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个Mr.white|冰雪100人Vol.034

2020年11月28日,极限时间一行人驱车来到崇礼,将要采访一位中国滑雪界的传奇人物。

因为他经常穿着白色衣服,有些业内人士称他为中国的“Mr.White”。

抵达万龙滑雪场已是下午时分,停车场依旧爆满,雪道上是密密麻麻的雪友,1号索道排满了人,疫情过后的第一个雪季,万龙滑雪场显得异常火爆。

没错,你猜对了,今天「冰雪100人」采访的主角就是万龙滑雪场的董事长罗力先生。

本期嘉宾:罗力

万龙滑雪场董事长

推荐人 | 李彬
采访 | 辣夫
编辑 | 李海洋

这是罗力先生第一次对外接受直播访谈,在六、七台直播和拍摄设备面前,罗总显得特别愉快和放松。

左起:A2创始人李彬,万龙董事长罗力,主持人辣夫

我们好奇的问罗总,您为什么总爱穿白色衣服?罗总的回答挺有意思,同时也揭开了万龙从筹建到发展的序幕。

01 做滑雪场是老天的安排

2003年之前,罗力是个成功的商人,他与弟弟罗红经营的好利来在全国开了数百家门店。

2003年在接触滑雪之后,罗力的title换成了崇礼万龙滑雪场董事长。 “ 这一切都像是老天的安

排!”罗力说,当时准备建雪场的时候,罗力看到山顶上的雪特别兴奋,用他自己的话说,就像“搞对象、放电的那种感觉!”。 

那时,罗力的胡须还是黑的

于是罗力像“发了疯”的一样,非要自己建个滑雪场。而建一座滑雪场的投资实在是太巨大了:一方面,万龙滑雪场的投资迄今已经高达23亿,另一方面,万龙从开业至今,一直都处于亏损状态。 

曾有朋友调侃罗力——你想喝牛奶,养头奶牛都不行,非得建个牧场! 建滑雪场首先要选址。罗总说,建雪场选址也是“得到了老天的点拨”。最初选址是在瀚海梁,因为从老塞北滑完雪回北京,路过看到瀚海梁山高雪大,觉得适合建滑雪场,就初定在那里。 

但之后罗力却不停问自己:选定的这个山(瀚海梁)是不是最好的? “可能是老天冥冥中点拨我,有一天我是早晨醒来?也可能是梦境中?就决定换了地址,选择了现在的红花梁。”罗力对极限时间说。

事实证明,罗力的选择是对的。万龙的雪道都在山的阴面,这样形成了万龙的雪期在崇礼是最长的,经常能滑到4月底、5月初。

在红花梁上俯瞰万龙的面条道和休息大厅

雪场建成后,罗力依旧一袭白衣,为的是天天期盼老天能下大雪! 17年过去了,在雪友心目中,万龙已慢慢成为崇礼、乃至全国最棒的雪场之一。回想起17年的坚持,罗总感叹道:“当年我是一个外行,误打误撞进来,那时真是一腔热血。” 在一腔热血的背后,是罗力对做好一件事情的责任和执着。 

02 我的任务就是造好雪

如果说建雪场是老天安排的,那么罗力说他能做的、想做的、该做的,就是造雪,造好雪! 万龙和南山,是雪友公认的北京周边雪质最好的两个雪场。据罗力介绍:万龙30公里的雪道上有400台雪炮,平均70米一个,就是要不停的造雪,才能让雪友有好的滑行体验。 除了雪道上的雪,万龙的树林和野雪也是驰名内外。说到这个,罗总自豪的表示:树林和野雪道,都是我们用手捡出来的!

畅滑在万龙树林粉雪中的罗力

当年罗力去到欧洲的好多雪场,发现自己有的雪道根本滑不下来,因为那些雪道不是机压雪道,而是那种野雪和野猫道。

罗力决定在万龙也修建自己的野雪道,就是不压雪,专门给雪友们练习如何在自然雪上滑行,然后再去欧美雪场滑。

 从十几年前开始,罗力就亲自带领员工在非雪季清理树林,大石头挖坑掩埋,小石头和树枝进行清理。

地面平整之后还有一项更严峻的工作——割草。罗总直言:“每年秋天用坏的汽油割草机就很多个,因为要割草的面积太大了,达到了250万平米。” 

说到造雪,我们不得不提起上个雪季疫情期间,罗力下令万龙始终坚持造雪的事情,给雪友留下深刻的印象。 

罗力回答说:“当时也有不少朋友和雪场老板劝我,说‘老罗你别傻了,这时候应该节省成本保存实力,等待疫情过去’,他们也是关心我,但我和他们想法都不一样。” 

疫情对滑雪产业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伍斌在2019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中,对疫情给国内滑雪场造成的短期经济损失做了测算:按2019年滑雪场的滑雪人次增长率保守测算,此次疫情对国内滑雪场造成的短期收入损失在66.8亿元人民币左右,考虑到其它损失,整体短期经济损失估计超过80亿元人民币。万龙也损失惨重。 

