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伯乐”——单兆鉴

2015年7月31日晚,随着电视频幕上“北京”的名字从奥委会主席巴赫口中说出,崇礼山城万人空巷,人们纷纷涌向街头。城区广场上,锣鼓喧天,歌声飞扬,顿时变成欢乐的海洋。

就在同一时间,距崇礼二百公里外的北京,有一位与崇礼人一样激奋的老人,作为嘉宾在央视四套直播室里,正接受水均益的电视访谈。老人身着红色运动服,精神焕发,面对镜头,如数家珍似地娓娓道来,讲述他开发崇礼滑雪资源的辉煌经历。

这位老人,名叫单兆鉴。中国第一位滑雪冠军,曾任国家体委滑雪处处长、中国滑雪协会秘书长。

“单兆鉴”的名字,在北京申办冬奥会成功后,响彻神州大地,扬名全球。被誉为中国滑雪第一人,中国滑雪之父。

2021年立冬时节,冬奥会倒计时89天时,央视13套“冬奥来了"栏目,又请单兆鉴讲述了“中国滑雪的前世今生”。

深山寻宝

1996年9月初,地处大马群山东端的崇礼,秋风习习,红叶满山。从北京赶来的单兆鉴,在崇礼旅游部门负责人员陪同下,爬上高高的山梁。

单兆鉴上得山来,灿若星辰的满坡菊花,张开笑脸,他无心欣赏;巍巍长城像蛰伏的巨龙盘桓在山巅,他不为震撼;强劲的山风朴面吹来,他毫无感觉。

单兆鉴全神贯注地观望山峦起伏的坡梁峰岭。每到一座山坡,单兆鉴都要坚持爬到顶峰,跟随的年轻人都累的气喘吁吁,可年近花甲的他,走起山路健步如飞。他一边行走,一边仔细观察地形走向,坡度高低,植被薄厚,风力强度等,认真做好笔记。每路过一个村庄,都要走进田间地头,询问种地农民历年降雨降雪情况。碰到上山放羊的羊倌,都要与羊倌席地而坐,聊天谈心,了解水文、气候特点。一连三天,单兆鉴考察了翠云山、喜鹊梁、桦皮岭、红花梁等山峰。单兆鉴越看越兴奋,不时流露出欣喜之态。在他眼里,座座山梁如同奔腾不息的千里马,自已就是相马的“伯乐”。上山前,他获悉面前的山脉属大马群山,而大马群山出自一个古老的传说:据传,在遥远的过去,有一群骏马自天上飞奔而来,横卧在内蒙古高原的最南端,形态各异,姿势万千。从那时起,这里就被称作是“大马群山”。

好一个大马群山,真是名不虚传。这简直是一幅壮美的画卷,在空荡的、起伏不平的山梁上,一匹匹神骏、一匹匹龙种,一匹匹真正的千里马正迎面奔来,它原来是那样美俊、强健、威风,正应了一句诗:“秋光有尽意无尽,万马奔腾山作阵。”

这时的单兆鉴,如同寻宝人发现宝藏一样,眼前浮现出崇礼兴建滑雪场得天独厚的优势:一、大丘陵状山脉,坡面广阔,落差较大,植被绝佳;二、冬季降雪量大、雪期长、雪质优,可形成滑雪的自然氛围;三、山泉、溪流众多,水源充足,具有人工造雪条件;四、森林广阔,资源多样性,可开发全年候旅游区,四季不歇业;五、气温适宜,风速适中,适合户外运动;六、距北京二百多公里路程,交通便利;七、滑雪客源丰富,市场广大,北京有大批滑雪发烧友到此滑雪。

当单兆鉴把总结的七条优势,向崇礼县领导陈述后,震撼了他们的心弦:崇礼大山积雪深厚,是张家口母亲河——清水河发源地,一直静静沉睡着。若能创建滑雪场,沉静千年的雪山就要腾飞了。县领导称赞单兆鉴是独具慧眼的“伯乐”,具有识别“千里马”的眼光。当即表示,敞开大门招商引资,开发崇礼冰雪资源。

临别时,崇礼县委主要领导紧紧握住单兆鉴的手,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

这是一次历史性握手!从此,拉开了开发崇礼雪山的序幕,改写了崇礼雪山的历史!

