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登疯造极创始人傅文娟:在极限运动中活成了女人中的大哥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节点财经(jiedian2018)作者:菲兹
近年来,中国户外极限运动发展迅猛,因其文化的普遍共融性,使得中国极限运动产业的发展与世界更易接轨。
在极限运动圈子里,《登疯造极》提出了“运动的极限”这一概念,将运动形态的极致玩法都纳入到极限运动的范畴。同时,打通线上线下,将少数人玩的极限运动与大众相结合,将纯体育竞技与娱乐、旅游、文化、培训等产业相结合,让普通人有机会接触到极限运动。

的确,任何一个运动都可以极限。创始人傅文娟就亲自挑战了30多项极限运动,包括开飞机、跳伞、滑翔伞、攀岩、登山、越野沙漠、挑战戈壁、冲浪、潜水等等。

在文、体、旅融合的大前景下,带着对极限运动和登疯造极的好奇,我们开始了本次对话。

以下为节点财经对话内容(有删改): 

节点财经:你之前说“做不了大哥的女人,却做了女人中的大哥”,这句话怎么解释?

傅文娟:活成了女人中的大哥,可能是因为我骨子里喜欢做一些比较爷们儿的事。首先,当年我来上海的时候,四周举目无亲,所有都是从零开始,就凭着一股敢冲敢闯的劲头。其次,我跟身边的朋友在相处,很多时候我不会考虑做这件事会有什么利益,而是考虑这件事对朋友多重要,是一个比较讲义气的人。最后,可能是因为我做登疯造极这件事,对于很多女人来说都显得比较特别。

 

节点财经:这样的处事方法与你的性格有关吗?

傅文娟:我觉得这肯定是有关系的,因为我是重庆人,大家印象里重庆人的性格可能比较直爽,这可能是其中一个原因。再加上我要求自己做事情要有一些格局,不能只考虑自己的利益,也要多为别人想一想。我愿意去做开拓者,而不是模仿者。

 

节点财经:登疯造极是怎样一款产品? 

傅文娟:登疯造极是中国领先的轻奢极限运动平台,创业3年来,我们带着千万疯友经历了上天下海入地的极限运动。这些疯友包括数十位冠军达人、商界大咖、独角兽创始人和创业之星等等,我们把电影《极盗者》中”尾崎八项”加以改造,辅以CRASY极限保障体系,形成了自己的“登疯造极·极限八项”。

 

节点财经:作为一个女性创业者,而且选择了风险系数较高的极限运动领域,你在创业的过程当中遇到了哪些难题?

傅文娟:其实这是大家对极限运动的一点小误解,极限运动并不等于是冒险,极限运动是有完善的安全保障措施和明确操作规范的,一般来说按照正常动作来操作是没什么危险的。 

而且我觉得创业是没有男女之分的,也没有年龄之分。作为一个企业的掌舵人,就得天天琢磨如何把这个事做好。就登疯造极这个事来讲,我觉得女孩子来做就非常有意思。极限运动本身没有男女之分,追求的是享受它的过程,如果能把这样的兴趣爱好跟自己的思维结合,更是一件快乐的事。

 

节点财经:你个人是如何理解极限运动的?刚才你讲的极限八项,究竟是哪几个项目?

傅文娟:我对极限运动的理解分为两个层面,一是运动的极限,二是极限精神。

运动的极限我是从三个方面来定义它的,第一就是大家通常所理解的极限运动,比如潜水、滑雪等等。第二就是在极限环境下开展的运动,比如说去北极探险、去爬雪山等。第三是玩法很极限的运动,比如跑步我们每个人都能参与,但是如果跑马拉松可能就算个极限运动了。

登疯造极提出的“极限八项”分别是力之涌现-帆船;天之降诞-滑翔伞、跳伞;地之觉醒-越野车、戈壁;水之生灵-潜水、冲浪;风之涌动-飞机;冰之固结-冰雪;命之主宰-探险;生命总和-射击。

 

节点财经:大家都知道冬奥会近在眼前,刚才你提到冰雪项目,我想问一下咱们普通人参与冰雪项目,比如说滑雪、滑冰,会遇到什么问题和难点吗?

傅文娟:其实冰雪运动是一个比较大的范畴,具体到滑雪来讲的话有分为室内和室外,室外又分为高山滑雪和越野滑雪。 

大部分人说起滑雪就会想到高山滑雪,我们一般建议滑雪者根据雪场当地的规定选择适合自己的雪道和装备。大家常说的初级道、中级道、高级道其实就是对参与者的水平进行匹配。如果是初学者,最好是有一个教练来引导,如果真的喜欢这项运动也可以尝试加入一些社群和圈子,更跟多人交流滑雪技巧。

 

节点财经:用户参与这些项目有哪些风险?咱们提供哪些安全保障措施? 

傅文娟:就像刚才我说的,极限运动不是冒险,我们一直是把安全放在首位的。我们自有5A级的安全保障体系,包括A级设备设施、A级赛事保障、AIRCRAFT飞机保障重要活动、A级医疗急救、A级专业保险。

另外补充一下,随着5G技术的发展,我们未来会尝试通过5G来进行实时的直播。在信号允许的情况下,将活动全程进行对外直播,让参与者的家人朋友都可以随时看到他的情况。

节点财经:国内极限运动爱好者人数大概有多少?《登疯造极》在业内处于什么地位?
 
