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潜水的人,朋友圈都能发出新的高度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九行(jiuxing_neweekly),作者李屾淼,如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自由潜水,从一项古老的自然活动、体育竞技项目、极限运动到当代人的小众消遣,中间是安全性提升、费用门槛降低与休闲选择更多。

但监管制度和硬件设施的落后,让中国人选择自由潜水的自由度只有50%。

数千年前,自由潜水就已经存在了——在没有潜水装备的时代,这是人们进行水下工作的唯一方式。

▲图为《伦敦图画新闻》1873年2月6日封面的图片:准备潜水作业/wiki

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历史上都不乏人类潜入深水捕捞、采集物品甚至潜水作战的记录。

例如在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有人通过潜水突破包围圈传递消息;在中国,前有齐国大将古冶子潜泳百步斩杀大龟(《晏子春秋·内篇》),后有秦始皇调遣上千名潜水员捞大鼎(《史记·秦始皇本纪》)。

在日本和韩国,还有一群以自由潜水方式捕捞采集贝类、龙虾、海胆等海产的“海女”。

▲即将走向没落的古老职业:海女/图虫

她们中年龄最大的超过80岁,仍坚持以最简陋的装备,靠憋着一口气进行潜水作业。她们的这种生活方式已持续了两三千年,至今仍有少数人从事这个职业。

▲韩国济州岛海女给游人表演/图虫

自由潜水成为一种竞技运动则是在1949年,意大利人雷蒙多·布歇尔(Raimondo Bucher)为了打赌憋着一口气潜水30米。

此后不断有人打破他的这项纪录。这种看似玩命的行为也无意中颠覆了人们对于身体极限的固有认知。

▲1986年Raimondo Bucher的潜水照/wiki

在那之前,普遍的看法是,当人潜到水下30米时,将承受3个大气压的压强,肺部会缩小到正常尺寸的1/3,导致潜水者死于胸腔破裂的内出血。

然而,布歇尔没事,1966年到达水下62米的意大利人恩佐·马约尔卡(Enzo Maiorca)也还活着。

接下来的20年里,后者还和法国人雅克·马约尔(Jaques Mayol)不断刷新各自的纪录,并在上世纪80年代先后下潜至100米。

▲Jaques Mayol/youtube

被称为“地球最深男人”的赫伯特·尼采(Herbert Nitsch),则将最新的世界纪录定在了水下214米。

▲Herbert Nitsch/vimeo

人类究竟能下多深,没有人清楚。赫伯特·尼采曾说:“每一次我觉得自己到了极限,便发现那里有个门,门开着,而极限离我而去。”

类似的情况越来越多,科学界才意识到或许人类的身体有一些尚未发现的特异功能——哺乳动物潜水反射就是这么被发现的

简单来说,当人闭气进入深水承受高压时,身体会启动一种特殊模式,例如脾脏收缩释放更多血红细胞、大脑与心脏血管扩张以高效送氧、毛细血管血液转移肺部抵抗压强……

总之,我们的肉身比想象中抗“造”

玩自由潜水的人,没有一个胖子

这是一项被《福布斯》杂志列为“仅次于高空跳伞的世界第二危险运动”

但几十年来,经过恩佐·马约尔卡、雅克·马约尔等几代人的探索,人类下潜的深度被推进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境地,这项运动也被总结出一套普适的学习和训练方法。 例如在淡化其竞技性的同时,降低了门槛,提高了安全系数,培训、认证以及俱乐部体系也在不断完善。

▲初学者装备可以这般轻巧

直到2013年,我国才出现首家自由潜水俱乐部,因此很多教练都是半路出家。朱古就是其中一员。

三年多前,他出于健康原因接触到自由潜水。“因为工作久坐搞到腰疼,我就想找个不费腰的运动。本来想去玩水肺潜水,结果莫名其妙进了一个自由潜水的群。”学而优则教,英语培训老师朱古成了自由潜水教练。

自由潜水圈中的诸多先驱都曾以各种五光十色的修辞形容身处深水中的奇妙感受。 例如,以色列的自由潜水纪录保持者亚隆·霍里(Yaron Hoory)曾说:“完全的自由,那一刻你漂浮着,与海水融为一体,成为自然环境的一分子。我在其他环境中都得不到这种沉思的感觉,似乎已脱离尘世。这是一种治疗,对许多人来说都是。一旦发现了这种感觉,就会沉醉其中并为此改变自我。”

