如表1-2所示。

河北、吉林、北京继续保持前三甲位置。

表1-2:滑雪人次按省份排名TOP10(单位:万人次)

近三年滑雪人次分布图分别如图1-3以及图1-4所示。

图1-3:近三年滑雪人次分布图(按自然年度1.1-12.31)

图1-4:近三年滑雪人次分布图(按雪季财年5.1-4.30)

总体而言,疫情反复的不确定性对局部区域造成较大的影响,因此,滑雪市场出现严重不均衡态势,滑雪人次的分布数据也不能反映出市场的真实状况。

三、滑雪场分类统计信息

为更清晰地了解国内滑雪场的特征,本报告从以下几个维度对滑雪场作出分类统计信息方面的研究。

1、室内滑雪场

在2020年新增的8家雪场中,有5家新开的室内滑雪馆。截止2020年年底,国内开业的室内滑雪馆已达36家。

图1-5:国内已投入运营的室内滑雪场数量统计(家)

2020年全年,国内36家室内滑雪场滑雪人次合计为269万,占2020年全年1288万滑雪人次的20.89%;相比2019年的235万,同比增长14.47%。如果按雪季财年统计,即2020年5月1日至2021年4月30日,全部36家室内滑雪场的滑雪人次合计为321万,占2020/2021雪季财年全部2076万滑雪人次的15.46%。具体滑雪人次统计,详见表1-3。

很显然,“新增场馆”和“疫情波动”是影响室内滑雪人次的两大主要因素。疫情影响导致部分区域的室内滑雪场间歇性被迫歇业,出现经营严重不连续的情况,此期间的数据并不能反映出市场的真实状况。

表1-3:室内滑雪场滑雪人次统计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与国际上众多滑雪发达国家相比,国内户外雪场的整体规模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但从室内滑雪场的发展来看,中国已经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成为了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结合PatrickThorne先生最新的《2020全球室内滑雪场报告》,更新后的数据如表1-4及表1-5所示。

表1-4:全球室内滑雪场数量排名(按国家)

从表1-5中可见,按雪区面积大小排名,全球前十位的室内滑雪场中,中国已经占据了半数。同时,雪区面积排名前三的室内滑雪场全部在中国。从新建室内滑雪场的趋势看,国内在建室内滑雪场项目有爆发式增长的态势,同时计划建设的规模也远远高于现有室内滑雪场的规模。

表1-5:全球室内滑雪场雪区面积排名(TOP10)

由此可见,从室内滑雪场的数量和规模上来看,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室内滑雪强国,同时室内滑雪的蓬勃发展也将深度改变整个滑雪市场的格局。

2、目的地度假型滑雪场

按核心目标客群,国内滑雪场分为三类:旅游体验型、城郊学习型及目的地度假型。此三类雪场在全部雪场中占比分别为75%、22%及3%。从新建雪场的趋势来看,目的地滑雪度假区呈现出一定的上升趋势,而旅游体验型滑雪场则出现了下滑的趋势。

表1-6:中国滑雪场按核心目标客群分类

在 2020 年处于运营状态的 715 家雪场中,有 21 家符合目的地度假型滑雪场的特征。其中,有 10 家滑雪场可以称为大型目的地滑雪度假村。

表1-7:度假型滑雪场及滑雪人次统计

由上表可见,度假型滑雪场的滑雪人次占比已超过16%,其中,大型目的地滑雪度假区的滑雪人次占比已达到13%以上。本报告将持续关注此项指标的变化。

3、垂直落差超过300米的滑雪场

滑雪场垂直落差的大小,是衡量滑雪场所在山地的资源规模的一个重要指标。按滑雪场实际开发雪道的垂直落差,我们将国内滑雪场按以下三类统计:垂直落差超过300米的雪场28家,占比3.92%;垂直落差在100-300之间的雪场143家,占比20%;垂直落差小于100米的雪场544家,占比76.08%。按垂直落差分类的雪场占比如图1-6所示。

图1-6:中国滑雪场按垂直落差统计占比示意图

随着一首《可可托海的牧羊人》唱响大江南北,新疆阿勒泰新建成的可可托海滑雪场一举成名,缆车落差已实现900米,山顶“垂直落差1200米”的醒目大字彰显了泰旅集团的决心。而北京延庆小海坨国家高山滑雪中心作为北京2022冬奥会高山滑雪主赛场,赛道垂直落差超过900米,如果加上回村雪道,则可滑行落差达到1300米,是目前国内有架空索道的雪场中垂直落差最大的场地。此外,黑龙江亚布力和吉林北大湖两家雪场,缆车实现的垂直落差均超过800米,是国内仅有的两家举办过亚洲冬季运动会的滑雪场。垂直落差超过300米的滑雪场滑雪人次统计详见表1-8所示,近两年滑雪人次占比均在17%以上。

