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极限运动摄影师的九死一生

作者 | 摄影世界

来源 | 摄影世界

摄影师有很多种,今天与大家分享的这位,是玩命的那种。

来自美国的摄影师迈克 · 克拉克 (Michael Clark)是一名专门拍摄户外运动与极限运动的摄影师。
拍摄的运动领域包罗万象:冲浪、攀岩、跳伞、激流皮划艇、雪山徒步,等等。
他的照片总有一种令人屏住呼吸的张力:在大自然面前,人无比渺小,却又顽强不屈。
图片=迈克·克拉克
采访=石松

克拉克在大学时爱上了户外运动,这一爱好也点燃了他对摄影的热情。

而为了拍摄下户外和极限运动中精彩的瞬间,他必须坚持锻炼,保持和运动员差不多的体力和运动技能,在拍摄中需要和运动员一起攀岩、游泳、徒步,还要背负沉重的拍摄器材与专业设备。

这样的工作常常使他面临极大的挑战与险境,“如果人有九条命,那我已经用完了六七条。”克拉克这样调侃自己这些年经历的那些性命攸关的时刻。

然而,他仍希望用他的照片传达出一种精神:人一定要面对内心的恐惧,去战胜它,才能活出更好的人生。

对话迈克 · 克拉克

你从何时开始专注于户外与极限运动摄影?

迈克·克拉克:我小时候有很多梦想,比如我曾梦想过当宇航员、网球运动员或摄影师。我的母亲注意到了我在画画方面的天赋,在上学前就鼓励我参加艺术课程。
我尝试学习过很多种形式的艺术,包括绘画、雕塑、玻璃吹制、印刷、摄影等。在众多艺术领域内,对我影响最深的是达利、毕加索、梵高以及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
而在我上初中时,我的一位老师曾教我在暗房冲印胶片。我的第一台相机是我父亲的奥林巴斯 OM-1,之后很快换成了尼康 FE2。

不过,我的大学专业是物理,大学生活中也几乎没有接触摄影,直到我开始喜欢上了户外攀岩才又重新开始摄影。
因为在攀岩的过程中,我所身处的位置和视角实在太棒了,没有理由不拍下来。大学毕业后,我没有找物理学相关的工作,全部时间都用来攀岩。
有一次我在法国南部攀岩时拍摄了一些照片,发现自己拍的照片和一些攀岩杂志上的照片相差无几,于是我也开始给攀岩杂志投稿。我对攀岩的热爱让我成为了一名攀岩摄影师,也让我进入到了极限运动摄影的领域。
我从 1996 年正式成为全职摄影师,到现在已经过去 23 个年头。一开始,我只专注于攀岩摄影,那时全世界大概只有二十余个专业攀岩摄影师。几年后,我开始将自己的摄影主题拓宽,不局限于极限运动摄影,也开始拍摄人物肖像和风光摄影。

你的摄影作品涵盖了很多户外运动,比如攀岩、冲浪、攀冰等,你为什么会对户外运动感兴趣?
迈克·克拉克:我之所以热爱户外运动,一部分是因为它能让我发现自己的潜力,比如如何战胜危机,应对那些紧张惊险的瞬间。
在某种程度上,它还帮助我挑战自己的极限,让我更加清醒和真实地意识到自己活着。它还能让你接触到不同的文化和民族,让我有机会扩展对世界的认知,了解自己在其中的位置。
我被大自然以及人在自然中所处的位置深深吸引,也着迷于人类的内心世界和人如何选择自己的生活。
一个世界级的运动员是如何战胜恐惧和危险,取得那些外人看来不可能的成就?我认为靠的是练习、奉献、承诺、痴迷。
当你看到我的照片时,你会意识到运动员不仅仅需要强健自己的身体,还要在精神层面做好准备。
现在,攀冰是我个人最喜欢的运动,每年都会抽出时间去科罗拉多和其他地方攀冰。还有很多其他的运动让我着迷,比如冲浪、翼装飞行和激流皮划艇。

你想通过这些户外与极限运动的照片表达什么 ?对你来说,创作这些照片有什么意义 ?
迈克·克拉克:我们对恐惧的感知,以及我们如何应对克服恐惧,是打开我们自身潜能的钥匙。
如果你不鼓起勇气,你就会被恐惧吓退。经验告诉我,你只能一步一步地超越自己的极限。恐惧与真正的危险不同,它是一种情感反应,通常是非理性的。
我们通过处理恐惧,并学习如何克服它,才可以突破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这就是我作为一个攀岩者和摄影师的想表达的东西。
通过这些照片,我想激励人们去面对他们的恐惧并克服它们。我相信,人在克服恐惧后,会拥有更为充实的人生。
你通常如何计划、准备和进行每一次拍摄 ?
迈克·克拉克:每次拍摄前,我都会创建一个拍摄清单,其中详细描述了我想要拍摄的画面。根据拍摄任务的不同,有时候拍摄清单会非常详细,也有时候只有一个大致的方向。
理想情况下,我需要在拍摄开始前确定拍摄位置,但这并不一定总行得通。不管怎样,在我们到达拍摄地点之前,我的脑海中肯定已经有了一些画面,而且我也会尽量保持开放的心态,临时应变拍摄一些计划以外的画面。
当需要使用人工照明时,和运动员一起定位拍摄位置至关重要。在使用闪光灯的时候,还需要用到更多设备,因此我不仅需要定位拍摄位置,还要知道这个位置一整天的光线情况。当确定了拍摄位置后,我就可以计划什么时间点回来进行拍摄。
每次拍摄时,我都会非常仔细地调整装备。我还需要规律地锻炼,这样才能跟上运动员的步伐,尤其是你总要携带比他们多的装备。而且,在拍摄中,运动员们的参与和我的摄影技巧一样重要,这是我们之间的合作。

