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么牛逼,怎么不上天呢?他真的上去了

世界上有这样一项极限运动,我们人类不借助任何飞行器的情况下,从悬崖边、高楼顶、飞机上、热气球上一跃而下,然后在天空自由飞翔,飞行时速通常在200公里/小时,最高时速可达370公里/小时。

这项运动被称为“世界极限运动之最”,那就是——翼装飞行

目前世界上有1000人在做这项极限运动,称得上职业的不到200人。

而张树鹏,就是这200人中之一。

张树鹏个人档案
姓名:张树鹏 称谓:中国翼装飞行第一人 身份:中国专业翼装飞行运动员,滑翔伞运动员 籍贯:内蒙古 民族:锡伯族 年龄:34(1985年) 星座:摩羯座
01

梦开始的地方

会飞,是很多人小时候的梦想,像鸟儿一样,张开翅膀,自由飞翔。

张树鹏从小的梦想就与飞行捆绑在一起。“小时候我就经常幻想,自己也可以像鸟儿一样在天空中自由地飞来飞去。
2012年,天门山。
天门山因山势陡险峻拔,景色雄奇壮丽被世界翼装飞行爱好者奉为飞翔圣地,每年都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爱好者聚集到这里挑战它。
这是第一届天门山翼装飞行世锦赛,当时27岁的张树鹏就站在起跳台边,看着选手们一个一个鱼跃而下,当时就惊呆了:“这才是我想要的飞行!也是我儿时的梦想,我也可以这样飞!
张树鹏19岁开始练习滑翔伞,7次入选滑翔伞国家队,10次获得全国冠军,中国第一个滑翔伞世界冠军。但在天门山现场亲自感受到世界顶级翼装飞行运动员飞行的自由与优美后,张树鹏也找到了自己的下一个挑战与目标。

“当时我就觉得,这是自己接下来要去做的事情。”张树鹏在天门山观看完第一届翼装世锦赛之后,就带着翼装飞行的梦想,远赴美国学习跳伞。

在此之前,张树鹏滑翔伞国家队的经历帮了大忙(11年间共完成了15000多次跳伞,有着足够多的跳伞经验),于是仅仅用了一年的时间,他便拿到了学习翼装飞行的许可证。
02
翼装飞行的世界奇迹

2014年,天门山。

张树鹏第一次试图将梦想展示给世人,又是在天门山。2014年10月的张家界天门山,也是他梦想开始的地方,张树鹏在第三届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上,一度以表演嘉宾受到关注(但本次比赛,最终因为张树鹏低空翼装飞行次数未达到国际上要求的“300次”而被终止了飞行)。
那次,张树鹏第一次让亚洲面孔出现在了翼装飞行的国际赛场。

张树鹏曾在之前的采访中提到,从普通观众到专业运动员,他跳了900多次,其中有超过600次是翼装飞行。

“其他选手训练可能每天三、四跳,但我每天都要跳九、十跳,练得最狠的一天,我跳了12次”。此后,他的身影不断出现在意大利、瑞士、美国等欧美的天空之中,但很多时候都没有规范的起跳台,只是从悬崖边纵身跃下,展“翅”翱翔。

他的教练詹姆斯·波尔这样形容张树鹏的学习进程:“两年时间从零基础学到这样的程度,张树鹏已经是中国人在这个领域的世界奇迹!
03
生与死的边缘?
“中国翼装飞行第一人”、“世界奇迹”这样的称谓在张树鹏看来都是别人的评价。而在这些称谓的背后,他“飞”得有多辛苦,只有他自己能体会。

据有关资料统计,翼装飞行的死亡率达到恐怖的30%!甚至翼装飞行的创始人、法国人帕特里克也在1998年因为一次飞行失误坠亡。可以说,在翼装飞行者们英姿飒爽展翅翱翔的背后,是生与死的边缘。

“天门山,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观看翼装飞行的现场,颠覆了自己之前在网上看到的那种感觉。并不是大家所说的那种‘死亡的运动’,这项运动的风险也是可控的。

虽然张树鹏多次提到,这个运动没有外界提到的那样危险,但是他还是提到了一些惊险的亲身经历。

2014年,在瑞士的一次训练中,他穿了一件竞赛时用的翼装,比较大,这差点造成了严重后果。

“开伞的时候没能快速抓住引导伞,就是连续三次都没能抓引导伞,当时那个情况是比较紧急的,后来第四次才抓住引导伞,那时候距离地面只有70米了!而翼装飞行员的开伞高度通常要确保距离地面100米以上。当时还是安全落地了,现在想想,还有有点儿后怕。

另外一次,是在美国训练时,他还曾因少做了一个减速的动作导致下降速度过快,开伞后意外让伞带勒住了脖子。他逃过一劫,脖子上的血印几周后才淡去。

显然,这两次“险情”并没有让他退缩。
04
没有危险的运动,只有危险的人
“其实大家的恐惧,都是来源于未知。对这个行业,对这个领域,对这项运动都还不够了解。”张树鹏对极限时间说。

