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板维护师潘云龙:光芒背后的行家 | 冰雪100人Vol.018

在大众点评输入“三里屯SOHO”,会出现美食、休闲、运动健身等十大类内容。它们存在于这片占地面积将近12.28公顷的建筑群中。即使你常年混迹于太古里,但想要在将近1000多家商铺中准确的找到TOUR SKATE SHOP,也要花费一些时间。 

走过一排排热闹喧哗的美甲店,才能在地下一层尽头找到这家略显“门庭冷落”的滑板店。或许它不为普通大众所知晓,但这里是今年“顶流明星”王一博买滑板的地方,也是潘云龙工作的地方。 

比起滑板人这个身份,潘云龙的另一个身份则更为“神秘”——雪板维护师

从一个玩滑板的酷小子到中国打蜡第一人,他说:“你要知道,不是我们选择了滑雪,是滑雪选择了我们。”
本文字数:3352字 阅读时长:07分钟
本期嘉宾:潘云龙
法国VOLA雪蜡,中国推广团队技术总监

南山公开赛合作15年,任雪板维护师

与沸雪Air&Style北京合作5年,任雪板维护师

2017年参加助力国家高山队夏季训练及雪板维护培训

采访 | 搜啵啵 斯内德

编辑 | 搜啵啵

推荐人 | 奥玛

01

鲜花与掌声背后的“行家” 

蓝天白云之下,竞技者自如地驾驭着脚下的雪板冲向空中,完成优美且难度极高的翻转动作,他们成为赛场上被关注的唯一焦点,闪光灯、掌声、鲜花,享受着万千观众的掌声与欢呼,运气好还可以得到一块熠熠生辉的奖牌。

而人们往往会忽略闪光灯的背后。

就像一场F1结束,大家只会记得冠军是刘易斯·汉密尔顿,不会去关注那个帮他修理检查发动机的是谁。

是的,潘云龙就是这样一位默默在背后扮演着“修理师”角色的人。 

作为一名雪板维护师,他已经在这个几乎不被大众知晓的行当里干了将近20年。

有人甚至不禁会问:雪板维护师?也是一种职业吗?

是的,这也是我为什么说它有些“神秘”的原因。

对于包括我在内的许多朋友甚至雪友,几乎很少听说过“雪板维护师”这个名称,对于雪板的维护,可能也只停留在“打蜡”两个字上。但实际上,雪板维护是一份既讲究且耗时很长的工作,而“打蜡”,只是雪板维护中的一个步骤而已。 

作为中国第一代滑板人,潘云龙至今还会回想起那段在王府井大教堂门前玩滑板的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千禧年代之初,那时会玩滑板的人少,会修滑板的人更少。

潘云龙记得:“有一次我的滑板坏了,我就非常好奇:这个滑板能不能自己修?然后我就自己琢磨着找工具修。有一朋友就把我修滑板的视频传到网上了。”

一次被意外上传的视频,让很多人知道:原来在中国还有人会修滑板!

“好奇”不仅让年轻的潘云龙学会修滑板,还让他后来迷上了“单板滑雪”。用他的话说,当时觉得这个运动,实在是太“过瘾”了! 

滑板、滑雪,被人们视为勇敢者的游戏,那些鲜花和掌声,也同样属于镁光灯下的竞技者们。

但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来。2005年,在U型池的一次严重受伤,让潘云龙告别了单板滑雪,并把剩下的时间都用来研究“滑雪板维护”——这个当年几乎无人知晓、甚至称不上是一份职业的工作。

从此,潘云龙由前台走向了幕后。

 

02

什么是滑雪板维护? 

对一名竞技者来说,雪板维护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有多重要?举例来说吧,雪板在跳出跳台的那一瞬间,板刃的角度若是有零点零几的误差,那么一个转体动作可能就无法顺利完成。

而作为普通雪友,如果你滑着一块没有打蜡的滑雪板,就像是开着一辆一直拉着手刹的汽车。

从千禧年代至今,20年过去了,雪板维护师至今在中国仍是一个冷门和稀缺的行业。而在这二十年中,潘云龙已经从一个只会自己修滑板的业余滑手,成为了一名专业的雪板维护师。

与南山公开赛合作15年,与沸雪中国站合作5年,负责国家队选手的雪板维护工作…… 

他曾把市面上所有的胶水都买来试过一遍,就是为了找到最合适的那款。“不试你就不知道,实践永远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潘云龙告诉极限时间。

他曾把国外的关于雪板维护的英文资料逐字摘录,把不懂的部分拿去请教自己的外国朋友。请教过后,再重新进行反复的尝试。

“我父亲从小就告诉我,遇到问题不要逃避,不要想着怎么绕开这个问题,而是去解决它。”

而潘云龙的解决办法就是四个字:精,益求精。

 

03

“精,益求精”是我的原则

一条宽肥的牛仔裤,随便套上的一件公司白色T恤,可能是因为自小生活在北京,潘云龙的“不份儿”和“酷”是刻在骨子里的。但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会为了今天我们的访谈,细心准备很多材料。

