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徐心文:20年前,我们站在猪圈上瞭望这座荒山|冰雪100人Vol.047

2021年12月2日,南山滑雪场开业。

这座位于北京密云的滑雪场,距今已有20年的历史。徐心文回忆起20年前,在发起人卢建博士带领的创业团队一起,举着等高线图站在一个岌岌可危的猪圈顶棚上瞭望这座荒山时的情景,内心不胜唏嘘。

从东北亚布力到北京南山,带着“北大毕业”光环的徐心文,在滑雪行业马不停蹄的工作了20多年。虽然用前辈这个词称呼面前的这位美女不太合适,但我们怀揣着敬佩之心还因为:她是在历经世界500强法国施耐德电气、中国最早的电子商务公司后,转身做了“滑雪行业苦哈哈的开拓者”。

她说:我们无法抗拒眼角的皱纹,但你可以拥有一个健康的体魄。

本期嘉宾:徐心文

北京南山滑雪场市场营销总监

采访:辣夫
视频:雪宝
编辑:小moon
推荐人:林芹子

南山滑雪场开业当天,闻讯赶来的雪友们发现南山又变样儿啦——原先沉闷的厕所墙面变成了两面巨大的涂鸦墙。

徐心文曾在世界各地游历时,欣赏到一些墙面艺术创作让老建筑重新焕发出的活力和美感,这次她本想邀请一位热爱滑雪的艺术家在南山做墙绘,刚好单板滑雪品牌Burton为纪念其创始人Jake Burton要做一些推广,便接受了徐心文在南山做一面纪念墙的建议。而徐心文的好友夫妇、前冰岛商务参赞的女儿白云,是一位有颇有才华的画家,正好想尝试墙绘,就这样三方一拍即合!

“这是我今年特别开心的一件事!”徐心文高兴的说,这面涂鸦墙,加上另外一面请国内顶尖涂鸦机构ABS CREW创作,以及小红书帮助在另外一小面墙上做的南山的导览图,都将成为雪友们今年的打卡地。

徐心文是一个Co-branding(品牌合作)的高手,就像促成这次合作一样,南山滑雪场20年来能成为北京周边有口皆碑的滑雪场之一,不乏得益于“所有的推广能成功都是说到某些人心里了”,在问及南山的竞争对手时,徐心文甚至认为,南山滑雪场“没有竞争对手”,因为重要的是认清自己,努力满足雪友的需求。

有媒体就南山20周年题材,问南山成功的秘籍是什么的时候,徐心文想了想,说,成功真的谈不上,如果非得要说南山成功的话,那就是:投入!不断地投入,投入金钱、投入精力、投入心血。

的确,为满足雪友的需求,南山滑雪场每年都会有一些投资改造,这些扩建或改造,据徐心文透露,她自己也投资了南山,但20年过去了,今年才刚把本儿钱收回来。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行业,到今天才开始爆发啊!

开业当天,因疫情原因,南山滑雪场采取了预约限流措施,原价120元的试营业雪票,黄牛党在闲鱼上一度翻倍售卖。

南山往事

时间回到20年前。

2001年,南山前董事长卢建博士在中国首家滑雪场亚布力滑雪度假村的项目后,决定在北京周边建设滑雪场。当时还是外企白领的徐心文,由于在卢总代表的中国国际期货经纪有限公司投资中国第一座旅游滑雪场亚布力风车山庄时,就在中期工作并一起参与了亚布力项目,她深信北京周边的滑雪场会受到都市白领和小资一族的喜爱,因此便辞职来到南山。

“我们当时站在一个岌岌可危的猪圈顶棚上指点江山,这是一座像元宝的荒山。”徐心文回忆。

不同于现在城市人涌向郊区,在20年前,放弃城市外企写字楼的办公环境到乡下去做度假村,对于北京大学毕业的徐心文,似乎并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当时很多朋友都不理解”,徐心文微笑着说,“但我觉得滑雪是一个非常健康的产业,而且我也很爱滑雪。”

对于北京周边的雪友来说,南山滑雪场是一个承载很多美好回忆的地方。

2001年,京承高速还没有建成,自驾的雪友们都是走京密路(101国道)辗转到雪场,那时南山只有三条雪道、一台双人缆车,雪具大厅就在现在的南山大食堂。由麦罗团队设计建造的南山Mellow Park是国内第一家单板公园,是很多雪友成为单板发烧友的乐园、也是第一届以及以后数届红牛公开赛的举办地,2005年,徐心文和麦罗团队共同努力争取到诺基亚的冠名赞助,也是她当年最开心的事情。

图:2014年第七届南山业余猫跳滑雪比赛。自此,南山开始了和多品牌合作的商业赛事和各种吸引公众关注的活动,和红牛、加拿大旅游局、首创澜茵山、奔驰、探路者、哥伦比亚等众多开展了深入的CO-BRANDING互动。

后来随着京承高速通车,越来越多的人来到南山,南山也不断扩建、改造,增加了教学区域,拓展了雪道增加了缆车、开设了夜场,等等。

我在南山工作了20年,每次遇到年轻的朋友跟我说,他们小时候跟爸爸妈妈一起来,在南山学会了滑雪,看到他们现在已经长大成人,带着情侣甚至孩子来南山滑雪,我就觉得特别骄傲。但也觉得光阴荏苒,20年转瞬即逝。