▲潜水也可以是一种修身养性的运动/采访者提供

高度的自由与放松也是朱古对于自由潜水的最直观感受。“应对水压和恐惧,你的心理必须调整到最佳状态,这门运动要求你不得不放松,心无杂念,否则难以进行,甚至出现危险。” 近十年来,国内潜水产业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长,潜水运动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初接触自由潜水的人普遍是两种反应:要么无感,要么痴迷

自由潜水可以是一种探寻自身极限的运动,也可以是一次对正常生活的暂停或逃离。 普及后的自由潜水占据了潜水运动的鄙视链顶端——相对于浮潜和水肺潜水,它价格适中,更强调技巧性,一般初学者在简单训练后即能下潜至10—30米。当然,玩自由潜水的拍照发圈的效果也更好。

▲会潜水的人,朋友圈都能发出新的高度/图虫

而长期深入玩自由潜水的人会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一些积极的变化。朱古的学生中不止一人因为玩了自由潜水而戒烟:“在深水中,你会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变化更敏感,例如吸烟者的呼吸道就会很不舒服,憋气时间更短。” 但有一点似乎没有例外:凡定期玩自由潜水的人,没有一个胖子。当你在密度为空气800倍、吸热能力更强的水中对抗自身浮力下潜时,燃脂甩肉的效果肯定会比其他运动显著。 玩了一年自由潜水的学员Max觉得效果好得甚至有点过:“感觉健身房练的肌肉都能被消耗掉。”

新兴的运动,落后的监管

目前,自由潜水已在国际上形成多个培训认证体系,其中SSI(Scuba School International)、PADI(Professional Association of Diver Instructor)和AIDA(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e pour le Développementde l’Apnée)三大体系占据市场的绝对主导地位。 中国则尚未出现类似的资质认证与监管机构,这也成为自由潜水在国内进一步扩大影响力的障碍。 “这种情况下,如果教练带你出海,因为操作不当而让学员出事,就相当于两个朋友一起出海出事故,很难分清责任。” 刚接触自由潜水的法务工作者郑英对此有一定顾虑,但这并没有阻止她继续去上课,“还是觉得很好玩,我教练也比较负责”。

▲蓝色鲨鱼和尖吻鲭鲨/图虫

“国内目前只有一个针对水肺潜水的潜水社会体育指导员国家职业资格证。但这个证出得比较仓促,内容也有所欠缺。” 资深自由潜水教练陈海雄拥有多个体系资质教练证,他认为不同体系的标准差别不大,在自由潜水管理制度落后的情况下,主要还是看教练自身的素质和自律性。

▲自由潜水者的水底世界/采访者提供

要找一个靠谱的自由潜水教练,除了多查资料、了解其口碑,可能只能看缘分了。陈海雄建议,选择规模大一点的俱乐部质量可能更有保障。

自由潜水火了,场馆却生存艰难

位于深圳南山的中潜潜水俱乐部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室内潜水体验馆,它设有目前国内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专门为潜水运动打造的深水池,深度达8米。

它位于一栋建筑的二楼,行人路过时抬头看,就能透过玻璃看到里面的人在游来游去。 运营这样一个潜水池的成本极高。首先,潜水池的建造因为深度大,对地基质量有较高要求,还需要额外加固建筑本身。

▲国内潜水馆资源还不完善

曾在该俱乐部担任运营负责人的陈曦介绍,清洗潜水池的难度也相当大。例如标准泳池深2米,可以用沉淀剂使杂质沉底,然后用吸尘器清理。 但8米深的潜水池,放沉淀剂的话,杂质沉到三四米处就悬浮了,最后只能靠潜水员下去专门吸尘。 为了达到营收平衡,潜水场馆往往需要开设多种业态的服务,如健身房、水疗会所等。“目前国内没听说有较好的场所,潜水俱乐部一般不会投资做硬件,会选择跳水馆、游泳馆进行合作来给学员做培训,或者找附设潜水项目的海洋馆。”陈曦透露。

▲国内年轻一代越来越流行这种潜水求婚的方式/图虫

在陈曦看来,如果有投资机构来好好包装一下潜水馆,这项运动还是有市场的。毕竟自由潜水对健康很有好处。 但他也很清楚:“科普教育成本还是高,这个认知过程会比较久。”

(应采访对象要求,陈曦为化名)

愿我们终将拥有自由潜水的自由。

– END –

「冰雪100人」已访谈嘉宾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点击版权声明
关注下方极限时间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极限时间 - 发现更好的你!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点击,快速留下您的精彩观点!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