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美国最胡逼的游戏,很多人把命都给玩丢了

作者 | 小丽
来源 | beebee公园(ID:wastepark)

当飓风来临时,不止有四处逃窜躲入地下室的居民和像疯子一样摇摆的大树,还有一群向着飓风飞奔而去的人。

这不是一场反人类的自杀,而是一种追求肾上腺素狂飙的乐趣。

如此,追着暴戾的飓风飙车的人很可能跟当年与自己被烧毁的房子合影的是同一拨。

这些人,被称为“飓风追随者”

无论是追逐玛利亚飓风,还是捕猎龙卷风,他们的人生信条中没有惧怕二字。

将自己置于狂乱的风暴中,任交感神经肆意亢进,其余的一切都显得那么暗淡。

早在20世纪50年代就有了第一个飓风追随者,他们带着各自仪器为了收集一些环境数据,特别是温度、湿度、风速和风向等等,用于气象学的研究和对严重风暴的预测。

而现在,你只需要一辆不会轻易被卷走的越野车就可以踏上追逐之路。

“我的曾祖父用皮卡追逐飓风,祖父在一辆装甲SUV上追逐飓风,父亲在敏捷的气垫船中追逐飓风。”

阿比盖尔一家都在追逐飓风,他表示在几十年前曾祖父的房子被卷跑后,他们再也没有买过房子。

对他们而言,一起追逐风暴仅仅是一次聚会,以夹杂着风沙的casserole焙盘炖菜为收尾的家族会议。

这是阿比盖尔离龙卷风最近的一次,他的小皮卡连同眼泪一起被卷入了暴风中。

他尖叫、痛哭、喜悦,但这些掩饰不了颤抖双腿中流下了的黄色液体。

毕竟龙卷风速度最高可达200英里/小时,它是专门来屠杀追逐者的。

在飓风追随者的眼中,最难忘的暴风不是远远看着,而是近距离的对抗一较高下。

就如同追逐急支糖浆的猎豹,天真无理头的叛逆者。

迎着飓风钓一把鱼,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渔翁,一个不问世事的修禅者,一名不矜不伐的狂战士。

追逐风暴已经成为一项娱乐活动。

跟爬山一样。

但只要尝试过一次,就无法摆脱这种莫名的吸引力。

“他们喜欢处于暴烈飓风的核心地带,看到碎片在空中飞舞,伴随着高亢的尖叫声。”

“拥抱它,就像拥抱你最爱的人一样。”

在安逸中寻求一丝身处绝境的快感。

“飓风的能量是美丽的,我非常需要这种药物。尽管我可以从视频中获取它,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进入它、看着它、听着它、感受它。”

“这已经成为他们大脑中一种成瘾的药物,”心理学家以利亚欧格斯特说道。

没有一个人是绝对幸运的。

在飓风导致的死亡数据中,因追逐飓风丢了性命的人每年都在发生,并且不在少数。

“我们会死,我们会死的”:风暴追逐者说的最后一句话

即使是极度专业的风暴追随者也难逃命运的安排。

用于凯莱·威廉姆森和兰德尔·亚纳尔风暴追逐者的汽车在2017年3月德克萨斯州斯波德附近的龙卷风中被摧毁,两人和风暴观测者科尔宾·李·耶格尔都遇难。

为了成为人中龙凤,不少暴风追随者开始试探暴风的极限距离,这群人就是极端追逐者。

极端追逐者在圈子中被认为是一种荣誉勋章,那些几乎愿意做任何事情来捕捉轰动事件的人都带着自豪,甚至到了死亡的边缘。

风暴追随者被杀,它是怎么发生的?

“但对于真正的风暴研究者来说,这是一场残忍的悲剧。”

“他们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以便让公众了解这些风暴的破坏力,”副警长克里斯韦斯特说。

“我鼓励所有人追逐风暴,包括媒体和业余爱好者,但是切记安全地追逐,以避免死亡的重复发生。”

总之,敬畏灾难,敬畏自然吧。

—  E n d —

×用微信扫描并分享

说点什么

avatar
500
  点此跟踪评论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