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翼装飞行失联100小时,目前搜救仍在继续

近日,“女大学生翼装飞行失联”的消息牵动着每个人的心。事发至今,失踪人员已失联超过100小时,搜救虽仍在继续,但处境已经愈发危险。

昨日,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布《关于5·12女翼装飞行员失联情况通报》。《通报》中表示:
5月12日,北京某文化传媒公司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取景拍摄极限运动短纪录片。11时19分,两名翼装飞行员从飞行高度约2500米的直升机上起跳,进行高空翼装飞行其中一名女翼装飞行员在飞行过程中因偏离计划路线导致失联。
随后景区开展立即开展救援工作,但因搜但因为失联者未携带手机、GPS等设备,加上近几日持续降雨,山内云雾大,能见度低,地形险峻复杂,截至目前,尚未搜寻到失联对象。

该事故让翼装飞行这一小众极限运动再次走进人们的视野。
“世界极限运动之最”、“极限中的极限”、“死亡率达到30%”……这都是这项运动身上的标签。
简单来讲,翼装飞行是指不借助任何飞行器的情况下,从悬崖边、高楼顶、飞机上、热气球上一跃而下,然后在天空自由飞翔,飞行时速通常在200公里/小时,最高时速可达370公里/小时。
这项死亡率高达30%的运动,目前世界上有大概1000人在做这项极限运动,而称得上职业的不到200人。

极限时间曾有幸采访过中国翼装飞行第一人张树鹏——《你这么牛逼,怎么不上天呢?他真的上去了》
他曾在采访中介绍了他成为翼装飞行运动员的经历,这项运动的危险性,以及是否应当推广这项极限运动的看法。
在成为专业翼装飞行运动员之前,首先要学习高空跳伞,其次进行高空翼装飞行训练,最后才能进行低空翼装飞行训练。
张树鹏是国家滑翔伞运动员,这让他在学习翼装飞行前已经累积了15000次高空跳伞经验。
而从普通观众到拿到翼装飞行资质证,他又跳了900多次,其中有600多次是低空翼装飞行。
此外,除了自身的资质,翼装飞行的场地、飞行时候的天气条件以及自身的装备都有严格的要求和规定。
张树鹏也对极限时间表示,没有危险的运动,只有危险的人。许多人在刚接触一项陌生的运动时,往往会表现得很急躁,这本身就是一种潜在的危险。
而失踪的女飞行员虽然有专业的飞行资质的,且翼装飞行水平在国内属于前列。但却因为此次飞行难度相对不大,因此没有携带通讯和定位设备,导致了后续的搜救行动更加困难。不带定位设备,增加了“潜在的危险”。
事发至今,政府相关部门、专业救援团队、摄制组和景区将继续加大搜救力量,持续开展搜寻搜救工作。
无论如何,希望失联女子早日获救。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点击版权声明
关注下方极限时间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极限时间 - 发现更好的你!

网友吐槽

avatar
500
  订阅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