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军:日本冰雪两栖的北京大爷|冰雪100人Vol.039

在「极限头条」第79期,我们曾摘选过一则短讯:北京冬奥让什刹海老男孩在冰场重聚(>>传送门>>),讲的是当年(70年代)北京什刹海冰球队的队员,在冬奥来临之际再聚首,重新组建了名为“1979”的冰球队。在北京的五棵松奥众冰场,这些已是花甲之年的老男孩们,在赛场上挥汗如雨。

而今天「冰雪100人」的主角,就是当年什刹海冰球队的队员之一,梁军。

本文字数:3246字
阅读时长:8分钟

本期嘉宾:梁军

采访:宋社长
编辑:雪宝

因为一双冰球鞋和冰球结缘,从事了半辈子半导体工作,隐退后的梁军在日本一边参加冰球比赛一边干起了滑雪学校,他戏称自己是“冰雪两栖的北京大爷”

他目前的身份是定居日本的冰雪投资人,但他却认为,真正成熟的冰雪投资可能发生在冬奥会之后。

01
疫情下的日本滑雪产业

疫情之下,不少滑雪爱好者在朋友圈都看到了日本空旷的滑雪场:二世谷漫天的暴雪和零星的滑雪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长期在日本生活的梁军,这次自然也要被问到疫情对日本冰雪产业的影响了。

梁军在日本早期投资的滑雪民宿(梁山泊山庄)

梁军是1988年留学日本,后定居日本,在日本居住时间已有30多年。据他介绍,日本滑雪产业的鼎盛时期发生在1990年前后,从那之后开始走下坡路,目前大多数雪场的设备陈旧、滑雪人群的年龄层次偏大,更缺少冰雪产业方面的创新模式,这点和国内差距很大,而日本500多家滑雪场能够盈利的也不足1/3。

但出乎我们意料的是,梁军介绍,在2010年后,日本依靠其得天独厚的雪质资源,逐渐吸引了大批国外游客,来日本滑雪的外国游客逐年增多,到疫情前的2019年,日本有些雪场平日的国外游客竟然达到80%!

疫情让日本的滑雪产业遭到重创,外国游客不来了,日本本土的滑雪人数反倒是增加了。

梁军曾在日本的半导体行业做到高层管理,隐退之后在日本从事冰球和滑雪方面的工作,并开设了自己的滑雪学校,疫情也给他带来了冲击。但梁军说,他的身份其实是冰雪投资人,而引领他走到今天这一步的,竟然是一双滑冰鞋。

02
老爸的冰球鞋

时间拉回到上世纪70年代的一个冬天,北京地安门什刹海冰场,当时正上小学的梁军和哥哥在这里滑冰,因为梁军的父亲也喜欢滑冰,有一双正儿八经的冰鞋,梁军穿上这双冰鞋,竟然滑得飞快。

碰巧什刹海体校的冰球队正在这儿训练呢,教练一看,嘿!这小孩滑不错啊,比我们有的队员都滑得好,就可劲儿开始追他,这一追把梁军吓坏了!

当时的什刹海,是有名的社会青年“掐架”的地方,这一追把梁军吓够呛,以为碰到流氓打架,就使劲往前滑。

结果教练追半天才追上,一把薅住了梁军当时穿的棉猴的帽子,把梁军吓得一声不敢坑。

“你跑什么跑啊?!”教练说,“我是冰球队教练,看你滑得不错,明天下午3点半来这里来报道吧!

就这样,梁军稀里糊涂就上了冰球这条船。

而这个冰球队,也就是我们文章开头说的那个“1979队”的原型。

梁军与现役NHL球员同场竞技

03
转换赛道

虽然冰球队在1979年解散了,但冥冥之中,梁军后来辗转又和冰球产生了千丝万缕的关系。

恢复高考后,梁军考入了成都电子科技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北京的一家半导体厂工作,好像看起来,循规蹈矩的工作让梁军和冰雪再没有什么交集了。

在半导体厂工作之后的梁军,好像一眼就看到了自己若干年退休之后的生活,“感觉自己的人生不应该这么度过”,梁军说。

于是他自费留学日本,在日本稳扎稳打,竟一路做到了日本知名半导体行业高管的职位。如无意外,看起来梁军在日本的生活,就在紧张而具有挑战的半导体行业里大展拳脚了。

去到日本的梁军,其实心里一直有一个想法:学习日本先进的半导体技术,并把它引进到国内去。但慢慢梁军发现,这个太难了,日本企业只想通过在中国市场售卖自己的产品盈利,根本不会把自己的技术输送给中国。

2010年,梁军在一次冰球练习时突发心梗,已经心灰意冷的梁军也年近50岁,萌生退意,从管理岗位上退下来开始“养生”。

有人养生是喝茶遛鸟打麻将,而爱折腾的梁军又“重操旧业”,因为和冰球的渊源,梁军决定在冰雪这条赛道上深入做点事情。

年过半百的梁军,没用两年,就拿到了日本SIA银牌教练证书(三年前又取得了日本SAJ一级及日本SIA的外国人最高级别的stage3的教练资质),随后又成立了自己的滑雪学校,基于自己在冰雪方面的资源,梁军决定做中日冰雪的一个桥梁。