认真和严谨,他对我们说,这应该是传承了父亲的基因。我们通常会把这类在背后默默钻研的工作者称之为“匠人”。 

但潘云龙告诉我们,对于“匠人精神”这四个字,他没有太多的概念。“我有好多朋友都说我有这种精神,但我太了解这是什么。我只是一直都在坚持着我自己。”

潘云龙与极限时间分享了自己最难的一次工作经历:修复一支断裂的双板。

那是一支从缆车上不慎掉落的双板,板头被摔断了。为了将这支雪板“复原”,潘云龙找到各行各业的朋友协同作战,从找朋友焊铝到亲自重新设计结构,足足历时一个半月。

修复前

修复后

“活儿往那一放,高手就明白了。” 

虽然已经在圈内受到极大认可,但他仍会像那些新手一样,去上自己欣赏的老师的课程,不断更新自己的知识,“已知的圈子在这,但是这个圈子还有很多很多分支和外延,还有很多未知。你看书看得越多,你就越会觉得自己无知。” 

潘云龙说:“滑板和滑雪,除了这两样,我什么都不会。”

但在潘云龙看来,“精,益求精”是他对自己的唯一要求。

 
04

为了这个行业,我要走出来

与我们之前「冰雪100人」的嘉宾一样,潘云龙像个传教士一样在尽力推广着雪板维护,快乐且满足。

而冬奥会的到来,让潘云龙觉得自己不能再站在背后了,该走出来了,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滑雪。 

潘云龙告诉极限时间,雪板维护和滑雪就应该是一体的。一些滑得不错的雪友,也多多少少会懂一点儿打蜡,可能只是还没到“调刃”那个级别。但随着我们现在冰雪运动的发力,将滑雪与雪板维护更为系统、一体的推广,才是下一步的重点。

作为VOLA雪蜡中国推广团队的技术总监,历经两年的努力,在团队的组织下,通过层层筛选,潘云龙开始在国内培养专业的、可注册的雪板维护师;

同时通过冰雪进校园的活动,让青少年从小感受打蜡雪板与没有打过蜡雪板的区别与不同;

另外通过媒体的宣传与推广,让滑雪文化得到更深刻和广泛的传播……

回眸二十年,潘云龙不是没有感受到过孤独,他也曾想过放弃这份只能“糊口”的职业。

“我最感谢的人是我的爱人和母亲,感谢她们对我无声的支持,没有她们我走不到现在。”

说到这,原本一直平静的潘云龙有些哽咽。几滴被及时擦去的泪水,或许包含了他近二十年来全部的心酸与对家人的愧疚。

一路走到现在,凭借的是那份坚定与热爱。

访谈接近尾声,考虑到很多雪友关心的雪板维护问题,我们特意问了一些比较基础实用的问题,接下来一起来看看吧!

极限时间:所有的滑雪板都需要打蜡吗?

潘云龙:是的。

极限时间:怎么才能判断雪板是否需要打蜡?有一个固定的周期吗?

潘云龙:最直观的方法就是看板底,靠近板刃两边的板底发白了,那就是必须得保养了。若发白还不保养,就会出现“啃板底”的情况。

极限时间:打过蜡的板子滑得更快,不会更危险吗?

潘云龙:是对动作的反馈更快。比如刹车这个动作,没经过保养的板子做出这个是需要一定时间的,打过蜡的板底会对刹车动作迅速反馈,反而更安全。

极限时间:维护滑雪板就是打蜡吗?

潘云龙:不是,雪板维护具体是六个步骤。但对于普通雪友来说,维护一块滑雪板大概需要两个小时时间足够了,包括打蜡以及调整板刃。

如果你还有其他的关于“雪板维护”的问题不太明白,可以在评论区留言,我们会邀请潘师傅为您解答哦! 

 
05

写在最后

采访的最后,按照常规,潘云龙向我们推荐了北京岚科天下公司的董事长谷富云女士,谷女士曾将加拿大领先的冰球系统引进到了中国。我们将尽快与她取得联系。

同时潘云龙对极限时间的「冰雪100人」表示了感谢,“你们的担子挺重的,因为你们采访过的是那些真真正正投入中国冰雪事业的人。我希望咱们一起努力把这件事做到更好,也祝「冰雪100人」越做越好。” 

吴晓波曾在《激荡三十年》中的前言中写到:一个人要让自己快乐其实是一件不难的事,你只要给自己一个较长时间的目标,然后按部就班地去接近它,实现它。结果如何,在某种意义上可能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你会非常的单纯和满足。

在我们的工作和生活中,其实除了打蜡师,还有很多职业站在那些“光芒”的背后,他们一直在坚持自己的方向并不断精进。或许他们无法收获鲜花和掌声,无法收获金钱或名利,但他们却是“光芒”的背后,那个不可或缺的人。

网友吐槽

avatar
500
  订阅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