点燃星火

那年9月20日,单兆鉴与开发雪山资源有极大兴趣的李克飞又一次来到崇礼。带来一位年轻的大众滑雪创业者,他是北京正阳集团公司的董事长郭敬。

原来,单兆鉴回京后,逢人便宣传崇礼滑雪优势,引起李克飞和郭敬的兴趣。

单兆鉴带着俩位年轻人,沿着他上次考察的路线,又重走一遍。这次,他随身带着雪板、雪杖,每走一座山时,都要登上雪板在坡上演示一番。下山时,为了让崇礼人尝试滑雪,他把带的雪具赠给崇礼旅游局随行人员。

郭敬被崇礼的大山深深地吸引,下山后向崇礼县领导表达了创办滑雪场的意向。

招商引资心切的崇礼县领导,立马答应说,只要郭敬来投资开发冰雪资源,全力支持,开出一系列优惠条件。

1996年10月24日,在首都人民大会堂召开的京张商贸洽谈会上,崇礼县政府与正阳集团公司签订了建设滑雪场的协议书。单兆鉴作为双方聘请的特邀嘉宾,出席了这次隆重的签字仪式。

同年11月中旬,崇礼县主管对外开放工作的副县长杨成、县委宣传部长黄亚平,带领有关部门领导赴北京,实地考察了郭敬创办的正阳集团公司北京项目部,单兆鉴与郭敬一起,设宴热情接待。单兆鉴又一次解读了“单七条”,双方就合作开发滑雪场的细节问题进行了商谈。

1996年12月5日,单兆鉴、郭敬兴致勃勃再次来到崇礼。他们踏着积雪登上崇礼喜鹊梁,为创办滑雪场选址。

面对茫茫的雪山,单兆鉴思绪万千,内心无比激动,随即打开了记忆的阀门,与雪山结缘的桩桩往事涌上心头:1938年,他出生在吉林省通化,有文化底蕴的父亲,给他起名“单兆鉴”。“鉴”,水清可鉴,就是照亮前程的意思。

通化坐落在长白山南麓,鸭绿江边。单兆鉴自幼生活在林海雪原。冬季漫长的白雪,伴他走过快乐的童年、少年。儿时滑冰滑雪是最有趣的玩耍游戏。他和发小们整天爬上雪山疯玩,有时在草鞋底浇上水,冻成冰块面后登上滑雪;有时砍来桦树枝,踩着树枝滑雪。1954年,他被选拔到通化市业余体校滑雪集训队。

1957年2月,在吉林通化市举办的新中国第一届全国滑雪赛场上年仅19岁的单兆鉴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包揽了全部比赛的三枚男子金牌成为全国第一位滑雪冠军。

从那时起,单兆鉴与滑雪事业结下不解之缘,从运动员、教练员、裁判员,一直干到冰雪运动管理者,经历了坎坷和磨练,见证了祖国滑雪事业前行的历程。1996年初春,当全国第三届亚冬会完美闭幕时,身为国家体委滑雪处长的他,冒出一个新奇的想法:在首都周边打造一个大众滑雪区域,让滑雪运动大众化。于是,他从春天开始,到北京门头沟,承德隆化考察,却乘兴而去,扫兴而归。

让他十分惊喜的是,崇礼的深秋之行,让他眼前一亮,原来雪山“千里马”,就静卧在离首都不远的大马群山之巅······

单兆鉴站在雪域山间,抚今追昔,浮想联翩。他饱含深情地向郭敬讲述喜鹊梁的优势条件和发展前景,驱散了郭敬心中的疑云。郭敬当即拍板,明天就在喜鹊粱开工建设滑雪场,争取年底就开业运营。俩人一合计,为滑雪场取名为“塞北滑雪场”。