表1-8:垂直落差超过300米的滑雪场及滑雪人次统计

4、雪道面积超过30公顷的滑雪场

雪道面积是衡量滑雪场大小的另一个重要维度。截至2020年年底,雪道面积超过30公顷的雪场共计34家,占比4.76%。详见下表。

表1-9:按雪道面积统计的滑雪场数据(2020年)

5、有架空索道的滑雪场

是否有架空索道对于国内雪场而言,是最直观的区分标准。截止2020年年底,国内有架空索道的滑雪场统计为159家,相比2019年增加4家。表1-10统计了有架空索道的滑雪场的相关信息。

表1-10:有架空索道的滑雪场及人次统计信息(2020)

从表中数据可见,有架空索道的雪场数量占比为22.24%,但滑雪人次占比已突破50%。而2条架空索道以上的雪场58家,数量占比仅为8.11%,滑雪人次占比则在30%以上。

6、滑雪人次超过10万的滑雪场

正如瑞士劳伦特先生在历年的《全球滑雪市场报告》中都会重点研究百万人次以上的滑雪场一样,以滑雪人次作为指标来对滑雪场进行分类和筛选将会越来越具有现实意义。

当我们还在小心盘算着国内哪一家户外雪场会率先突破50万滑雪人次时,融创系的室内雪世界已经顶着疫情反复造成的各种压力,直奔百万人次而去。可以预见,国内第一个百万级的滑雪场将很快会在融创雪世界产生。

2020年全年滑雪人次超过10万以及15万的滑雪场的数量分别达到38家和25家,相比2019年的31家和16家,分别增加了7家和9家。同时,10万人次以上以及15万人次以上雪场的滑雪人次占比相比2018年及2019年有大幅度提升,表明滑雪人次的集中度越来越高,再次验证了2019年滑雪白皮书中所提到的马太效应。

表1-11:滑雪人次超过10万的滑雪场统计信息(2020)

第二章滑雪场硬件设施

一、滑雪场上行设施:架空索道&魔毯上行设施从根本上决定了滑雪场的运营效率,对任何雪场而言都是最为重要的部分。目前国内雪场的上行设施中,以架空索道和魔毯为主。“雪场是否有架空索道?有多少条架空索道?”是衡量雪场规模及效率的重要KPI指标。

1、滑雪场架空索道

2020年,国内新建成并投入运营的滑雪架空索道共计14条,分布于北京、新疆、河北、吉林、陕西、四川及湖南。

图2-1:有架空索道的雪场&雪场架空索道数量统计

截止至2020年年底,国内滑雪场中建成并投入使用的架空索道总数为275条,分布于全国21个省份的159家雪场中。其中,河北、黑龙江、吉林分别以51条、40条、40条位列三甲。三省合计总共建成131条滑雪架空索道,占全国滑雪架空索道总数的47.64%。详细的滑雪架空索道的数量及分布见表2-1。

表2-1:中国滑雪场架空索道数量及分布

在有架空索道的雪场中,脱挂式架空索道的多少更是雪场规模和效率的集中体现。在2020年新建的14条滑雪架空索道中,有8条为脱挂式架空索道。至此,国内脱挂式架空索道已由2015年的26条增长到2020年的68条,有脱挂索道的雪场也由10家增长到了23家。

图2-2:中国滑雪场脱挂式架空索道数量统计(2015-2020)

图2-3统计了2015年以来脱挂式架空索道中进口和国产数量关系。国产脱挂式架空索道的发展相当迅猛,从2015年的2条增长到2020年的26条。国内滑雪场中,国产脱挂式索道占全部脱挂式索道的比例由2015年的7.69%迅速上升至2020年的38.24%。

图2-3:中国滑雪场脱挂式架空索道按进口、国产数量统计(2015-2020)

68条滑雪用途的脱挂式架空索道中,河北省22条,分布于6家雪场,全部集中在张家口市崇礼区;吉林省20条,分布于6家雪场;新疆8条,分布于3家雪场;黑龙江省7条,分布于3家雪场;此外,北京、内蒙古、陕西以及湖北分别建成5条、3条、2条及1条脱挂式架空索道。(注:此项统计中,只包括用于滑雪的索道,不包括非滑雪用途的索道。)

表2-2:中国雪场按脱挂式架空索道数量排名(2020年)

2、滑雪场魔毯

2020年,滑雪场魔毯新增130条,累计长度2万米左右,略低于2019年。

图2-4:滑雪场新增魔毯数量及长度(2020)

图2-5:滑雪场运营魔毯总数量及总长度(2020)