赛道又一次改变了,但好像又是转了一圈回来了。

04
建立中日冰雪桥梁

离开冰球队的梁军,若干年后,虽然已定居日本,却又和冰雪产生了关系。

基于梁军在冰球和雪圈的资源,梁军开始为中日冰雪搭建桥梁。

日本SIA stage3培训考核现场

但是中日两国的文化、观念、行为习惯等方面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不仅如此,梁军说,日本大众滑雪有100多年的历史,而中国在20几年前亚布力滑雪场对外开放,才拉开了大众滑雪的序幕。所以中日在滑雪文化、教学体系上也有差别很大。

梁军举例说,在日本,99%的滑雪者一开始都会找滑雪学校的滑雪教练,而国内99%的滑雪者爱找“大神”(大腕),大神虽然滑得好,但未必适合初级教学。如果你没有经过基础的扎实的基本功的教学,有可能会在错误的滑雪动作上越走越远,而这个初级教学的特色,是不会像所谓的“大神”那样带有鲜明的个人特点的。

为了让中国游客来日本滑雪能够体验到“正宗”的日本滑雪文化,梁军做了两件事:一是引导华人考取日本的教练证书,学习日本的滑雪教学体系;二是反过来,培训日本资深的教练们,让他们学会用中文进行滑雪教学。

组织在日华人考取日本教练资质

除了滑雪学校,梁军还在中日冰球圈搭建沟通桥梁,组织一些比赛等等。但梁军说,目前亚洲没有高端的职业冰球赛事IP,不像北美有NHL,俄罗斯有KLV等高端赛事IP,而且还有世界顶级的选手

所以对于国内来说,要走的路还很长,滑雪如此,冰球也是如此,在对青少年进行培养的同时,还要给他们的未来开拓道路,比如鼓励俱乐部制的赛事IP,比如组织职业的冰球/滑雪联赛等等,不断把高阶的梯队培养起来,未来的冰雪在中国的发展还是很值得期待的。

而这些,除了制度化管理,更需要资本的介入。

但梁军却说,国内真正成熟的投资模式,可能会在2022北京冬奥会之后。

05
“国内目前没有我想投资的冰雪项目”

在冰雪的道路上,梁军经历过肋骨骨裂、心梗、锁骨断裂、腰间盘突出……等等伤病,从事了大半辈子半导体工作的梁军,最后还是在冰雪领域沉淀下来,成为一名冰雪投资人。

面对我们的越洋微信访谈,当「极限时间」问到,既然国内的冰雪市场和创新模式较多,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投什么样的企业时,梁军说国内目前没有他想要投资的项目。而如果他要投资的话,他更愿意去“做局”。

什么是做局?梁军说,在前几年,冬奥会刚申办下来的时候,国内的冰雪投资市场可以用“热火朝天”四个字来形容,资本拿着钱到处找项目,在梁军眼里,这些大多是“小打小闹”,是资本想蹭热点挣快钱。

与日本冰球界的大佬们探讨“亚洲冰球联赛”

而梁军感兴趣的有三个领域,一是大的亚洲高端职业赛事IP,二是冰雪培训标准体系,三是冰雪国际交流。而目前投资模式下的比如滑雪培训、赛事、app、产品等等,都会和这些领域发生关系,成为产业链“局”中的一环。

2021年,当年的投资热潮也冷静下来了,梁军也在“静观其变”,期待着冬奥会之后的更加成熟的冰雪投资机会。

06
超越原来的自己,就是极限精神

年近60岁的梁军,一口气接受了我们2个多小时的采访,中日冰雪的那点事,娓娓道来。因篇幅有限,我们给大家整理了以上文字记录。如果大家有兴趣,我们后续的访谈可以继续加入直播参与模式。

梁军老师的经历也给了我们很多启发,当年老爸的那双冰球鞋,成为无意埋下的冰雪种子,在遇到合适的时候开始生根发芽,最后发展壮大,有迹可循,又无迹可寻。

但梁军一步步挑战自我的过程,让我们也深受感动,所以我们最后问了一个问题,你认为什么是极限精神?

梁军思考了一会说:超越原来的自己!

参加日本SIA的stage3考核

我用5-6年的时间,做到了日本SIA外国人取得的最高教练级别stage3,也相信中国的年轻人会有更大的收获”梁军说。

尾声

按照惯例,受访嘉宾要为「冰雪100人」说出一位值得推荐的嘉宾。梁军说,如果他推荐嘉宾的话,他会推荐两个人,一个是万龙的罗力,因为“罗力是一个有情怀的人,有坚定的信念和信仰,有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人。冬奥之后,需要更多罗力这样的人。”(冰雪100人已经做过访谈万龙罗总的访谈,详见《中国有个Mr.White|冰雪100人Vol.034》)

二是skiicat的王晓飞,梁军一开始以为王晓飞是走的滑手的路线,没想到他在滑雪教学上认真投入,注重基础教学的,值得学习。(嗨,推荐的两个人之前都做过访谈了,王晓飞冰雪100人访谈详见《Skiicat王晓飞:爱上滑雪,改变了我的下半生|冰雪100人Vol.030》)

—  E n d —

「冰雪100人」已访谈嘉宾

点击查看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点击版权声明
关注下方极限时间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极限时间 - 发现更好的你!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点击,快速留下您的精彩观点!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