1996年9月20日单兆鉴在崇礼喜鹊粱上演示滑雪

万事开头难。创业开始,单兆鉴与郭敬住在窑子湾村农户家,吃着农家的莜面、土豆,睡着农家土炕。每日天刚蒙蒙亮,就扛上工具与民工一起上山干活。

修建雪道时积雪不够厚,他们就雇民工用尼龙袋从林间、山上背雪,背一袋雪5角钱;天寒地冻无法土建,他们就地取材,用桦树木料搭建简易滑雪大厅;资金不足了,他拿出家庭积蓄,还动员一些老运动员、老教练投资;缺滑雪器材,他向国家体委申请,将国外捐赠的上千件器材和服装运来;缺少滑雪教练,他从吉林请来俩位滑雪高级教练,他亲自兼任雪场的技术顾问、总教练。

在单兆鉴热情无私的扶植下,短短二十五天,一条宽20米,长300米的雪道建成,华北首座民营滑雪场亮相喜鹊梁。

1997元旦,塞北滑雪场隆重开业,闻讯赶来的滑雪发烧友如潮水涌向雪场。一对日本夫妇,推迟回国时间,从北京专程赶来,他们要在华北第一座滑雪场开业的第一天,当第一拨滑雪健儿!

星火燎原

塞北滑雪场边运行边建设,日趋完善,到此滑雪游的雪友与日俱增。单兆鉴欣喜之余,更坚定了将崇礼打造成华北滑雪基地的梦想,他不遗余力地向雪友宣传崇礼的冰雪资源。那年春节假期,张家口市广播电视局长杨和子一行人到塞北滑雪,单兆鉴一边手把手教他们掌握滑雪技巧,一边宣传崇礼的滑雪优势。

于是,杨和子的一次滑雪尝试,又催生了一个滑雪项目。

1997年初春,杨和子决定创办滑雪场,作为单位办实体经济项目,他亲自聘请单兆鉴,帮助选址和规划设计。

单兆鉴欣然答应,他与规划组人员,趟着初春的积雪,爬上高高的翠云山,认真观察地形地貌,仔细考察山上积雪状况。上山转了两天后,一个成熟的雪场规划便呼之欲出。

杨和子崇拜单兆鉴,言听计从,规划蓝图一出来,立马筹建资金开工建设。从开春奋战到立冬,当雪季来临之际,滑雪场开业运营。

1998年8月,单兆鉴退休,他把主要精力投入到塞北滑雪场。

2000年初春,时任河北省长钮茂生到崇礼滑雪场考察调研。在座谈会上,省长请单兆鉴坐在自己身边,听他讲崇礼滑雪的开发前景。听完后,高兴地称赞单兆鉴的“单七条”讲得好,有水平。指示市县领导一定要深入研究“单七条”,加快开发崇礼滑雪资源的步伐。

2001年雪季,塞北、翠云山滑雪场联手举办了第一届中国.崇礼国际滑雪节。单兆鉴出席滑雪节盛会并讲话,他口吐莲花,激情昂扬地展望崇礼冰雪产业的美好前景。

跨进新世纪,单兆鉴精神焕发,他奔波在塞北、翠云山两座滑雪之间,每接待一位雪友,他都热情宣传崇礼的滑雪资源。

北京“好利来”副总裁罗力,每年要在塞北滑雪场玩十几天,有时驾上吉普车“满世界”跑山路,观赏崇礼雪山美景。罗力不断向单兆鉴咨询建滑雪场的技术问题。单兆鉴热情地给他讲解,鼓励他投身冰雪事业,引起了罗力创办滑雪场的兴趣。