在你的摄影作品中,有些惊险奇异的场景似乎很难拍摄,你如何找到一个完美的位置或角度 ?
迈克·克拉克:经历了 20 多年的拍摄和实验,我仍认为找到完美的角度是一件困难的工作。我的攀岩能力对我拍摄户外与极限运动有很大帮助。
通常情况下,我希望尽可能地接近运动员。此外,为了得到最好的视角,我也会从不同的角度和位置拍摄运动员。我可以用绳索下降悬垂,可以在巨浪中游泳,还可以爬上悬崖寻找角度。
在拍摄当天,我通常不知道哪个角度效果最好,直到编辑和处理照片时才能得出结论。
你现在常用的相机和灯具是什么?
迈克·克拉克:我因为使用先进的打光技术在画面中突出运动员在业界为人所熟知。我的赞助商是爱玲珑(Elinchrom)和富士。
我现在使用的爱玲珑 ELB 1200 闪光灯,可以从 20 米外照亮一个物体,甚至亮过自然光,这让我的作品看起来很有特点,我拍摄的激流皮划艇系列就是使用了这种设备。
我还会使用中画幅数码相机,尽可能获取最好的画质。近来我主要使用的相机是富士 GFX 100。配合上面提到的闪光灯设备,非常适合拍摄类似攀岩和山地自行车这类运动的照片,读者可以在我的个人网站上看到更多照片。
在拍摄过程中最困难的部分是什么 ? 如何克服 ?
迈克·克拉克:具体困难会因拍摄任务不同而异。一般来说,拍摄户外和极限运动是一项相当繁重的体力劳动,因为我总是需要背着沉重的背包和许多拍摄装备。
当使用闪光灯的时候,我的几个助手会帮我将设备搬到指定地点,比如把它固定在悬崖上或者其他很难到达的地方,这样我们就可以拍摄一些比较特别的照片。
拍摄户外和极限运动最困难的部分往往是,在拍摄瞬间同时满足天时地利人和。在户外变化多端的环境中,既要把握准时机,运动员也需要刚好达到适合拍摄的状态,这感觉就像我们试图让所有行星排成一线。
在拍摄过程中是否有难忘的冒险经历 ? 能否跟我们分享一、两次经历?
迈克·克拉克:如果人有九条命,那我已经用完了六七条。我的登山安全绳曾在悬挂时断掉;我曾在攀岩时被一个沙滩球大的岩石砸中,我还陷入过流沙,被车撞,在比格尔海峡游泳时失温,在海拔 7000 米的地方脑水肿,在拍摄登山和攀冰时被冻伤。
我有好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比如安全绳断掉的那次我毫不怀疑自己马上就要死了,但最终幸运地活了下来。你可以在我的博客上读到这个有点长的故事。
在过去的 23 年里,我经历了太多事,整个职业生涯中最有趣、或许也是最危险的任务之一是和雅克·库斯托(Jacques Cousteau)的孙女塞琳·库斯托(Céline Cousteau)一起合作拍摄巴西亚马孙热带雨林腹地新近发现的原始部落。
那次拍摄任务历时两年,拍摄总计 5 周。它让我深刻了解到亚马孙热带雨林可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之一,每天我们脚边全是爬来爬去的毒蛇,队伍中的人类学家在第一次出行中就被一条毒蛇咬伤,差点死掉——每一天我们都有 50 种意外死亡的方式,更糟的是,我们对预知这些危险几乎无能为力。
不过,在亚马孙的旅行也的确非常吸引人,身在其中时就好像穿越回了 1000 年前。这也是我经历过最艰难的旅程,我宁愿呆在零下40度的南极洲,也不愿再回到酷热的亚马孙。
我还很喜欢在巴塔哥尼亚地区(阿根廷和智利南部)的探险经历。我徒步了巴塔哥尼亚一些极其偏远的地区,甚至在某些地方,我们成为了第一批穿越那些山谷的人类。
几年前,我也很幸运地穿越了巴塔哥尼亚冰冠,那次旅行的大部分时间天气都很好。不过,似乎最令我兴奋的总是下一次旅行,尤其是我从未去过的地方。
你最近有什么新的拍摄计划、项目或想法吗 ?
迈克·克拉克:虽然还没成行,但我确实有一些令人兴奋的拍摄计划。
比如今年秋天我会和美国海军特种部队合作进行拍摄,还会去西班牙的马略卡岛拍摄一个户外攀岩活动,此外我还可能去喜马拉雅山脉拍摄登山探险。
我还需要抽时间参加一些摄影研讨会和演讲活动,总之,下半年会非常忙碌。

正如你在简历中所说,你曾学习物理学,这样的教育背景与你现在的摄影生涯有关吗 ?
迈克·克拉克:我所受的物理学教育很早就帮助我理解了现代数码相机的工作原理,所以在 1990 年代,我就已经用早期数码相机了。
除此之外,我的物理学背景带给我真正有用的东西就是解决问题的能力。摄影,特别是作为职业摄影师,为了创作出自己想象中的画面或者满足客户的要求,必须不断地解决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物理学确实在摄影之路上帮助了我。
你还有什么想和读者分享的吗 ?

迈克·克拉克:如果你希望提高摄影技能,我的个人网站和博客上有很多资源,包括两本深入讨论我的数码工作流程和打光技术的电子书。

我还有一份季度发行的免费订阅资讯,订阅人数超过1万。请登录 www.michaelclarkphoto.com 了解更多关于我和我的作品。

迈克·克拉克
(Michael Clark)

(刊载于《摄影世界》2019 年 10 月刊)

×用微信扫描并分享

我要吐槽

avatar
500
  订阅  
提醒