魔毯数据来源于国内主要魔毯供应商。截止2020年,国内雪场共计有1466条魔毯处于运营中,全部魔毯总长度约217公里。

二、滑雪场场地设施:压雪车、造雪机

从2020年各大供应商的实际销售业绩看,疫情对于滑雪场场地设施的影响较大。不过,在调研过程中,大家对2021年的市场都有相对乐观的预期。

1、压雪车

按几家主要压雪车供应商提供的数据,2020年,国内新增压雪车数量为55台,进口新车合计41台,国产压雪车14台。国内雪场全部压雪车数量约为684台。

图2-6:中国滑雪场新增压雪车数量统计(2020)

2、造雪机

图2-7:滑雪场新增造雪机数量统计(2020)

2020年,全国滑雪场新增造雪机632台,相比2019年的1149台下跌44.99%。截至2020年年底,国内雪场全部造雪机数量合计约9191台。

三、滑雪场租赁设施:租赁雪板

与滑雪场场地设施不同,尽管有疫情的影响,但滑雪场租赁雪板市场仍然表现出增长势头。一方面,户外滑雪场有租赁板更新换代的需求,另一方面,室内滑雪场成为了新增租赁板市场的主力军。此外,与其他年份不同的是,2020/2021雪季财年,全国各地滑雪场普遍反映,单板明显进入了爆发期,滑雪场的租赁单板出现了严重供不应求的局面。

从海关数据分析可见,双板脱落器进口数量相比2019年略有下滑。

资料来源:中国海关,北京龙之讯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图2-8:中国进口数据统计(品名:双板脱落器)

第三章 滑雪者特征

滑雪者是谁?他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正如人生的三大难题一样,这三个问题也将是滑雪相关人士的终极之问。本期报告很荣幸得到了“粉雪科技(滑呗)”、灵动山水营销顾问机构/乐冰雪APP智慧平台以及“雪族科技(滑雪族/iSNOW)”三个数据平台公司的支持,从三个不同的维度为我们提供了滑雪者行为特征的报告,期望能给滑雪者做出一个初步的画像。

一、滑呗《滑雪者行为特征报告》

滑呗用户以滑行轨迹记录以及滑雪照片下载两种行为为主。根据某投资机构对滑呗的背景调研数据,滑呗APP在滑雪爱好者群体内的渗透率已高达82.4%。因此,滑呗的报告基本较为全面地反映出了“滑雪爱好者”的特征。

1、滑呗用户的性别及年龄分布

图3-1:滑呗用户男女比例(20/21)

图3-2:滑呗用户年龄分布(20/21)

2、滑呗用户的省份分布

图3-3:滑呗用户省份分布(20/21)

3、滑呗用户最关注的滑雪内容

图3-4:滑呗用户最关注的滑雪内容(20/21)

4、滑呗滑雪轨迹不同里程的用户数

图3-5:滑呗滑行轨迹不同里程的用户数(20/21)

5、滑呗记录轨迹里程数最多的雪场

表3-1:滑呗用户记录轨迹里程数最多的雪场TOP10(20/21)

6、滑呗照片拍摄量及下载量

图3-6:滑呗照片拍摄量及下载量(单位:张)

二、乐冰雪《滑雪者行为特征报告》

乐冰雪作为张家口市冰雪运动惠民补贴指定发放平台,在张家口市冬季运动管理中心的指导下为全国各地前来张家口崇礼地区滑雪的冰雪运动爱好者提供惠民产品及服务购买。2020/2021雪季,乐冰雪APP下载量已突破80万,实名认证注册用户数超过18万人,交易额接近亿元人民币。作为冰雪OTA垂直

票务渠道,获得了巨大成功,其报告基本可以反映出崇礼滑雪区域消费者的基本特征。

1、乐冰雪用户性别及年龄

图3-7:乐冰雪用户男女比例(20/21)

图3-8:乐冰雪用户年龄分布(20/21)

2、乐冰雪用户的省份分布

图3-9:乐冰雪用户省份分布(20/21)

3、乐冰雪用户月活跃度统计

图3-10:乐冰雪用户月活跃度统计(20/21)

4、乐冰雪用户日活数据

图3-11:乐冰雪用户日活数据统计及趋势(20/21)

5、乐冰雪用户消费业态分布

图3-12:乐冰雪用户消费业态分布(20/21)

三、雪族科技(滑雪族/iSNOW)《滑雪者行为特征报告》

雪族科技线上记录的滑雪爱好者遍布全国各地,但仍以北京、河北及东北三省居多。其系统中,对于同一用户的复购率的分析数据可以反映出滑雪爱好者的消费特征,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购买滑雪教学课程的用户特征。

1、雪族科技iSNOW线上购票客户性别比例

图3-13:雪族科技iSNOW线上购票客户性别比例(20/21)