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因疫情损失超80亿

其实在疫情之前,2019年底,万龙滑雪场的营业情况非常好,同期增长40%多,罗力当时信心满满,不仅提前添置了雪场硬件设备,面对即将到来的春节高峰,提前采买了大量食材物资,“虾和牛肉都挑最好的”。 而疫情一下让雪场按下了暂停键,万龙照常给员工发工资,等待疫情解封,继续造雪。 

03 山顶“悲歌”

“我经历过03年的非典,当时一个月就控制住了。我认为这次疫情很快能控制,2月底雪场就能开业,我就是要把雪造得特别厚,一边造雪一边在朋友圈发视频,告诉雪友万龙要用最好的雪道等着他们。”说这话的时候罗力眼神坚定。 当时在全国大部分业态近乎停摆的状况下,人心惶惶,罗力的坚持造雪,给行业内所有人打了一针强心剂。 

后来疫情得到初步控制,雪场可以开业的时候,崇礼只有万龙一家滑雪场还能滑,而且一直滑到了5月10号,这也创造了国内的雪期纪录。 尽管如此,因疫情原因来滑雪的客人已寥寥无几,对雪场营收来说,已是杯水车薪。 

按罗总的说法,万龙2019-20雪季预期营收2.8亿,疫情之前收入1.2亿多,不难计算,万龙上雪季营收比预期少了1.5亿,而万龙仍然在造雪。 不少人将罗力在山顶唱歌那段视频解读为“悲歌”。 

“当时全国人心惶惶,只能憋在家里,我原本就很乐观,就是想着用歌声给自己和周围的人打气,表达抗击疫情的信心。如果这时候我要哭,别人怎么想。”罗力说。 “建雪场是件很艰难的事,过去十多年我们一直在靠饼店输血,可是我在缆车听过雪友这样一句话‘万龙可不能倒闭,否则我们去哪滑这么好的雪’,这话让我很欣慰,我们会继续做下去。”

 04 做广告,不如把钱花在雪友身上

随着访谈的深入,房车里也更暖和了,罗力起身脱掉了白色大衣,露出了里面的白色短袖和白色马甲。说到短袖,罗总笑称:“雪友都问我为什么穿短袖的衣服,我说那一段啊,拿去建雪场了!” 

罗力解释说:“2003年万龙刚开业时,来滑的人少,我就想着得做广告,加大宣传力度,让滑雪的人都知道万龙。想着当时滑雪的人多数都开车,然后就在1039交通广播做广告,花了90万,各个时段都宣传。当时广播电台拿我当成最大的客户。” 但是90万几乎打了水漂,收效甚微,从开业到之后的两三年,还是那几十个人来滑。

后来罗力去北京的滑雪场考察,发现北京雪场平日人很多,周末更是爆满,南山周末常常是2000多人。 “为什么就不去万龙呢?最后我想清楚了:不会滑雪的和初学者是不会来万龙的,只有会滑的人才来。我们也做了调查,来万龙的有很多都是通过朋友介绍来的,只有10%左右的人是通过电台或杂志广告。我就决定把做所有投广告做推广的钱,拿来照顾好每一个来的顾客。” 

罗总的口碑传播的理念就好像滴滴红包的做法一样,把广告费都投入到真正的消费者身上,得到实惠的雪友自然会通过口碑相传,让万龙火起来。 

比如万龙每天下午会免费提供小甜点和热巧克力,虽然这看起来好像很不起眼,但是单个雪季的成本就超过100万。

 罗总直言:“我自己也是滑雪者,滑到下午会体力下降,这时候需要补充能量,崇礼低温风大,喝点热饮能暖和一下。吃完喝完,还能继续再滑几趟!” “早餐吃饱了上了雪道能滑一天。滑完之后体力消耗很大,晚餐也要吃好。我们想的就是照顾好来的客人,让他们吃饱吃好,有体力上山。”罗力笑着说餐饮的口碑是无意中摘了桃子。 

万龙的自助餐厅

欧洲的山、日本的雪、万龙的餐——这是近两年圈里流行的话,美食也成了万龙的一个招牌。

写在最后:

罗总聊得酣畅淋漓,在直播中也解答了不少网友的提问,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

房车窗外,夜色笼罩着万龙雪场,而雪道上还有正在团建的雪友在滑雪,灯光照耀着宽阔的雪道,令人神驰向往。 

最后,当我们问到,对于没能成为2022冬奥会场地,您怎么看?不料罗总给了我们一个意外的答案:

 “奥运会和测试赛要封闭不少场地和雪道,缆车要在固定时间专门为运动员服务,万龙没有冬奥比赛任务,那雪友就能在万龙畅滑所有雪道啦!” 

嘿!这位执着又乐观的中国Mr.White!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点击版权声明
关注下方极限时间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极限时间 - 发现更好的你!

订阅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点击,快速留下您的精彩观点!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