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创王晨:当理工男疯狂迷恋上滑雪,北京户口算什么|冰雪100人 Vol.016

戴着眼镜,穿着格子衫,中科院模式识别与智能系统专业毕业的理工男,坐在电脑面前,日复一日在键盘上敲击着重复的数字和字母,修改着一次又一次的BUG。 

如果没遇见滑雪,这可能就是王晨现在的生活。

因为隔壁寝室哥们儿的一句话,2002年底那个冬天,上大二的王晨第一次尝试了滑雪,也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这次和滑雪的偶遇,不仅让他告别了代码,还让他放弃了博士学位,以及硕士毕业后留在北京工作的机会,还有一个获得北京户口的机会。

现在的王晨是融创滑雪学校的校长。 

本文字数:3366字

阅读时长:07分钟

本期嘉宾:王晨

魔法滑雪学校创始人之一

融创滑雪学校校长

新西兰滑雪教练协会双板二级证书

美国滑雪教练协会单板一级证书

采访 | 搜啵啵 辣夫

编辑 | 搜啵啵
推荐人 | 徐丽晶
01

打酱油的滑雪者

除了周杰伦的演唱会门票,广州融创文旅城的门票也变得“一票难求”,准确的说是,广州融创雪世界。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在门口还会出现众多黄牛党的身影。

2019年,南方的冰雪市场火了,融创雪世界也火了。

这是南方人的冰雪世界。

但在十多年之前,别说南方,整个中国的滑雪行业是另外一番景象。

2002年冬天,王晨第一次滑雪,滑着双板在雪场往下冲,都不需要担心会撞到别人。当时北方的滑雪场,基本上可以用“空旷”两个字来形容,那时的王晨,和大多数人一样,也是一个来“打酱油”的滑雪者:滑雪不就是好玩嘛,还要请教练?没想过。 

这就是当时中国的滑雪现状:鲜有人造访的滑雪场、对滑雪几乎一无所知的大众、以及一到夏天就面临“失业”的滑雪指导员。每年冬天结束大家也就散了,没有任何积累,第二年再重新来过,就像是种地一样。

事实上,直至冬奥会申办过后,这种情况才可以说是所好转,但国内滑雪市场仍处在一个非常初级的阶段。

“一方面是技术和运营模式,另一方面就是市场成熟度。” 

中国滑雪者往往只是“我要去滑雪”,但会忽略掉教学这一环节,我到底需不需要去学滑雪?

但当王晨系统学了滑雪的知识之后,情况变得失控了。研究生期间一次给滑雪学校翻译的机会,让王晨得到了奥地利指导员的专业培训,然后他用一个暑假的时间,自费去新西兰考取了职业滑雪教练资质,又在随后的几年,连续在南、北半球追着冬天跑,从事滑雪指导员的工作。

王晨开始疯狂喜欢上了滑雪。

这些行为看起来有些冲动,完全不像是一位严谨理工男会做出的决定。

“其实当时没想那么多,就是喜欢,先学了再说。当时自己本来是硕博连读,但我个人感觉做实验和发表文章这事儿跟滑雪和滑雪教学比起来没那么有意思,博士这个证拿不拿无所谓,所以拿了个硕士证就出来了。”

当时放弃北京户口自费去新西兰,只想着“技多不压身”的王晨应该想不到,他的生活早就已经渐渐的离开了代码,一个打酱油的滑雪者,慢慢“滑”向了职业滑雪那条轨道。
02

外来的和尚会念经

中科院模式识别与智能系统专业专业硕士,2010年毕业时处于风头正盛的高薪的IT行业,还有一个得到北京户口的机会。

对比另外一条路:成为某雪场不知名滑雪指导员,你会怎么选? 

王晨选择了后者。一位年近30岁的中科院硕士,每年“不着家”,同期毕业的同学都有着一份高薪体面的工作,只有他自己,还在当着什么所谓的滑雪指导员,这在王晨家人眼中,并不是一份“正经”的职业。 

家人的意见和身边同学现状让王晨有过犹豫。直到冬奥会的风来了,吹醒了中国的冰雪市场,也吹走了王晨心底的那最后几丝犹豫。

在国外将近度过了快十个冬天的王晨,了解了各国的滑雪教练员体系认证,对于中国的滑雪指导员认证,也有着自己的客观评价。

捷克的冰雪行业发展进程与中国类似。他们选择先把强国,例如奥地利的滑雪认证模式照搬,然后自己再去进行调整。

“随着近几年冬奥的宣传与推动,虽然‘国职’目前还没有得到国际的认可,但在国内的普及程度越来越高,相信在未来也会逐步成熟。”

一味的照搬或许不是最适合中国的方式,但学习与借鉴或许是我们拥有属于自己的认证体系中必不可少的一环。

不能否认,最初让王晨为之疯狂的这项运动,是因为国外系统的滑雪培训,让他学会了滑雪,继而沉浸在这项被称为“白色鸦片”的运动当中。 
03

留住regular skiers

2018年,中青旅联科、TalkingData移动数据研究中心、中国天气网共同发布《滑雪旅游消费者大数据》报告。报告中,在滑雪旅游消费力分析中显示:中国滑雪旅游人群中年轻人居多,青少年不足,滑雪教育亟待加强。

图片:新旅界

在王晨看来,想要改变“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滑雪初级市场”这一现状,最重要的是提高滑雪人群转化率,培养我们自己的“regular skiers”。这是王晨在用自身的经历告诉我们,只有让更多“打酱油”的滑雪者掌握了这项运动技能,才能做大这个市场。

如何才能创造并留住更多的“regular skiers”呢? 