傅文娟:按照体育产业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国内体育产业总规模超过3万亿。随着大众对健康的认知越来越深,未来将有更多的人参与到体育锻炼中来。我们提倡的是一种轻奢型的极限运动,所以其实每个希望身体健康的人都可以是我们的用户。在这个细分领域里,我们还没有直接的竞争对手。如果把范围扩大到户外运动的话,那从业者非常多。
 
节点财经:作为服务平台,你们是如何获客并建立用户信任的?
 
傅文娟:我们把获客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熟人,另一种是陌生人。对于那些了解登疯造极的人,参加过活动的人,我们希望通过口碑传播能吸引一些新朋友加入。
 
陌生人市场是我们今年最重视的市场,我们希望通过普及、了解、学习、加入这样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来培养用户习惯。现在我们已经开始尝试做线上培训,也着力打造社群活动,通过这种有温度有感情的方式和用户建立联系。
 
节点财经:运动重在线下,登疯造极如何结合线上、线下,挖掘极限运动体育产业的最大价值?
 
傅文娟:不管是线上还是在线下,我们都形成了自己的漏斗体系。
 
在线上,我们通过轻交付的形式扩大影响力,单就线上产品来说是有独特的边际效应的,100个人看和100万人看的成本并没有太大差别,所以在线上是可以无限放大极限运动影响力的。举个例子,如果你想玩帆船,总不能到了海边再开始练平衡练臂力对吧。所以我们尝试把这些准备工作放在线上,有条件的可以在附近的健身房锻炼,如果时间不允许也可以在家坚持锻炼。在线下,我们也联合有资质的合作伙伴,通过线下实现产品交付。
 
至于如何去挖掘运动产业价值,我们已经在极限运动的基础上增加了培训、旅游、文化,未来还要结合高新科技,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去挖掘体育运动及器材的最大价值。
 
节点财经:说回咱们的产品,在商业化上你是如何考量的?
 
傅文娟:这里我说说我们的三个战略,第一个战略叫双平台的战略,第二个战略是三层漏斗体系,第三个战略是我们的海陆空营销体系。
 
双平台包括线上课程培训和线下社群,在这其中我们交付了一些旗舰产品,在每一个交付环节都是我们完成收入的过程。举个例子,我的部分线上课程是需要付费的,我推荐用户到一个合作的项目上体验也是要赚流量费的。
 
我们把参与我们登疯造极活动的人,邀请成为合伙人,然后通过他们做裂变。我们的KA客户都是企业家,如果他体验了觉得不错很可能带着团队过来参与,这时候我们就做一些深度定制的服务。
 
节点财经:今年的一季度比较特殊,有很多新的概念被推出来,比如“云蹦迪”“云健身”等等,是否考虑过“云极限运动”这种形式?另外,VR技术也能带来不错的感官体验,如果我们不能真的去到沙漠或者大海的话,会不会是一个替代的解决方案?
 
傅文娟:这件事我不这么认为,云蹦迪强调的是一种情绪释放,而运动强调体验和参与。比如说我开过飞机、驾驶过帆船,这其实是一件值得骄傲和分享的事情,这些经历是不可替代的。
 
在疫情这个特殊时期,我们的团队也没有闲着,先是推出了线上课程,让大家能够进一步了解极限运动,理解其中的规则和注意事项。另外我们还为下半年的活动做了一些准备,筹划了帆船名人赛、极雪三项赛、沙漠挑战赛以北极探险的产品。
 
节点财经:你对体育产业的在疫情之后的走势有怎样的预期?
 
傅文娟:我对这个保持乐观的态度。另外我给你讲一个类比的案例就是携程,在非典时期它的业务也收到非常严重的影响,但是非典过去之后,它的订单可以说出现了报复性的增长。我们平台上现在也有很多会员和客人留言,其实他们早就按奈不住了。
 
节点财经:最后一个问题,我们了解到你是昆仑堂第一期的学员,在昆仑堂学习和交流过程中,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傅文娟:虽然我们的课程还没上完,但是我的收获已经非常多了这里我总结了三句商业智慧。
 
第一句是,十年为先,三年为重,一年为行!这句话是孙陶然老师常说的一句话。意思是如果选择十年为最终目标,那么先要做好三年的规划,三年的规划有了之后每一年该怎么干就清楚了。
 
第二句是,财务是唯一的管理语言。商业的本质都是赚钱,作为一个创始人,首先要考虑的就是利润。我要基于这个思维来判断那些业务该做,那些业务要放一放以后做,既要仰望星空,又要脚踏实地。
 
第三句是,交付方式决定了商业模式的优劣。这句话对我影响很大,深入理解后我也对登疯造极的交付方式做了思考。比如我们组织一次越野车活动,一次性把100位客户组织在一次交付,相比于每个客户交付一次这就是好的交付。现在我们的旗舰产品都是这样的规模性交付形式。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点击版权声明
关注下方极限时间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极限时间 - 发现更好的你!

订阅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点击,快速留下您的精彩观点!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