在张树鹏看来,任何一项运动都存在危险,但危险的不是运动本身,而是人的想法。

“我看过很多‘新人’,他们在刚接触一项陌生的运动时,状态往往会表现的很急躁,而这个状态就已经是一种潜在的风险了。

相比于翼装飞行运动的起源地欧洲,和将翼装飞行发扬光大的美国,它在中国拥有的“流量”实在是太小了。

首先,国内没有这样的大环境可以让爱好者或是运动员安全系统的学习这项运动;其次,每个运动都有自己的特性,翼装飞行这项运动,并不适合去推广。它不像F1,背后有一个汽车产业在支撑,而翼装飞行,什么都没有,甚至都不适合大众参与。

张树鹏告诉极限时间,翼装飞行也不像足球或者滑雪,你感兴趣想学习,那你随便找一个场地,带上装备,找个教练就可以自己去亲自体验了。翼装飞行,从你感兴趣,到能穿上属于自己的翼装服,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在张树鹏看来,把这项运动推广成大众的兴趣爱好不太可能,也没有这个必要。重要的是大家可以客观的去看待这项运动,客观的去看待和认识每一项运动!

“也希望媒体可以更加客观和专业的报道,也能被更多的人选择。运动本身其实都是有规律可以遵循的。危险的不是运动,是人的想法。
05
享受每一次纯粹的飞行
一条条从高空划过的曲线,是张树鹏留在天空中的签名。

在成为翼装飞行运动员后,张树鹏的飞行轨迹遍布全世界,也让各项翼装飞行比赛中出现了亚洲人的身影,出现了中国人的身影。

2016年9月,张树鹏首次代表中国出战翼装飞行世锦赛,以35.376秒的成绩完成首飞;

2017年9月,获得2017年卡拉宝翼装飞行世锦赛中精准穿靶赛亚军;

2018年9月,获得第7届WWL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穿靶赛季军;

……

无论是练习还是参加比赛,他都享受着每一次的飞行。

“能够像鸟一样,用俯视的姿态感受这片我们生活的大地,那感觉跟你们坐在飞行器里面不太一样。”他曾在微博中这样记录自己的飞行体验。

在采访中,张树鹏提到最多的几个词语是:自由、享受、美妙、像鸟一样……

“早上飞很安静;中午可能会受气流影响多一些;晚上低压,感受也很特别。每一次飞行体验都不一样,每一次飞行都很享受。”而最令张树鹏血脉喷张肾上腺素爆表的是他那不断地突破极限的飞行。

2015年,张树鹏成功挑战高空8150米无氧翼装飞行世界纪录。尽管在每一次挑战前都要经过一到两年的时间来计划和筹备,但挑战的那几天仍然都发生了很多意外:在24日的试飞中他错过了试用新降落伞的机会;25日的首次挑战热气球又因为意外被划破;直到26日才得以正式挑战。

“高空缺氧的情况超过了我的预期,下落过程中高度的急剧变化还带来了耳压的剧痛。成功降落后在地上坐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2017年,天门山。

在海拔1400余米的天门山鲲鹏顶,一个黑影从悬崖绝顶纵身一跃,以将近200公里的时速展翅贴壁飞行,目标瞄准空中移动靶。

从起跳到“啪”的一声挑战穿靶成功,张树鹏只用了13秒30。

张树鹏又当了一回“第一人”,成功挑战全球首次翼装飞行穿越移动靶。

“以前都是穿固定靶,在不同国家不同场地都已经做过很多次了,然后当时就想做点儿不一样的,有挑战性的东西。

而每次坐缆车上山时在盘山公路上看到的巴士,成了张树鹏创意的起点。“那是一条99道盘山公路,当时就想能不能把靶子放到巴士车的上面,然后去穿破它。
06
翼装飞行的TED演讲

今年7月底,张树鹏做客TED,在演讲中曾这样形容自己的飞行人生:“翼装飞行是实现了人类最初伟大飞行梦想的运动,也因此开启了我的另一种人生。当我仰望天空,当我俯瞰大地,当我在空中跟速度较量的时候,我实实在在感受到了自己的存在和自由的意义。

张树鹏TED演讲及相关精彩翼装飞行片段

小时候那个像小鸟一样在天空中飞行的梦想已经实现了,张树鹏的下一个目标是:取得翼装飞行世锦赛的冠军。

最后,我们让张树鹏对刚接触这项运动时候的自己说一句话,他告诉我们:“现在的状态就是当初自己想成为的样子。

那么你呢?我亲爱的读者们。

“外国人玩极限一定比中国人厉害?我不认同。我要用行动,去改变这种想法。”

——张树鹏

热爱运动?文笔不错?

「极限时间」职位空缺中,

欢迎微信直接扫码查看详情,

或访问官网地址:

https://www.xgame.org.cn

期待你的加入!

×用微信扫描并分享

我要吐槽

avatar
500
  订阅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