很显然,女性更喜欢在网络搜索相关票务进行线上下单操作。2、雪族科技iSNOW滑雪学校学员性别比例

图3-14:雪族科技iSNOW滑雪学校学员性别比例

如图3-14所示,比较而言,女性学员占有较大的比例,但从三年连续数据对比来看,女性学员的整体占比有逐年减少趋势。

3、雪族科技滑雪族HighSnow滑雪爱好者地域分布

图3-15:雪族科技滑雪族HighSnow滑雪爱好者地域分布(20/21)

4、雪族科技滑雪族HighSnow用户内容关注类型

图3-16:雪族科技滑雪族HighSnow用户内容关注类型概览(20-21)

5、雪族科技iSNOW消费产品数量统计(不含滑雪学校)

图3-17:雪族科技iSNOW用户消费产品数量统计(20/21)

6、雪族科技iSNOW滑雪者复购比例

图3-18:雪族科技iSNOW滑雪者复购比例(20/21)

7、雪族科技iSNOW滑雪者复购教学产品比例

图3-19:雪族科技iSNOW滑雪者复购教学产品比例

如图所示,同一用户订购2-5次教学课程的占比最大,高达89.61%。8、雪族科技iSNOW滑雪者渠道来源占比

图3-20:雪族科技iSNOW滑雪者渠道来源占比(20/21)

第四章 滑雪者装备市场

尽管有疫情影响,但滑雪者装备市场仍然收到了不少积极的消息。本报告得益于迪卡侬Wed’ze中国、BURTON中国以及冷山GOSKI为白皮书分享的信息,力争为滑雪者装备市场呈现出一个局部的画像。

1、迪卡侬Wed’ze滑雪品牌中国报告2020年,迪卡侬Wed’ze滑雪品牌已全面进入中国区的320家迪卡侬店。店面数排名前三的城市为上海、北京、广州,Wed’ze滑雪品牌销售排名前三的城市连续六年均为北京、上海、成都。

受疫情影响,Wed’ze部分品类在2020年上半年销售受到较大冲击,部分品类甚至出现了超过50%的跌幅,但这并不是市场需求的真实反映。另一方面,头盔、雪镜这两类滑雪必需品的增长则表现得有增无减(头盔的销售同时受利于“一盔一带”政策的实行)。此外,儿童产品的销量,受到新冠影响明显小于成人,个别品类销量持续增长。其中,儿童单板和儿童单板鞋在2019年高速增长的基础上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6.36%及59.97%。

从表4-1列出的数量级系数来看,Wed’ze的softgoods部分,尤其是雪服,数量级是双板销售量的1100多倍。硬件hardgoods中,单板的销售量也远远高于双板的销售量。

表4-1:迪卡侬Wed’ze中国销售量增长率统计

表4-2:迪卡侬Wed’ze中国儿童产品销售量占比统计

2、BURTON中国以及冷山GOSKI报告

国内单板全面进入集中爆发期,已经成为业内外人士的共同感受。而全球头号单板企业提供的部分核心数据很好地佐证了这一点。2020年BURTON中国单板销售量同比增长62.04%。

表4-3:BURTON中国销售量增长率统计

同样,冷山的数据也进一步让我们感受到了单板市场抵挡不住的爆发力。2020/2021雪季期间,冷山拥有零售店27家,共完成销售额1.2亿人民币,相比去年同期增长60%。其中,电商占比22%。从销售区域看,北京及崇礼占比45%,东三省占比25%,电商及其它区域占比30%。

按冷山创始人赖刚的说法:因为国际旅行中断的原因,大批用户转而在国内从事滑雪运动和旅游,催生了滑雪装备市场的井喷式爆发,尤其是单板装备市场,在元旦节前即开始普遍断货。

第五章 总结

北京冬奥会开幕即将进入倒数200天,而疫情的反复仍然是挥之不去的一片乌云。后冬奥、后疫情,成为了需要我们不断反思的关键词,也成为了我们即将要直面的新时代。

全球滑雪市场已然被疫情冲击到退无可退的地步了,而中国滑雪市场是否能独善其身?希望本报告中的数据能作为一个思考的基点。

2020年以及2020/2021雪季财年,过滤掉各种暂时的浮动干扰因素,总结以下几点供业界人士参考:

(1)整体市场的增长动能并未改变;

(2)马太效应继续显现,市场集中度正在进一步提升,强者恒强;

(3)滑雪运动本身的粘性在市场遭遇困境时更能体现,滑雪爱好者正在逐步替代一次性体验客群;

(4)室内滑雪场的全面爆发将改变整个中国滑雪市场的格局,未来市场会因室内滑雪场供给的大幅度提高获益良多。

(文/图:伍斌提供)

3 2 votes
Article Rating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点击版权声明
关注下方极限时间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极限时间 - 发现更好的你!

订阅
提醒
1 评论
最旧
最新 人气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1
0
点击,快速留下您的精彩观点!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