和北京市滑雪协会、新西兰旅游局联合举办新西兰滑雪夏令营

滑雪,从运动方式到生活方式

“我坚信滑雪市场会很大,并且滑雪会很容易被年轻人、城市白领所接受。”

2000年以后,滑雪作为一个时尚健康的生活方式慢慢进入大众视野,尤其受到大城市白领们的青睐,成为最先一批接触滑雪的主力人群。

而北京2022冬奥会的成功申办,加速了冰雪产业发展。在“三亿人上冰雪”的倡导下,冰雪运动逐渐成为大众热衷参与的运动项目,尤其是针对青少年群体的普及,很多学校还把体育课搬到滑雪场来上。同时很多企业也将资金投入到冰雪项目中,创建冰雪设施、投资冰雪教育等。

“这些举措让冰雪从业者和爱好者们都得到极大的利好,从而大力推动冰雪运动的大众普及。”徐心文说。

作为滑雪场的管理者,徐心文这20年也在不停的考察世界各地的滑雪场,借鉴和学习他们的理念和经验。 谈到国外滑雪场,徐心文感触最深的是国外雪场的“氛围”。

在阿尔卑斯的雪场,有很多晒太阳喝咖啡的地方,下午3点以后音乐响起,到了午后party的时间,大家开始喝酒、跳舞,在那里感觉滑雪也并不是那么重要了。

与新西兰Cardrona滑雪场总经理Bridget和董事Mat一起

这主要是源于滑雪文化的差别。

在美国、加拿大、新西兰、日本和一些欧洲国家,滑雪运动已经存在并发展了上百年,对于大众来说,它不单是一项运动,去滑雪已经融入了他们的生活,感受自然、朋友聚会、享受美食、购物等等,滑雪场更像是兼具滑雪功能的休闲度假区。

在我国,对于大众来说滑雪还是一项新鲜的体育运动,学滑雪、“刷雪道”是大部分雪友来雪场的主要目的。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和喜爱滑雪,滑雪也必然会从运动方式转变成生活方式,滑雪场也会顺应这一趋势改变,徐心文相信这将是我国滑雪市场未来的发展方向。

“很多雪友都是在南山学会了滑雪并爱上了滑雪,我最开心的事就是看到大家因为滑雪变得更积极和快乐,滑雪改变了他们的生活。”

财务自由?OR 身心自由?

徐心文坦言,在最初投身滑雪产业并投资南山的时候,曾经想过随着国内滑雪市场的发展,随着领头人卢总和管理团队的努力,大家或许可以在退休以前实现财务自由!但20年过去了,这个目标却变得不切实际、遥不可及。

其实不只是南山滑雪场,国内很多大型滑雪场也还没有实现投资回报,大部分雪场都把资金投入到雪场维护和再建设,来满足大众对雪场越来越高的需求。南山也是如此。

看着周围原先互联网公司和世界500强公司的一些前同事们实现财务自由,徐心文并不是没有后悔过。

但“有时候因为工作需要我会再回到写字楼,也会去看看以前的同事,当我看到大楼窗户里散发出的惨淡的灯光,大家忙碌的身影,因为透支健康而带来的各种身体不适,我觉得自己还是挺幸福的。

每年10月到隔年3月,都是徐心文最忙的时候,虽然身在雪场却没时间滑雪。而到了4月以后,工作的节奏便慢了下来,她会有自己的时间陪家人,旅行、到各地的雪场考察、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徐心文觉得能平衡工作和生活很重要。

“我在阿尔卑斯山遇到过很多80多岁的老人,他们滑雪的时候身姿矫健,从背影根本看不出年龄。”徐心文觉得眼角的皱纹并不重要,她更崇尚的是能拥有健硕的身材和优美的身姿,以及丰富而强大的内心世界,这是这些年滑雪、以及经历过的人和事,教会她最宝贵的东西。  

尾声

感谢徐心文女士接受「冰雪100人」的访谈。直播间里,徐总侃侃而谈,同时也对我们的栏目寄予了期望:“相信随着我国冰雪产业的蓬勃发展,冰雪100人可以做到1000人、10000人!”

嗨,真忙不过来啊,有志同道合的小伙伴要加入么?

最后徐总给我们栏目推荐了一位嘉宾,你猜是谁?就是本文开头的那位冰岛女画家!她在美国初次滑雪喜欢上单板,陆续在中国生活了10年,普通话流利。 那行,就普通话流利这一条,我们愉快的答应了。

-End-

[关于“冰雪100人”]
冰雪100人是在2022北京冬奥会背景下,由极限时间推出的一档冰雪达人访谈栏目,透过冰雪运动的推动者、从业者、爱好者的视角,普及冰雪运动常识,多角度展现冰雪运动在中国的发展,欢迎大家推荐/自荐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点击版权声明
关注下方极限时间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极限时间 - 发现更好的你!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点击,快速留下您的精彩观点!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