首先,注重青少年培训,降低滑雪门槛,这也是目前融创和王晨工作的重点。 

融创在教学模式方面做出了创新与改变,其中“打包产品”就是其中之一。把雪票与教学进行捆绑销售,直接把教练卖给你;其次,把这些“打包”客户攒起来一起上课,降低单个客户的上课成本,对于初学者来说,费用的门槛也会进一步降低。

至于青少年培训,目前融创与瑞士滑雪学校合作,推动青少年竞技队的发展,成立青少年竞技队,举办盛夏开板季的活动等等。

融创滑雪学校青少年竞技队成立 图片:融创文旅

王晨告诉极限时间,瑞士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代表,他们更加重视青少年培训,并且欧洲的青少年参加滑雪比赛的氛围也十分浓厚。融创则是希望把青少年体验滑雪、爱上滑雪进一步转化为专业的滑雪者,成为“regular skiers”,并且去参加高级别的赛事。 

“把青少年滑雪的这条路给彻底打通,这也是我们目前的一个重点和特色。” 

而室内滑雪场的崛起,也成为了另外一个培养和留住更多regular skiers的办法之一。

更多的青少年参与冰雪,克服了四季运营难题的滑雪行业以及滑雪消费门槛得到降低,大概会成为培养和留住中国regular skiers最简单和直接的方法之一。

目前,王晨负责着包括哈尔滨、广州、无锡等六所融创滑雪学校的培训工作。冬奥会的申办,也让国家在政策层面加大了对青少年冰雪培训的支持。

在王晨看来,青少年学习冰雪运动,于家长而言,首先要想明白的就是定位问题。

Regular Skiers有两种,到底是想让孩子只是随便玩一玩?还是去参加比赛,上升到竞技的级别? 

竞技体育是残酷的,如果拿不到名次,那么你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因此家长需要放平心态,不要“随大流”,如果孩子真的喜欢这项运动,那么所有的付出才是值得的。 

其次,如果真的想从事这项运动,那么从小打好基础十分重要。在合适的年龄,尽早接受专业的教学,尽早参与到专业的滑雪培训。
04

后冬奥时代

滑雪旅游目的地客源城市排名图片:新旅界

从上图不难看出,无论是从城市角度还是省份角度,虽然滑雪旅游人群主要来自有滑雪传统的地方,但冰雪资源稀缺的经济发达区域是重要客源区域。

“爆满”的广州、无锡融创雪世界也是南方市场发展和进步的一个缩影。

但南方市场,会这样一直火爆下去吗?

王晨告诉极限时间,海洋馆的运营模式中有一个经典的“1.5年”理论:海洋馆刚开的时候会特别火爆,但是过了1.5年之后,周边的人都去过后便热情不再,海洋馆也随之衰败。

室内滑雪场会变成第二个海洋馆吗?如何去避免那个坏结果的发生?

还是培养regular skiers。一旦喜欢上了滑雪,就会经常来,来100次,1000次,而不是像海洋馆一样,只是体验过一两次就不会再来了。这也是雪乐园与海洋馆的不同之处。

冬奥会是中国冰雪行业的催化剂,除了国家政策支持,它最大的作用就是推广与宣传。接下来重要的就是冰雪行业内部,包括市场化运作在内,通过实际的项目,让那些只是“听说过”滑雪的人真正爱上滑雪。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滑雪初级市场,这个市场基数足够大。

“不考虑未来三、四线城市的冰雪发展,未来15-20年,光是一线城发展起来,这个市场都会足够好。”

希望冬奥会这支催化剂,可以为我们催生出更多的regular skiers。

现在的王晨早就离开了代码,但在采访和交流过程中,极强的逻辑性和严谨性依然有着标准理工男的影子。

曾当过她上司的徐丽晶曾形容他是一位智商极高但情商有些低的人,和他工作,痛并快乐着!就像他现在还会自我调侃,“可能自己读书的时间太多了,考虑事情更多的是从逻辑上或者事情本身考虑,对人的关注会少一些。” 或许放弃高薪和北京户口的那个决定,是他所做的决定中最不“理性”的一次。 

“雪圈”总是深藏不露,谁能想到一位滑雪学校校长,竟曾经是放弃了博士学位的中科院模式识别与智能系统专业硕士。

最后,我们请王晨对于当年曾犹豫过的自己说一句话,他只是坦然的告诉我们:“就现在看来,不管做什么,既然自己做了选择,就坚定的把它走好。也希望你们可以采访到更多有代表性的人物,让更多人了解雪圈,了解我们!” 

这几年,国内的滑雪学校慢慢多起来了,其实有更多像王晨这样为了热爱在默默奉献的regular skiers,也正在培养我们更多的regular skiers,让我们对他们说声:谢谢!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点击版权声明
关注下方极限时间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极限时间 - 发现更好的你!

网友吐槽

avatar
500
  订阅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