2003年初春,罗力开上吉普车,带着单兆鉴上山考察,选择兴建滑雪场地址。

当单兆鉴将目光锁定红花梁时,罗力一拍大腿,这个地方太好了!很快,单兆鉴将雪场蓝图绘出,在红花粱上设计了档次不同的雪道。

那年雪季来临时,巍巍红花梁上,一座宏伟的滑雪场——万龙滑雪场,腾空出世。

万龙滑雪场起点高,上档次,开创了崇礼滑雪的新局面。每年,有十几万游客幕名而来,因而聚焦了中外开发商的目光,迎来崇礼的滑雪亊业的巅峰时刻。

2003年冬天,单兆鉴起草了《关于加速开发张家口滑雪资源及申办全国、亚洲综合性比赛的建议》,提出了集中力量,营造“滑雪名牌”的响亮口号,引起了省市县三级政府的重视。

从2005年开始,在崇礼的群山之巅,滑雪场井喷式涌现。先后建起了长城岭、多乐美地、云顶、太舞滑雪场。每个滑雪场创办伊始,都要邀请滑雪专家单兆鉴进行指导。从雪场选址、设计到召开专家论证会,每迈出一步,都留下单兆鉴的心血和汗水。

单兆鉴从喜鹊梁点燃大众滑雪的星星之火之后,短短十几年功夫,崇礼滑雪就呈现星火燎原之势,成为华北最大的野外雪场聚集区。

凯歌高奏

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

京张联合申办冬奥会成功的那天晚上,单兆鉴接受央视记者采访后,兴奋的彻夜未眠!他望着群星闪烁的天空,回忆着这些年走过的路程,热泪盈眶:近二十年经历的甜酸苦辣,迎来了梦想成真的辉煌。自已潜心打造的滑雪大区长上了腾飞的翅膀,届时承担冬奥会大部分雪上项目的比赛,将产生51块奥运金牌!

他抹去激动的泪水,默默念叨:咱不能吃老本,不能有丝毫懈怠,拼上这把老骨头,“小车不倒尽管推”,继续立新功!

冬奥会赛场花落崇礼后,单兆鉴成了明星人物,“国宝”级专家。太子城冬奥小镇建设工地,有他来去匆匆的身影;已建的几大滑雪场升级改造,倾听他的高见;借冬奥东风,新建的富龙、银河滑雪场拜他为师,指点迷津;聘他为总设计师的崇礼冰雪博物馆,快速建成开馆,吸人眼球的展室,凝聚着他智慧和才学。

单兆鉴在崇礼滑雪

无巧不成书。就在京张申办冬奥会成功的2015年,距崇礼5000多公里外传来喜讯,在新疆阿勒泰召开“中国阿勒泰国际古老滑雪文化交流研究会”,邀请他作为主讲嘉宾出席大会。单兆鉴风尘仆仆赶到会场,做了题为:“阿勒泰是人类滑雪最早起源地”主旨演讲,来自挪威、瑞典、美国等18个国家,30余名专家学者达成共识,公开发布了《2015阿勒泰宣言》,单兆鉴在大会上声情并茂地宣读了宣言······

早在1993年,单兆鉴写了一本滑雪的书,大胆提出,人类滑雪起源是中国的阿勒泰。从那年开始,单兆鉴带领专家团队对阿勒泰地区进行考察研究,经过十三年的不断追寻,从理论到实践,从制定多项研究“标准”到诸多的“实证”,全面而科学地获得了一幅幅表现古阿勒泰人滑雪狩猎的岩画。一万年前的岩画中展现了古阿勒泰人脚踏自制的“毛滑雪板",手持单只木杆在雪上滑雪的画面,是人类滑雪的最早尝试。

于是,2006年至2015年间,形成了两篇《阿勒泰宣言》。世界上30多名滑雪、考古、历史专家认定新疆阿勒泰是人类滑雪最早起源地,比当时公认的滑雪起源地的流行说法向前推了几千年。此后,又经过近十年的反复考察推广,多次国际性交流,终于在2015年,在世界范围内又一次公开发表了《阿勒泰宣言》。

从发布《阿勒泰宣言》开始,单兆鉴多次在阿勒泰深入调研,向国内外宣传阿勒泰,积极参与当地政府开发滑雪资源,在他的指导下,阿勒泰地区的将军山滑雪场,可可托海野雪公园等,将古老毛皮滑雪文化与现代滑雪元素结合,打造出亮丽的滑雪小镇,带动了四季游,成了新疆旅游最红火的地方。

2017年,挪威滑雪协会颁发奖牌“单兆鉴对人类滑雪摇篮研究伟大贡献”;同年,京张冬奥研究会授予他“冬奥之友杰出贡献奖”。

2018年3月23日,在美国斯阔谷,世界滑雪历史协会主席——塞斯马西亚先生亲子将“世界滑雪历史研究终身成就奖”奖牌颁发给单兆鉴,并称其为“中国滑雪之父”。

2018年3月23日,在美国斯阔谷,世界滑雪协会主席—塞斯马西亚先生将“世界滑雪历史研究终身成就奖”颁发给单兆鉴。

单兆鉴高高举起“终身成就奖”奖牌

2019年,中共中央组织部授予单兆鉴“全国退休干部先进个人”荣誉称号。

2020年9月8日,单兆鉴又获得了中国第五届冬鼎奖:“冰雪行业终身成就奖”。

最高的奖赏和荣誉,没有让他陶醉。他仍奔波在阿勒泰、崇礼、之间,哪里需要就出现在哪里,成为两地冰雪产业交流的纽带。他开玩笑说,咱是一块冰雪砖,东西南北任“雪”搬。

2019年,为了在冬奥会展示全球滑雪的发展历史,中国侨联捐助建设资金1亿元,在崇礼建一所华侨冰雪博物馆,建成后将是世界一流展示冰雪文化的场馆。在建馆选址、设计、布展等环节,单兆鉴都积极参与。在每次博物馆专家论证会、研讨会上,他的发言都博得阵阵掌声。

2021年夏季,在博物馆征集展品时,单兆鉴倾其所有,将自己一生从事滑雪事业珍藏的物品、文件、资料、照片,毫无保留地全部捐献,极大地丰富了展馆内容。

清晨,当单兆鉴迎着朝阳,信步走在华侨冰雪博物馆建筑工地时,欣喜之余,竟露出孩童般的笑容!

滑雪,已深深融化在单兆鉴的血液里。

如今,单兆鉴已是83岁高龄的老人,可他年老不服老,时常忍不住踏上雪板,挥舞雪杖,上山滑上一阵子。

为了实现“三亿人上冰雪”的梦想,单兆鉴致力于培养滑雪事业接班人,不断参加“冰雪之约,助力冬奥”的公益宣传活动,热衷于弘扬冰雪运动,普及滑雪运知识和技巧。

2021年10月的一天,在北京市海淀区民族小学的“激情冰雪.相约冬奥”舞台表演节目中,小学生们与单爷爷一起,手拉手激情朗诵了单兆鉴创作的歌谣《滑雪去》:

《滑雪去》

滑雪去,滑雪好,雪场生态环境好。

滑雪去,滑雪好,体态轻盈人苗条。

滑雪去,滑雪好,滑雪健身又健脑。

滑雪去,滑雪好,滑起雪来烦恼少。

滑雪去,滑雪好,吸氧洗肺智商高。

滑雪去,滑雪好,经常滑雪人不老。

滑雪去,滑雪好,学会滑雪迎冬奥。

(本文完成于2021年11月8日,作者杨成,曾任张家口崇礼县副县长。联系电话:15033663399)

– End –

5 3 votes
Article Rating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点击版权声明
关注下方极限时间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极限时间 - 发现更好的你!

订阅
提醒
3 评论
最旧
最新 人气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3
0
点击,快速留下您的精彩观点!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